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犯坐牢二十七年判无罪 迟来的正义是正义吗?

村里的两名男童神秘遇害、两份存在明显出入的有罪供述、27年坚持不懈地伸冤……周二,江西省高院对张玉环故意杀人案作出再审宣判,判定当事人无罪。至此,他已经失去自由近一万天,成为中国已知被关押时间最长的无罪释放者。那么,这起案件的平反又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周二下午,江西省高院对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作出宣判,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判定他无罪。自1993年底失去自由起,他已被羁押了9778天。据悉,张玉环的律师之一尚满庆表示,他们将帮助当事人申请七百万元左右的国家赔偿。

澎湃新闻报道,判决下达几个小时后,现年五十三岁的张玉环随即被释放、并回到了老家,终于得已与他的家人团聚。张玉环当晚对媒体表示,包括省高院在内的二十多个经办单位都已向他赔礼道歉。他除了会申请国家赔偿,还希望政府能帮他解决住房问题,分他些田地,让他好好孝敬八十多岁的老母亲。

张玉环(右)在被捕前与妻子的合影(网络视频截图)

张玉环(右)在被捕前与妻子的合影(网络视频截图)

中国人权律师、北京道衡律师事务所主任梁小军表示,他当天早些时候注意到了本案平反的消息,而他本人曾代理过多起类似冤案。梁小军说,张玉环重获自由并不能说明中国法治正在进步。

“我每天都在处理这种案件,我觉得冤案每天都在发生。你不能说这么一个案件改判无罪,就能够说明中国法治的进程。”

有罪供述存在明显出入

1993年10月的一天,江西南昌进贤县张家村的两名男孩失踪。次日,他们的尸体在村北的一座水库里被发现。进贤县公安局事后出具的破案报告显示,村民发现两名男孩的脖子上有他杀痕迹。警方在逐户排查了全村村民后,认定时年26岁的受害者邻家农民张玉环为本案嫌犯。

几天后,张玉环作了两份存在明显出入的有罪供述,却最终一并成为了警方认定他杀人的主要证据。张玉环坚称,这些有罪供述是他在警方刑讯逼供、并以家人安全相要挟之下才做出的。

1995年,南昌市中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张玉环死缓。被告提出上诉后,江西省高院认为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申。2001年,市中院二审维持原判,张玉环再次提出上诉。同年,省高院驳回上诉,他随后被送往南昌监狱服刑。

值得注意的是,在市中院的一审过程中,张玉环并没有辩护律师。在省高院此前驳回上诉的终审裁定书中,也并未显示张玉环有辩护律师。他的一位申诉代理律师指出,死刑案件的被告人没有律师辩护,属于重大程序违法。

二十多年来,得益于张玉环在看守所和狱中的不断申诉、家人对他矢志不渝的支持,以及后期的律师介入、媒体关注等多重原因,省高院在2018年决定对张玉环案立案复查,并于去年决定再审本案,最终于本周二判决他无罪。

旅居芬兰的中国异议人士李方第一时间发推关注了张玉环获释一事。他对本台表示,本案之所以得以平反,主要靠的是当事人一方的执着。

“我觉得这起案件有点像聂树斌案,都是他们的家属和律师在推动平反。当局则倾向于不动、倾向于案件尽量维持原判,因为一旦发现是冤案,有人可能会受到追究。”

辩护律师: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

本台记者周二无法联系到王飞、尚满庆这两位张玉环的辩护律师。但王飞当晚在微博上写道:“长达二十六年零九个多月的申诉马拉松,终于跑到了尽头。没有激动、没有喜悦,唯有痛心!迟来的正义永远不是正义。”

而尚满庆上个月则在微博上说,张玉环的大哥张明强(也有媒体称“张民强”)对本案平反起到了巨大作用,包括去省高院不断询问案件进展。尚满庆认为,平冤首先靠的是个人对自由的渴望和亲情的力量,其次才是社会的责任。

《新京报》周二报道,张明强此前每次到南昌监狱探视他弟弟时,都会带去一百套信封和邮票,并建议张玉环每周给有关部门写一封申诉信。张明强透露,多年来,张玉环自己寄出了上千封信,经他的手寄出的也有好几百封。

李方指出,这样的冤案不是中国的第一例,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例。

“这样的冤案仍然是层出不穷的。很多迹象显示,这明显是起冤案,当局可能是面子上挂不住了,再加上媒体和律师的推动,本案才平反的。可以说,这是民间力量结的果,并非当局想要纠错。”

几十年来,特别是在上世纪末,中国发生了多起终被平反的冤案,包括引发了舆论广泛关注的聂树斌案、滕兴善案、呼格吉勒图案等等。不少冤案都是在当事人被处决后多年,才终于得以平反的。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