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世界报调查揭示中国与世卫危险关系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刚刚称,世卫组织1月底就新冠疫情向全球发出警报,怪罪各国没有听取世卫。可是国际上却指责世卫组织迁就北京,迟迟不行动。法国『世界报』4月27日发表长篇调查,试图揭示北京与世卫组织的”危险关系“。

谁先敲响警钟

2019年12月30日,中国疾控中心负责人高福从网络发现武汉出现类似于SARS病毒的消息。高福同时看到武汉卫健委一份泄露的文件,证实武汉发现“不明肺炎”。31日早晨,疾控中心派遣专家奔赴武汉,据指中国当日通报了世卫组织,武汉出现了非典型肺炎。但是,中国通告世卫组织的内容是什么一直受到质疑,如果中国告知了武汉出现病患隔离的情形,世卫组织还会对“人传人”的情形毫无所知吗?

『世界报』的疑问是,中国真的第一个向世界卫生组织敲响了警钟吗?事实上难以肯定。12月30号晚上,武汉医生李文亮发出了警报,台湾疾控中心副主任罗伊军看到了李医生的信息,次日5点钟起床后就通知了机构,当日上午,台湾向中国索取信息并立即通报世卫组织。从31号开始,台湾当局决定对来自武汉的所有人进行测温。

世卫组织是否被台湾首先告知实情?从世卫组织坚决拒绝指出收到的来自北京和台湾的两封电子信的具体时间令人做如是判断。虽然在北京压力下,拥有2300万人口的台湾从2016年起就被取消了世卫组织观察员的地位。但是,12月31号,台湾却向世卫组织发出警报,而且内容再清楚不过:在中国武汉出现至少七起非典型肺炎病例,并已对患者“隔离治疗”。

被指责过分亲近北京的世卫组织称,台湾这封信件证明不了什么,但对台湾卫生部长陈时中而言,“隔离病患”,是一个非常清晰 的表述,这意味着武汉出现了“人传人”。也正因此,台湾31日起,决定对来自武汉的人测量体温,台湾防疫成功令世人瞩目与及早预防有重大关系。

推迟宣布新冠疫情构成全球紧急事件

在农历春节临近之际,中国当局为不影响新年气氛,控制一切消息,世界报指出,世卫组织似乎也很镇定。1月14日,同意中国初步调查的观点,即不存在明显的人传人的证据。后来虽然提及也可能存在有限传染,但“主要局限在一个家庭之内”。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1月1日,另外一个吹哨人,武汉中心医院急诊部主任艾芬医生不顾上级反对,要求所有医生戴上手套和口罩的举动。

许多时间被耽误了,一直等到1月20号,世卫组织的代表才去武汉现场“短暂地访问”,这是在武汉百步亭四万人参加的“万家宴”发生48小时之后,同一天,钟南山宣告,武汉出现的病毒开始人传人,也就是说,如果从12月31号算起,三周的时间失去了。

两天后,世卫组织组织了一场专门讨论疫情的紧急会议,众多的记者在现场等着消息,但是该组织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在他们面前。原来,世卫组织无法就宣布新冠疫情已经构成全球紧急卫生事件达成共识。在新闻大厅,一切都很平静,中国公布的也只有509人确诊,17人死亡。突然,传来了中国半夜下令武汉封城的消息。这一事件让世卫组织冷不防,只好宣布24小时以内再做出决定,第二天,世卫组织再次推迟一天,随后又推迟一天,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最后宣布,“诸位不要弄错了,疫情在中国很紧急,但尚未构成全球紧急事件……”。

『世界报』调查显示,实情是出席会议的中国大使一开始就向出席会议的谭德塞及其他代表施加压力,反对宣布武汉疫情已经构成全球紧急卫生事件。

谭德塞用北京的语言赞赏北京

1月28日,谭德塞前往北京访问。北京他曾去过多次,也多亏北京的积极支持,谭德塞顺利当选该组织总干事,也因如此,谭德塞在2017年7月1日就任之后不几天,就把他的首批外访留给去中国。2017年八月中旬,谭德塞在北京的会议上大力称赞习近平推出的“健康一带一路”计划,称这是一个具有远见卓识的计划。次年,他又去北京,把中国卫生体制称之为中国模式。1月28日,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隆重款待谭德塞,谭德塞称赞中国制定了一个应对疫情的“新标准 ”。赞赏中国速度,中国规模和中国效率。“这就是中国体制的优势”,他声明。谭德塞甚至称赞北京很透明,与世界分享疫情信息。

