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强拆案频发,被指为缓解地方财政负担

最近,中国江苏省连续出现土地纠纷案和强拆案。分析人士认为,这与冠状病毒疫情导致地方财政严重吃紧,当局需要加速敛财补充有关。 

张家港强拆案

维权网连续报道中国地方强拆案。江苏张家港市居民陶红说,近日城北街道范庄社区村书记钱得栋等人带人“偷拆”她83岁婆婆居住的合法房屋,该处房屋继承人是陶红及其四个子女。 

陶红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说:“2020年4月16日下午,他们(社区干部)又把我婆婆的房屋偷拆掉了。我婆婆83岁,偷拆她的房屋没有征得我们的同意。我去找村区书记,要求他和我见面谈一谈,怕他们会拆我们的房子,要求把这个事情谈一谈,而他根本就不跟我见面,不提供拆迁经费。” 

陶红说,强拆前一天(4月15号),她终于和书记取得了联系,对方同意见面,然而见面还没有安排,房子次日便拆了。 

陶红本人因自己房屋拆迁和财产被烧,维权上访近8年。为阻止其前往北京上访,当局在她家门口安装了两个监视探头。照片显示,老人坐在房屋废墟上无奈抗议。 

无锡一日两起强拆 

4月18日,江苏省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尤渡村两户房屋被强拆,户主袁锡明、尤强说,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早上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情况下,切断水电,撬门入宅,将熟睡中的家人架走,拘禁在秘密场所后动手强拆。民警赶到现场时人已撤离。有人认为强拆是当地政府所为。 

南通拆迁对峙

维权网还报道,近日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先锋街道办事处,与当地居民沈建芳的拆迁纠纷进入白热化。当局在旧房现场拉起“勤劳致富是正道,一夜暴富是幻想”等大标语,沈建芳则在楼顶打出“征收协商,政府应诚实守信”以及“违法拆迁要坐牢”的横幅。沈建芳称当局是在以“文革”式的标语“逼迁”。 

地方财政负担所致?

不过,以上案例似乎仅限于江苏省,其他地方拆迁状况目前不得而知。 

中国维权活动人士胡佳对美国之音说,土地财政是地方财源,除此因素外,2019冠状病毒疫情给各地制造的巨大财政负担,将促使地方当局更多地以这种手段敛财。 

胡佳说:“过去两三个月的时间内,各地政府的财政往往陷入某种程度的匮乏,甚至达到枯竭。确实地说,有的地方公务员的工资都是按照百分比地发,补贴、奖金就会减少,财政出现短板的地方捉襟见肘。若要急速填补,最快的,最大头的,立竿见影的,就是土地财政。夺到一块地拍卖出去后,当局可以通过拍卖费、土地开发税费、百姓买房税费敛财,也就是有法律依据的巧取豪夺。” 

胡佳还说,受严重疫情以及极权式“居家令”的压抑,民众情绪会在强拆、失业、物价、检疫、家庭矛盾激增等问题上宣泄,社会矛盾因此将会有所加剧。 

严防记者问询

针对江苏张家港居民陶红的强拆投诉,美国之音希望村书记钱得栋对比政府现行拆迁政策,对陶红的投诉加以说明,但是多次拨打他的手机始终被告知:“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对于这种无法采访现象,胡佳说:“当海外打来电话的时候,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都会在手机上提示,境外电话,请谨慎接听。”他还说,这种功能可以提示谨防海外诈骗,同时还可以帮助中国地方实权派官员进行“三防”,即防火、防盗、防记者,其中也包括中国国内记者。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