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当局逮捕许志永、丁家喜阻挡不了历史的车轮

据媒体报道,因事涉2019年12月中旬在厦门聚餐的“12.26”案的中国著名人权活动家、公民运动倡导者、践行者,已被羁押4个多月的许志永博士被中共当局正式逮捕,而被羁押半年的丁家喜律师据测也被正式逮捕。中共当局针对公民聚餐聊天而展开如此上纲上线、违法侵权的疯狂镇压,意图阻止世界法治民主人权前进的大潮,而顽固捍卫专制极权统治,这种与普世文明为敌开历史倒车的罪恶行径,只能是蚍蜉撼树、螳臂挡车,徒增笑料。

据了解,6月20日上午11点左右,许志永的二姐接到山东警方的电话通知:对方称许志永已经被批准逮捕,并称应许志永的要求逮捕通知书将会寄给正在北京许志永家中的二姐。目前许志永被涉何罪名、羁押地点未明。同样因参加厦门聚餐案而被羁押半年之久的北京丁家喜律师,未见在日前厦门聚餐案被取保候审的名单中,由此推测也应该是遭致了中共当局的逮捕,但他家人至今未得到警方任何通知。

所谓“12.26厦门聚餐案”就是2019年12月中旬,中国大陆一批维权人士、公民运动参与者在福建厦门聚餐聊天。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及李英俊于2019年12月26日突然被山东警方跨省抓捕,其后全国各地对律师和公民展开了大规模的拘留及传唤,多名公民、律师因而展开逃亡,包括新公民运动的发起人许志永。公益律师常玮平亦于1月12日于西安被捕。警察留下的扣押文书显示当局正在侦查,其后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和常玮平均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后常玮平被取保候审)。警方更声称从张忠顺一间已经租出去的房屋中搜出了245发子弹,张忠顺家人表示这是天大的栽赃。

2020年2月15日傍晚,许志永在广东被抓捕;当天深夜(2月16日凌晨)其女友李翘楚在北京被警方带走,居所再次被查抄。警察口头告知许志永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没有准确消息。

3月初,为许志永拍摄纪录片的导演陈家坪被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居所遭到搜查,有关许志记的视讯资料被搜查一空。

目前为止,上述被羁押人员无一获准律师会见,被关押地点未知,家属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2020年6月18日,戴振亚、张忠顺、李英俊、李翘楚、陈家坪获取保,许志永和丁家喜仍被秘密羁押中。

许志永,1973年3月2日出生于中国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1990年就读于兰州大学法律系,获法学学士学位。1995年,再入兰州大学法律系攻读法学硕士学位,1998年毕业论文《论经济法本土化的经济误区》中批判了以反对西化、强调本土价值、主张法治服务大局而著称的法学家朱苏力,没能拿到硕士学位。[8]1998年7月-1999年9月,在《南方周末》等单位实习。1999年,就读于北京大学法学院,师从朱苏力,2002年获法学博士学位。2002年之后为北京邮电大学文法学院讲师。2003年11月当选为北京海淀区人大代表,2006年获得连任。2005年下半年,为耶鲁大学中国法研究中心访问学者。

2003年,孙志刚在广州收容站被殴打致死,许志永在“三博士上书事件”中首次走入公众视野。许志永与另外两名法学博士俞江、滕彪联名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对《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进行违宪审查,废除收容遣送制度,对废止该办法起到推动作用。同年10月,许志永、滕彪、俞江和张星水共同创办公益性民间组织“阳光宪道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简称“阳光宪政”)。

2004年,与范亚峰、滕彪、秋风、王怡等法律学者共同起草完成《完善我国宪法人权保护条款的建议》,提出了全面修改中国宪法人权保护条款使之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人权保护体系的建议。2005年,阳光宪道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无法继续在北京民政局注册,改名为“北京公盟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公盟),在北京工商局注册。同年,为了撰写《中国信访报告》,许志永曾在北京南站的“上访村”住过两个月,还曾多次探访京城内关押上访民众的“黑监狱”,并受到不法分子的殴打。2006年初,主持撰写2005年度《中国人权发展报告》,同年12月,公盟着手开始对以北京为主的打工子弟学校的生存状况和法律保障问题进行调查研究,开始关注城市新移民子女的受教育权利。2007年,主持《关于国内法与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衔接》的研究报告。