谭德塞重回日内瓦后,1月31日召集紧急会议,会后宣告新冠疫情已构成全球紧急卫生状态。但他补充说,“这并不是一个不信任中国的行动”,“恰恰相反,世卫组织继续对中国控制疫情的能力充满信任”。世界报指出,很明显,世卫组织完全与北京站在一条线上。具体的例子是,一月底,当西方航空公司尤其是意大利和美国一个跟着一个取消与中国的航班并关闭边界时,世卫组织予以批评,同时称赞武汉封城为“让世界赢得了时间”,认为其他各国毫无必要限制与中国的人员和物质交流。谭德塞说到了中国领导人心坎上。

然而来自中国武汉的消息一点都不能让人放心。从一开始,中国的宣传没有留下任何透明的空间,李文亮死后在中国引发的愤怒显示中国人并不相信当局的宣传。但世卫组织对此无动于衷,对失踪的两名调查医院现状的公民记者一事也不去理会。

世卫组织的可靠性?

亚洲专家戈德蒙特认为,“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当重大疫情比如SARS,禽流感在中国爆发时,世卫组织的可靠性在哪里?在新冠疫情面前,世卫组织表现的像是一个政府间组织,对其作为依据的官方信息从不进行调查,在获取真实信息方面,世卫组织是失败的,最糟糕的是,一些政府和机构或者相信这一组织的声明,或者依据这一组织的沉默不言来推行自己的措施。”

世界报指出,每次世卫组织赞颂其与中国的合作都让媒体震惊,一位世卫组织的公关人员见此情形照旧表示:“我们有种深刻的感觉,中国人做得很好”。的确,在公关方面,中国人做得很好,比如2月11日,世卫组织正式命名新冠病毒为Covid-19,谭德塞解释,这一名字既不参照地理,也不参照动物,也不参照某一特别的人群,谭德塞是带着信仰,还是仅仅出于战略考量才这样命名的,无人知晓。总之,世卫组织不愿使用SARS-CoV-2 ,因为中国不喜欢,让他们想起17年在广东爆发的非典疫情,以及有关隐瞒那场信息引发的国际指责。

武汉调查:“傀儡行动”

2月中,世卫组织终于完成了一个目标:向中国派遣一个国际传染专家小组了解疫情。但是,『世界报』形容这次调查是一次“傀儡行动”:这个小组的行动太受限制。最后国际专家小组变成一个合作组:13名西方专家,12名中国专家。而且这次使命居然没有预定前往武汉调查疫情的计划。中国媒体解释的理由是“武汉正处在艰巨的抗疫阶段,无法动员人去接待专家”。只是等到最后一分钟,北京才接受3名西方专家在武汉去了几个小时,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做任何性质的调查。即便这样,专家组代表Aylward回到日内瓦夸口“世界不能离开北京”,称如果他生病了,“愿意去中国治疗”。这位传染学家3月底被香港电视就台湾问题追问时,先装作没听见,随后拒绝回答,最后切断联线。几天之后,谭德塞本人直接指控台湾对他进行人身攻击,但这些网络攻击似乎更像是伪装成台湾人的中国大陆人做的。很多发生的事情都可以证明世卫组织受北京影响力驱使,日本一位高官因为东京奥运被推迟很失望,曾说是否应该把世卫组织改名为中国世卫。

世卫组织行动迟缓,一直等到3月11号才宣布新冠疫情构成全球大流行。前一日,习近平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武汉,宣称赢得了一场抗疫的“人民战争“,从此以后,中国已做好拯救世界的准备。

世界报引述专家Valérie Niquet分析,2003年中国处理sars疫情隐瞒信息暴露后,引发世卫组织的严厉指责,也导致中国当局十分担心自己的国际形象,从那以后,如同应对联合国人权机构一样,北京设法限制这些国际组织的批评,同时扩大自身对这些组织的影响力。

一位外交官说,如果我们可以批评谭德塞的政策 ,但我们必须抢救世卫组织这个战士。这是唯一一个合法的协调全球卫生政策的国际组织。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