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病毒研究所成为美两党议员关注焦点

随着美国新冠病毒确诊人数突破一百万,全国死亡人数攀升至超过六万,美国国会要求中国为全球疫情失控承担责任的挞伐声浪持续升高。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呼吁两党议员在返回华盛顿后,首要任务就是针对中国共产党和世界卫生组织处理新冠病毒疫情的失责展开跨党派调查。与此同时,两名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致函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要求国务院提供所有关于美国政府对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安全及管理忧虑的信息。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星期二(4月28日)发表声明称:“我呼吁(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就新冠病毒起源和传播展开跨党派的调查。”

他的声明说:“我认为,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针对中国共产党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在谭德塞总干事领导下所采取的行动展开调查,尤其是对疫情爆发初期的行动展开调查是适当且必要的。”

“如果我们不从历史的错误中学习,我们注定还会重蹈覆辙,”他说。

麦考尔表示,他对大多数委员会成员都会支持共和党的呼吁表示乐观。

麦考尔众议员日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两党在追责中国的议题上立场具有高度共识。

“我们和(外委会)恩格尔主席之间有非常好的关系,我们双方都同意党派之争最后时刻应该停止。我认为,其中一个例子就是他表示愿意召开监督听证会,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这是在我们的职权范围之内的,”麦考尔议员说。

疫情爆发初期资讯不准确 多重疑问至今尚未厘清

美国国会众议院“共和党医师连线”共同主席洛伊众议员(Rep. Phil Roe, R-TN)近日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国会两党成员最早是在1月29日正式听取美国卫生部门的简报。他批评说,美国一开始从世界卫生组织那里得到的是错误、甚至是虚假的信息。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众议员菲尔.洛伊(Rep. Phil Roe, R-TN)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众议员菲尔.洛伊(Rep. Phil Roe, R-TN)

“其中一个问题,我也希望能够更详细调查的是,我们从他们那里得到的—讲好听一点是错误信息,但其实是虚假信息的问题,”来自田纳西州的洛伊议员对美国之音说。

洛伊众议员接着提到了引起怀疑和猜测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我们至今都还不知道病毒的起源,”他说,“要记得,我们接收到那么多的错误信息,一开始(病毒)据称来自一个湿货市场,后来我们知道在武汉有个四级病毒实验室,他们现在正对一个人进行调查,也许他们是在实验室里研究病毒,然后病毒可能外流出去,变成一号患者。但这些我们现在都还不确定。”

中国医生尽力了

作为美国国会中少数具备医生资格的议员,洛伊强调,病毒不分国界、政治倾向或种族。他说,中国医生尽力了。

洛伊说:“我认为中国的医生已经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试图将信息与世界分享。不过,他们被中国政府打压,我认为,现在中国政府必须向世界坦白,因为仅仅在美国,他们就已经让我们花了数万亿美元的代价来应对疫情。”

截至4月29日为止,中国官方公布的新冠病毒确诊累计个案达8万4千多例,死亡人数为4600多人。新冠病毒全球感染人数逾318万宗,美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土耳其、俄罗斯和伊朗等九个国家的累计确诊个案数字都大于中国的数字。

不过,洛伊认为中国目前提出的数据严重失实。

“你无法相信任何从中国流出来的信息,因为有些信息相当荒谬。现在全世界正爆发大流行病,而你几个星期前就宣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病例了,这说明了要么你是在说谎,要么你根本没有进行任何检测,”洛伊说。

3月下旬,中国官方曾连续三天公布本土确诊病例“清零”,多地已陆续恢复生活秩序。

调整供应链过度依赖中国将为国会行动焦点

在国会计划采取什么行动向中国施压的问题上,曾作为美军派驻在韩国13个月并在其间到访过中国、香港、越南和台湾的洛伊众议员回答称,美国必须从经济着手,令中国感受到压力。

他说:“要引起中国的注意、让他们承当责任的方式,就是在经济上引起他们的注意。我认为我们的做法是,你会看到国会当中开始讨论供应链的问题,如何改变这些问题。世界各地的企业都在说他们是不可靠的来源,他们不可信。”

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星期二(4月28日)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台访谈时也表示,美国必须让中国为这次疫情所造成的影响承担责任,同时将美国的医疗物资供应链迁出中国。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马可.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马可.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

鲁比奥说:“要追究他们(中国)的责任,其一办法就是做我们无论如何都应该做的事情,那就是改变我们的生产方式,必须降低对他们的依赖。在这场大流行之后,你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国家将医疗保健产品制造能力和其他产业放在首位。在发生危机、出现短缺现象,或被用来当作潜在的施压筹码时,他们将取缔和限制这些产品的出口。”

鲁比奥也谈到,如果中国不将新冠病毒疫情“吹哨人”噤声,他们也许就能阻止病毒传播,因此,毫无疑问地,中国要为他们蓄意隐瞒信息的行为承担责任。

“我们必须为新世界做好准备,提高我们自身以及为我们可以依赖的盟友和伙伴的能力。这显然是中国共产党要付出的代价,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这么做,”鲁比奥说。

武汉实验室已被两党议员聚焦

目前,向中国共产党政府追责甚至索赔的美国议员主要是共和党人。民主党议员虽然抨击中国政府缺乏透明并谴责北京打压吹哨人医生,但他们目前更多是把批评矛头对准特朗普行政当局的抗疫措施。不过,两位民主党参议员在向行政当局问责的同时,把焦点对准了武汉病毒研究所。

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墨菲( Sen. Chris Murphy, D-CT)和马基(Sen. Edward Markey, D-MA)星期一(4月27日)联名致函蓬佩奥国务卿,要求国务院提供所有有关美国政府对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安全及管理忧虑做出回应的信息。

《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之前披露说,早在两年前,美国外交官在参观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后曾向华盛顿的国务院总部发了两封电文,对该所的安全措施表示了担忧。

两位参议员要求了解这些警告是否被行政当局忽视了。他们在信中称,这些信息对于国会就目前的大流行病提出议案,防止未来再发生疫情爆发至关重要。

议员在信中写道:“了解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生的事情对于保护美国人的安全至关重要。我们迫切需要充分了解这场大流行的根源,因为下一次大流行不会等待。事实上,如果冠状病毒确实意外地从这个实验室逃逸,我们需要了解发生了什么以及如何才能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并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确保敏感生物研究实验室的安全和安全管理。”

武汉病毒实验室的中共党委书记日前在接受中国官媒采访时坚决否认造成全球大流行病的病毒是从其研究所外泄出去的。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三(4月29日)呼吁中国政府允许美国和国际社会进入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调查。

此前,众议院外委会共和党领袖麦考尔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也表示,希望中国政府不仅允许美国进入武汉当地的市场,还有武汉病毒学研究所。

“我不认为他们是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武器化研究,但里面的研究员有可能意外地将病毒从实验室外泄出去,然后进入了武汉的野味湿货市场。这是令人极为关注的事情,”麦考尔议员说。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