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翘楚:约谈笔记

昨天下午三点半左右,海淀区的郭警官和周警官在我家附近的车上与我进行如下谈话:

他们首先问了我目前的身体和心理状况,何时去看心理医生,最近在忙些什么。

“我们的目的是帮助你回归正常生活”

接下来便谈到了我在twitter上关于许志永案的相关信息,说我尚在取保候审期间,应该也不想再回到“里边”去聊吧?再这么发声下去,既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对我个人的案件进展和后续生活也没有任何好处,与案情和许志永有关的话,放在心里比放在网上要好得多。

我解释道,我只是将一些事实陈述在网上,比如说不让存钱、化名关押,这些都是事实,我询问自己的哪一条twitter发的不对?

郭警官说:“对错重要吗?对自己有益处才是重要的。你明知道对你没有好处,你也要发声,是对的又怎么样?你怎么折腾怎么处理,跟我们其实没关系,我真的不想再因为工作原因,咱们在后边再有什么接触,我们现在是负责把你先引导到正常生活中,如果你执意不听,以后给你带来什么后果,我不敢保证。”

“你不觉得现在很自由吗?你若执意走之前的路,生活质量会很差”

谈到我目前的被监控状况,郭警官说:“你出来之后没有人像之前那样跟踪你了吧?我也就是一两个星期打个电话问问你情况对吧?你出去逛街也不用跟我汇报,你现在不觉得自己很自由吗?非要回到从前的生活才觉得舒心吗?你执意要走之前的路,会怎么样我不知道,我不是领导,没有预见性,只能告诉你今后的生活质量会很差。”

“国家觉得有些秘密的事情就是不能公开,不允许律师会见,开庭也可能不公开”

谈到不允许律师会见、化名关押的事情,郭警官说:“许志永涉嫌的不是寻衅滋事,而是煽颠,他都要颠覆这个国家了,肯定跟普通的刑事犯罪是不一样的,可能涉及到国家秘密,有些事情就是不能公开。不许律师会见,或者没有律师,开庭还可能不公开,这都是符合规定的,你可以自己去查,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美国也一样,美国有好几十个安全法。

至于化名关押,临沂看守所肯定有自己的考虑,他们就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许志永在我们这里关着,这有什么不正常吗?而且看守所又不是对外的,只是公安局内部的一个看守所,不需要信息公开。家属存钱存衣服也就是在走手续的时候麻烦点,但还是能存进去。”

“我要是看守所所长,我得把他当祖宗供起来”

我说很担心许志永的健康状况,郭警官回答:“我肯定能保证他在里边是健健康康的,国家也希望他健健康康的去接受审判。咱们不像美国,美国的监狱是私立的,咱们的监狱是公立的,哪个看守所所长也不希望这个人死在他手里,他过的日子可能比一般的犯人都好。我觉得我要是看守所长,我得把他当祖宗供起来,他可别死在我这,别出什么事,或者别跟别人有什么纠纷,他肯定被保护得很好。”

我问,许志永有没有可能被刑讯逼供,郭警官说:“许志永做了这么多事,很多人都能证明他做的事,他自己也认为他的事情是高大光荣的,他也没有不承认对吧?他的言论文章都是公开的事情,又不是秘密的对吧?需要通过他的口供才能掌握,没有必要对他刑讯逼供。又不是没有他的口供就判不了他。”

最后,他们重申了自己完全是好意,希望我开始新的生活篇章,还特意问了我生活上还有什么困难,我回答没有,也对他们的好意表示谢谢。

2020年7月17日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