2008年6月,许志永与公盟大力协助北京维权律师推动北京律协的民主选举。8月下旬,律师们起草了《顺应历史潮流,实现律协直选——致全体北京律师、市司法局、市律协的呼吁》和《北京律师协会选举程序(草案)》等文章,这些文章在网络上迅速传播,被各界关注。9月中旬,向北京市近16000名律师分别发出信函。9月13日,直选律师开办的《律师沙龙》网站开通运行。11月,向北京市司法局和北京市律协发出《关于敦促律协换届审计并公开财务的公开信》。12月,北京市律师协会七届五次代表大会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北京市律师协会章程》。推动律协直选的活动以失败告终。2009年7月,公盟被政府取缔,并以“涉嫌偷税”之名义指控许志永,8月13日,以“偷税罪”的名义被正式逮捕,之后又被取保候审,获得暂时自由。

2010年3月,“公盟”改名为“公民”,继续从事公益维权活动。“公民”由许志永、王功权、黎雄兵、滕彪、李方平发起成立,是以建立约束权力的民主法治制度为目标,理性、建设性地推动民主、法治和社会正义的公民自发的公益组织。组织发起倡导以“自由,公义,爱”为主旨的新公民精神的新公民运动。同年8月21日,北京市公安局解除了对许志永的取保候审。

2011年11月,许志永参加北京海淀区北邮选区基层人大代表竞选。官方推出的候选人包括北邮校长方滨兴。许志永在竞选过程中受到官方层层阻挠,未能列入正式候选人名单。总有效票数为22000多(一票可投多人)。其中有3500多人用“另填他人”方式投给许志永,但不敌方滨兴的16000多票,最终落败。

2012年11月15日,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大当选总书记后,许志永发出《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11月24日,许志永被北京国保人员带走。12月22日在《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一名汉人对一名自焚藏人的哀悼”,对藏区连环自焚事件中“为自由而死”的藏人的关注。

2013年2月26日在北京地铁站口发放传单,呼吁在京无北京户口的市民在2月28日到北京市教委大楼前聚众,表达要求教育权平等的呼声。27日遭北京国保传讯。后又参与推动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呼吁。同年4月12日,许志永应香港中文大学和滕彪的邀请,计划去香港参加“孙志刚案十周年研讨会”。在机场过了边检候机之后被限制人身自由,从此被软禁在家。7月16日正式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刑事拘留。2014年1月22日受审,1月26日被宣布判刑4年。2017年7月15日许志永刑满出狱。

许志永作为公盟创始人之一,新公民运动的主要创始人和标志性人物,中国著名青年法学家、宪政学者和公民维权的领军人物,北京市海淀区十三、十四届人大代表,倡导公民以非暴力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给予国民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并惩治腐败。

长期来,许志永本着这些理想与追求,致力于推进中国公民社会的建设。为此被殴打、拘押、判刑,坐牢。出狱后许志永没有停歇自己培育公民社会努力的脚步,他到处奔波,启蒙网友,团结同道,深入穷乡僻壤了解民情民意,传播自由、公义与爱的精神,为中国向现代文明转型夯实社会基础。

丁家喜,1967年8月17日出生于湖北省宜昌市。1990年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获得工学硕士(飞机制造专业)。1990至1996年在沈阳航空工业总公司、北京航空工业总公司任工程师。1996年起转为专职律师,任职于北京市多家律师事务所。2003年参与设立北京市德鸿律师事务所任高级合伙人,业务专长为公司并购重组、投资、破产法律事务、知识产权保护等。曾担任北京律师协会企业重组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法制委员会委员,北航创业家协会秘书长,中关村国际孵化软件协会法律委员会主任。

