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郝海东的决裂让后浪难以奔涌

短短一周,就有两起“建国“的喊声朝向北京响起。一起是香港反送中运动一周年的示威活动中,媒体发现,经历一年抗争运动,游行口号已从去年的“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反抗”,演变成“香港独立”、 “香港人建国”。对于一直鼓吹“港独分子作乱”的中国官媒来说,也算是“求仁得仁”了。但是,香港人到底为什么反抗,甚至打出“独立”的旗帜?这些媒体还欠被它们垄断的读者一个合理的解释。

另一起喊声更让这些媒体无言以对,公众也一直发懵。6月4日,天安门屠杀三十一周年,知名球星、前国足主力郝海东与”爆料革命”发起人郭文贵、美国白宫前战略顾问班农等人共同宣布成立”新中国联邦”,郝海东宣读了”新中国联邦宣言”。郝海东对中共的控诉,我相信很多网民也能部分或者全部认同:中共“在中国的极权统治已发展为彻底的反人类暴行:无视人权、摧毁人性、践踏民主、违背法制、撕毁合约、血洗香港、杀害藏民、输出腐败、危害全球。”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于这位名利不缺的球星怎么就成了异议人士,而且还宣言建国,实在是难以理解。郝海东的新浪微博很快遭到删除,大量网民跑到另一个球星范志毅的微博下留言,以各种调侃和询问表达了这种深深的困惑。

“六四“屠杀之后的“去正义化教育”

中国内地民众对这两起“建国”事件的理解和不理解,有着逻辑上的一致性。1949年以后的中共意识形态教育,为了正当化自己的造反历史,对反抗有着很多正面的描绘:反抗是为了人类的正义和国家的民主,共产党伟大、光荣而正确,指引着人类的未来。但是,“文革”让中国几近崩溃,这种宣传也随之受挫,被斥之为“假大空”。八十年代出现了中国人对西方文明全面认同的趋势,成为“六四”民主运动的原因之一。

“六四”镇压之后,中共利用残暴产生的震慑作用,对意识形态教育进行了改造。最大的改变有两点:一是“去正义化教育”。不同于此前的假大空说教(尽管伟光正说教仍然大量存在),新的教育中承认自己有问题,但强调别人也不怎么样,“天下乌鸦一般黑”,利益至上是普世原则——并成功地把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等价值立场污为假大空宣传。二是国情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既然没有普世正义,理所当然应该根据自家的情况谋取最大利益。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的国情,西方人的观察和批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干涉内政。

在“去正义化教育“中成长起来的一代“后浪”眼里,为了道义挺身而出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的口号背后,一定有着他们更能理解的原因。比较成功的一个宣传,是这些香港年轻人都是“废青”,房价高,就业难,加上西方反华势力撺掇,他们就闹起来了。原来如此!这下就可以理解了。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宣布建国也是一种决裂态度

按照这种逻辑,《环球时报》多次将海外异议人士描绘成处于社会边缘的失败者。在这份报纸的读者看来,有本事的人都应该去挣大钱,跻身主流社会,当上成功人士。从某种意义上说,边缘生存和抗争也是异议人士的现实处境。毕竟,被中共奉为祖宗的马克思、列宁不仅是外国势力的代言人,而且很多时候也穷困潦倒、颠沛流离。

作为体育明星,郝海东和妻子叶钊颖可谓家喻户晓,而且拥有豪宅,身价不菲,无法被《环球时报》描绘为混不下去的失败者,更不是一无所有铤而走险的“废中”。认为郝海东脑子坏了的人,也无法解释他多年来一以贯之地批评社会,而且刚刚因为支持《方方日记》怒斥五毛和小粉红。一个月前,郝海东在微博转载了一篇有关在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的反对者林昭的文章,并评论指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社会连说真话都要敢于了,是这个民族的悲哀是这个国家的悲哀是这个社会的悲哀,更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悲哀!”

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宣布建国是一种反抗行动,同时也是一种决裂态度。郝海东参与的建国宣言,并不比当年毛泽东等人在瑞金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更“卖国“,也不比法国的一个地区甚至美国的一户人家宣称独立建国更“荒诞”。一个香港抗议者,并不需要充分准备好独立纲领和起义部队之后才能喊出“香港人建国”。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