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呼吁中国政府废除“收容教育”制度

这次联署的起因是黄海波事件。5月15日晚,演员黄海波因嫖娼被北京警方行政拘留,6月初,北京警方通报,黄海波和一名性工作者在被行政拘留15天后,将被“收容教育”六个月。

根据人权观察估计,目前,中国有183间收容教育中心,关押逾1万5千名被收容人,大多数为女性,很可能是性工作者,收容教育制度下,可不经审判拘押最长两年。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说,“要求中国政府改变这项政策的民间压力日益高涨,现在正是时候,北京应该废除一切形式的任意拘押制度。”2013年11月,中国政府废除了另一类似形式的任意拘押制度,即劳动教养,该制度授权警方不经审判拘押轻罪嫌犯,包括吸毒者、批评政府者、宗教修炼者、上访者等等,最长四年。

据人权观察的调查,现在有些劳动教养管理所现已改制为强制隔离戒毒所,继续未经审判关押吸毒嫌疑人。人权观察指出,劳动教养、收容教育和强制戒毒场所不经公正审判即剥夺人民自由,构成国际法上的任意拘押。中国政府同时还使用其他数种形式的正式或非正式任意拘押。

2014年6月7日建议废除收容教育的公开信发布前,27位律师曾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申请政府公开收容所相关信息。对黄海波案的收容决定招致了公众广泛批评。事实上,相对于黄海波这样的性消费者来说,性工作者在国家机器面前显然更加脆弱。

人权观察20135月年曾发布英文版的报告《扫除:中国性工作者遭受侵害》,揭露中国收容教育设施和社区里的侵权状况。报告记载了政府对于性工作者的严苛法律和警察作为,导致严重的人权侵犯,包括警察暴力、拘押于劳动教养所或收容教育所最长达两年和罚款;此外,警方也未能有效查办顾客、老板和公务员对性工作者的犯罪行为。

这份报告还记录来自公共卫生机构的侵害,例如强制艾滋病毒检测、泄露隐私和卫生人员的不当对待。据学术界估计,中国现有大约六百万名性工作者,绝大部分是女性,中国性产业数十年来脱序发展,数百万女性以性工作为生;同时,政府却不改变对性工作的全面禁令,将其视为违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社会丑恶现象”,列为可处罚款或短期拘押的罪行。

周期性发动的“扫黄行动”,通常配合治安“严打”持续数周,在此期间,警方反复临检娱乐场所、发廊、按摩院和其他性工作可能存在的地点,并拘留大批被怀疑从事性工作的女性。性工作者最常遭遇的侵害,就是扫黄期间的警察暴行和任意拘押。

人权观察访问的性工作者描述,政府许多做法违反她们的健康权和隐私权,其中包括强迫的艾滋病毒/艾滋病检测──这在中国仍是合法的。

有些受访者说,她们的艾滋病毒/艾滋病检测结果被泄露;其他人则说没有被告知自己的检测结果。好几位都说,曾遭负责检测或提供保健服务的卫生官员不当对待。有时候,这种侵害行为导致性工作者不敢向公共卫生机构求助,尤其是当这些机构与执法机关密切合作时。

  近年来,许多草根非政府组织和热心的维权人士已开始为性工作者提供小规模的服务,包括分发卫生套、推广卫生和艾滋病毒防治意识、以及基本的法律常识。但中国政府一直箝制这群人权倡议者,严格限制他们的活动,并透过警察加以骚扰威胁。

根据中国法律,性工作的每一面,包括拉客、贩卖和购买性服务─都是违法的。大多数性工作相关罪名都属于行政违法而非刑事犯罪,其处罚多为罚款和短期的治安或行政拘留。但法律也允许对累犯者处以长期的行政拘押,最长可处以收容教育两年。

这一程序不须经过任何正当法律程序或司法审判。虽然中国政府已在2013年1月宣布将“改革”劳动教养制度,但对于全国总计关押逾15,000人、绝大多数为女性的大约183个收容教育机构,尚未被废除。收容教育制度原应对性工作者及其客户提供教育性的支持,包括识字教育和职业训练、健康检测和性病诊治、以及工作经验。但过去研究发现,收容教育实际上导致强迫劳动,并使被送入收容所的人员遭到身体暴力和性暴力。

性工作者的权利自2014年2月以来日益受到关注,当时中央和省级政府联手对广东东莞的性产业进行高调打压,以中央电视台的内幕报导揭开序幕。据官方媒体报导,到6月中旬为止,警方共计清查娱乐场所94.7万余间次,以组织性交易罪名刑事拘留3千多人。不过,外界并不清楚在这波广东扫黄行动中有多少人遭到收容教育或其他形式的任意拘押。扫黄行动现已扩大到全国各地。

人权观察呼吁中国政府通过立法程序,删除对自愿合意性工作及相关违法行为的刑事和行政处罚,并终止对性工作妇女造成严重侵害的周期性“扫黄”运动。人权观察中国部负责人理查森说“这种周期性的高调打压成效有限,徒然让性工作者更容易遭受警方的粗暴对待和任意拘押。”

理查森说,“执法机关的侵害行为,将使性工作者在成为犯罪被害人时不敢报警,或者在需要援助时不敢向公共卫生机构求助,这使她们更容易遭受侵犯和剥削。如果中国当真要保护和促进妇女权利,就不能再对数百万从事性工作的女性视而不见。”人权观察认为,成人合意选择参与自愿的性工作的自主权,和他们的人权同样应受尊重他们呼吁中国政府应将自愿性的成人性工作除罪化。

人权观察认为,对性工作者处以行政拘押,将阻碍性工作者行使基本人权,诸如要求政府保护免于暴力、遭侵害时寻求司法正义、取得基本保健服务及其他应得服务等等。“若不尊重性工作者的权利,将使他们遭受歧视、虐待和剥削,并有损公共卫生政策。”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