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郑也夫指中国当下的统治集团子孙坐江山欲望弱化

保江山,成为当权者越来越迫切的话题,因为是习近平本人屡屡在谈的缘故,这次美国关闭休斯敦中国总领事馆当日,习近平去吉林省四平战役纪念馆参观,说了一句,创业难,守业更难,我们一定要守住中国共产党创立的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可是社会学家郑也夫诘问:子孙需要你为他们保江山吗?

习近平在这里明确提出保江山的问题,这里有一个前提,这个江山是中共创立的江山,这里有一个时间长度,要世世代代传承下去,习近平说这话,或许也意识到最大的两个难点全在这里了,中国有句话,叫江山易移,本性难改。说的是改朝换代,江山常在。但是,要一党统治下去,而且世世代代,目标太高。中国自古以来没有惯例,更不用说搞选举的国家,少则四年,多则八年十年,执政者让路了。

习近平去年元月21日做过“防范重大风险”讲话,核心是“政治安全”,政治安全就是政权安全,就是要“保江山”,那一阵中美贸易激战,对美误判,中国在国际上孤立的迹象全面显现,国内经济进入寒冬,社会危机四伏,24日,王沪宁解释习近平的话时要求准备应对“最坏的情况”。

从去年到今年,不说最坏的情况,更坏的情况总在不断出现,香港危机,是中共政权自找的,非要把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毁掉,强加一部港版国安法,但是这么一来,强化了西方对中共性质的认识,所有的矛盾找到一个突破点,美国关闭中国休斯敦领事馆,宣布中国南海九段线非法,直至蓬佩奥发表“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指习近平是破产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信奉者,警醒世人: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中国,共产中国必将改变我们。

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日前撰文『为谁保江山』,专门讨论的是执政者为何不计成本保江山,为谁保江山。作者开篇点明:“中国当下种种具名与莫名的风险,令执政者承受巨大的压力。无法估量的人力财力用来应对这些真实与虚幻的不安定因素,即所谓”维稳”。其支出巨大。”

“自由言论、抗议维权,严防死守,消灭殆尽,监视于未然。凡此种种,意图何在?保江山。”

郑也夫指出,“简言之,当下中国的保江山是为特权阶层”,但是,要保住江山,就有一个代际传递的问题。

可是郑也夫认为,“中国当下的统治集团遇到了一个人类历史上罕见的问题,就是特权阶层中高比例的子孙坐江山的欲望弱化,取而代之是移民海外的愿望。诸多原因促成了他们宁做美欧诸国之普通人,不作父母之邦的特权者。

他分析有四个原因:自然与社会环境的极度恶化,社会环境的恶化过程更是愚蠢的现世报,特权阶层在破坏初具雏形的法制中致富,旋即就感到失去法律后自身的危机。“自毁家园后特权阶级的后代只好出国去寻找清洁与安全”,其二,家族暴富令后代心态大变,贪图安逸;其三,父母为保江山付出的维稳成本的天文数字令儿孙们望而生畏。其四,自1980至2020四十年间,相当数量的中国人移居国外,特权阶层在出国移民中先拔头筹,比重最高。因此,这等于“让中国特权阶层的子孙们用脚投了票:不爱江山爱美国”。

郑也夫认为,既如此,执政者必须了解一个基础实施,子孙需要你为他们保江山吗?如果不需要,你寝食不安,费心劳力,所图何为?

作者最后点出写这篇文章是为了击中执政者的软肋,寻找对话的契机。他指出执政者的软肋就是其子孙。“他们可以打压住臣民,却抑制不了其亲子嫡孙的理性选择:融入世界,过文明的生活。”执政者应理性地盘算自己的利益,只有他们理性、现实地算计时,社会才能与他们对话、妥协、谋求双赢。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