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揽炒的时代意义

现在民主派、抗争者、中共官员、建制派都在说揽炒。有人恐吓不能让揽炒发生,有人认为一定要揽炒。其实揽炒的想法,早在2013年我提出占中时已出现,只是当时没有用揽炒这具体说法。占中说要瘫痪中环,其实就是揽炒的一种想像。揽炒作为抗争的大策略,其实并没改变,只是以什么方法令揽炒出现,过去几年大家有了不同想像。人们有多大决心真的要去揽炒,这几年也出现了明显转化。

经过这些年,我们知道占中不足以瘫痪中环,瘫痪中环也不足以揽炒香港。到了现在,揽炒的概念已发展成为要抢得立法会一半议席,然后否决《财政预算案》,目的是要最终令政府停摆,迫使中共解散立法会及成立临时立法会,再实质宣布一国两制结束。

为何要用揽炒为抗争的大策略呢?首先,争取民主改革的一方,在体制内没有足够的力量去直接开展改革,而当权者又不愿进行改革,那只能制造政治压力,迫使当权者去改革。民主改革必会对当权者及既得利益者带来某程度的损失,但若揽炒对他们带来的损失更大,那么理性地去考虑,当权者只能接受民主改革。

但如果揽炒真的发生,抗争策略亦会有变。揽炒是两败具伤之局,之后会出现什么情况,就看哪一方能更快重新站起来。当权者力量很大,故揽炒的破坏力必须非常大,当权者才会伤得难以再起,而抗争者也须有很强生命力,才有机会死而后生,破而后立。若预备真的要揽炒,改革阵营就要做好如何能比当权者更快站起来的准备。

无论揽炒以什么形式发生,改革阵营最重要的资源是人数。惟有社会内绝大多数的人都认同民主改革,才能积聚起足够力量揽炒。若改革阵营只是虚张声势,当权者根本就不会害怕。因此当权者第一种应对方法,就是向普罗市民强调揽炒对他们的利益有害,若大部份人即使对现象不满,但宁愿保持现状,那么改革阵营即使要揽炒也做不到。当权者亦可视乎揽炒形式,加大政权承受力,即使揽炒发生,也不会构成足够的压力迫使改革发生。

当权者的如意算盘是否打得响呢?无可否认,现在回看占中,即使那么不够力度的揽炒,推动已是非常困难,因大部份港人仍是务实保守。占中的作用不在于成功揽炒,而是把揽炒这概念植入香港社会内。当权者连占中那么卑微的要求也不能接受,反不断加大打压力度,导致不少港人对揽炒的态度出现质变。

在起先,相信很多改革阵营中人也只是拿揽炒来作为威胁政权的武器,并不预备揽炒真的会发生。但当非暴力抗争者和勇武抗争者都先后入狱,无论是什么路线的人也会被当权者任意取消参选及议员资格,议会抗争的空间越缩越窄,上百万人和平上街,连续不断的街头激烈行动,都不能令当权者让半步,很多港人的心态已转化,准备来一次真正的揽炒,决心要死而后生。

局势发展至今,西方国家已醒觉中共正以锐实力侵蚀自由世界,中美爆发贸易战激化矛盾,到现在武汉肺炎大爆发,全球都对中共产生极度不满。中国经济必受疫情影响而雪上加霜,内部社会不稳已可预期。中共内部权争亦会更加激烈,若揽炒真的发生,当权者未必可以再承受得到。即使中共能顶得一时,若揽炒局面长期持续,在相互牵连下,全面崩溃的临界点会非常贴近。

因此,在此时此刻令揽炒在香港出现,香港的局部揽炒是有可能带动全面的揽炒。中共高层或会不理性地罔顾这全面揽炒的危机,但港人也是退无可退,只能寄望全面揽炒一旦爆发,我们有足够的准备去顶过短暂的波动,保住香港的自主自治,再寻找破而后立的契机。未来的几年,在香港、中国及全世界,都会是危机处处。相信我们不能避过这些危机,却可以做好准备去应对,在危难中找到突破的机会。

转自:苹果日报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