本世纪初,丁家喜在从事律师工作中开始参与公盟活动,与许志永、赵常青等是北京新公民运动的主要组织者和协调人。自2010年起积极参与推动“随迁子女就地高考”教育平权活动。2012年12月9日他和许志永,孙含会,王永红等人发表致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等中共高层领导人公开信,要求包括习近平在内的205名中国部级以上官员率先财产公示,征集公民联署已超过8000人。丁家喜联络各地公民,参与联络组织了多个城市的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活动。

2013年4月17日,丁家喜被当局以“非法集会”罪名刑事拘留,关押在位于大兴区团河路的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在北京南站的部分访民得知丁家喜被捕消息之后打横幅举行抗议。刘卫国、肖国珍等一百多名律师组成丁家喜后援律师团。4月21日,江西新余公民刘萍、魏忠平、李思华等公开声援丁家喜并要求财产公示,不久后被拘捕。5月21日,公安机关将丁家喜罪名改换为“寻衅滋事”提交检察院。11月4日,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将案件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控罪改换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2014年1月新公民诸案件陆续开庭审理。原定于元月24日开庭的丁家喜、李蔚案,因故延至27日与袁冬、张宝成案一同开庭。出庭的多位律师包括丁家喜的律师隋牧青、王兴、李蔚的律师王全章、张宝成的律师陈建刚都表示庭审过程显得极为不公义。此外四位当事人的律师们在质证过程中的发言频频遭到法官打断,引发了律师和当事人们的强烈不满,丁家喜与李蔚、张宝成三人当庭宣布解除律师委托,导致庭审休庭。

2014年4月8日,丁家喜案再次开庭。4月18日,北京海淀区法院判决,丁家喜、李蔚、赵常青和张宝成四人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丁家喜被判刑3年6个月、赵常青被判刑2年6个月、李蔚和张宝成各被判刑2年。丁家喜先生最后陈述:这个庭审,诸多违法,案件被强行拆分,证人不到庭,检察院不提供证据原件,因酷刑非法证据排除不被允许。因要求全国人大对财产公示立法,我却成了钦定的罪犯。要求财产公示是犯罪——杀一儆百,扼杀中国兴起的公民运动。但是,财产公示不会因这场审判沉寂,只会更多人开展。我们为了推动官员财产公示,发了十万传单,制作了一百多横幅,两次上街,七千多个签名,向全国人大及法制办要求立法财产公示,但是没有得到回应。有官员财产公示概念的人不到一百万人,13亿人的千分之一都不到。我的行动微不足道,我也不后悔,这是良心告知我应该做的事。我要做一个有态度、有声音的中国公民。我要做一只蝴蝶。蝴蝶不停搧动翅膀,一定会引发社会变革的飓风。将来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公民享有言论、集会、结社自由的社会。正义属于我们!自由万岁!

2014年7月18日,丁家喜、李蔚案二审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审理。2014年7月18日上午,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如临大敌,通往法院的路早已被多位警员把守,前去围观审理的社会各界人士被阻在几百米以外无法靠近法院。因一审开庭审理法庭程序违法,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草草判决。二审律师向法庭提交新的证据。但法庭只是书面审理不开庭。律师把辩护词递交法庭继续围绕丁家喜有罪还是无罪这一焦点问题辩论。但二审没有开庭、没有质证,一切由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随意判决。尽管律师竭尽全力做无罪辩护,法庭却宣布维持原判。2016年10月16日,丁家喜刑满出狱,但被送回湖北老家控制,阻止他与外界联系,后行动一直受到严密监控。

许志永、丁家喜等人所行完全是践行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争取公民的自由、平等与尊严,是现代公民文明行止的典范。中共当局对如此推进中国法治民主文明进步的公民的一再拘押判刑迫害,是公然践踏人权,违背宪法,与普世文明为敌,挑衅文明世界,意图阻止人类历史前进。中共极权统治当局这种反人权、反法治、反文明、反人道的行径,绝难阻挡历史的脚步并必将遭致历史的唾弃!

民生观察  2020年6月20日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