刘青:《人民日报》究竟要出谁的丑

全球疫情疯传和美中对抗的日益升级,让曾经世界媒体大热门的孟晚舟案件,早已经退出了一周一大报每天有小报的热门。但是七月二十四日,中共《人民日报》的一篇评论,又将这一几近淡忘的话题炒成了不大不小的世界性新闻。之所以《人民日报》一评论孟晚舟竟然又成热门话题,是因为《人民日报》看似要为孟晚舟洗冤辩白的评论,实质却首次由中共鸣锣敲鼓的公然承认,孟晚舟就是犯下将美国禁售的科技产品卖给伊朗的罪行。但是中共喉舌显然没有配合孟晚舟律师的策略,因为孟晚舟的律师直到八月十五日,还在寻找孟晚舟案件证据不可靠等办案瑕疵来脱罪,显然《人民日报》等中共喉舌跳出来出丑是乱了分寸。 

《人民日报》指称,加拿大庭审孟晚舟的呈堂证据表明孟案是美国炮制的政治案件,而汇丰银行参与了构陷,恶意做局、拼凑材料、捏造罪证,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这对一家世界银行来说无疑是极为严重的指控,将信誉视为生命线的国际大银行不可能装聋作哑,于是二年多对孟晚舟一案始终不置一词的汇丰银行,终于不得不发表公开信,对《人民日报》只有罪名没有事实的指控加以反驳。 

汇丰银行对《人民日报》的反驳真是脆响的打脸。汇丰银行很客气、很绅士地说,对它的指控是误读。汇丰银行对华为既没有任何恶意也没有任何构陷,汇丰银行是应美国司法部提供材料的正式要求,提供的事实性信息,没有“编造”证据或者“隐瞒”事实。美国对华为的调查不是汇丰引起的,在汇丰没被卷入前美国早已经对华为展开调查。汇丰银行虽然仅就事实不亢不卑作出回应,但是第一摆明了《人民日报》的指控就是毫无事实依据的罪名罗列和激情攻击;第二是华为孟晚舟早已经因为自身行为,而成为美国司法机构搜证捕捉的目标嫌疑人。

其实无需汇丰银行这一公开声明,熟悉华为孟晚舟案情、关注此案的大众,从法庭审理公开的材料和媒体分析及深挖报道,已经完全清楚汇丰银行指出的这些要点。但是中共最主要的党媒《人民日报》难道如此浅显?明白的事实道理也理不顺,还要在全世界作出疯狗乱咬的令人作呕的表演。其实,支持《人民日报》不惜如此出丑是有一个幻梦,那就是咬定汇丰银行事前知情孟晚舟的行为:孟晚舟将美国禁售伊朗的高科技转卖伊朗,汇丰银行是知情的甚至是提供方便帮助的,所以孟晚舟没有欺诈汇丰银行不构成欺诈罪,从而完成为孟晚舟脱罪逃避引渡美国的惩处。

然而《人民日报》这一厢情愿帮孟晚舟脱罪的意图,仅只表明《人民日报》毫无廉耻的愚蠢鲁莽,对孟晚舟逃脱惩罚难有成效,反而做实了欺诈和违规。第一,中共喉舌承认了华为孟晚舟就是犯下了违反美国不得转售美国高科技给伊朗。之前中共与华为及孟晚舟的脱罪策略,就是铁嘴钢牙白眼一瞪死不认帐。但是庭审中呈堂证供让赌拿不出真凭实据的中共一伙,虽然脸皮厚过城墙,但还知道继续抵赖不仅是自我出丑,而且后果只会更糟。所以中共不得不抹一把脸,不再硬抗证据确凿的事实,瞬间变脸承认违犯美国法规将高科技出售伊朗,但乃是受了汇丰设局诱骗而不是为达成出售欺骗了汇丰。

但是什么叫汇丰银行恶意做局参与美国的构陷?难道是汇丰银行受美国指使给华为拉来了购买禁售高科技的伊朗客户?还是汇丰银行给华为出主意设立洗钱的星通公司,用来转售美国禁止转售伊朗的高科技产品?但是从汇丰银行交给美国司法机构的证据,能够证明的却是华为孟晚舟刻意欺骗汇丰银行,遮掩与专事洗钱的星通公司的从属关系,从而完成将美国禁售伊朗的高科技产品卖给伊朗的违反美国法规的恶意交易。加拿大司法部长在此次对孟晚舟的庭审后指出,有证据表明,孟晚舟故意向汇丰银行作出不实陈述,因此孟晚舟引渡案确立了所有正式的预审要求。

汇丰银行不卑不亢就事论事的辩驳,加拿大司法部长对孟晚舟庭审后的声明,首先就令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的丑恶竞技拔得头彩。《人民日报》自己跳出来,以毫无事实依据的罪名罗列和激情诽谤,让世界见识了它可以如何凭空捏造的丑恶。其次,华为孟晚舟的死不认罪也被《人民日报》掀了底牌,而且高调指导性的让它们改变脱罪方式,那就是证据玩不过就不用证据 — 只需乱咬美国和汇丰。此举是否丑陋不堪无所谓,反正再描也遮不住丑陋了,但总不能坐以待毙让世界认为被抓现行就会乖乖就范吧。当然,《人民日报》也让中共之邪恶丑陋毫发毕现,因为不论是《人民日报》的丑陋,还是华为孟晚舟的丑陋,世界可以通过这些展露清晰看出,这些不过是中共丑陋意志经由它们进行的伸展。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