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支付沦追踪民众工具 为防疫人人形同裸奔

中国最大移动支付平台之一、微信旗下的「微信支付」,连同国产手机品牌及电讯营运商协助当局监察民众的消费和活动轨迹,以防止疫情传播。绑定个人金融帐户以及监控消费细节的做法,令公众无任何隐私可言。

在严峻的新冠肺炎疫情下,中国政府继此前动用通讯工具和天网系统监视民众之后,亦再度利用普及率最高的社交媒体微信大数据对民众进行追踪和监控,并试图从中发现潜在的病毒携带者。

知情人李先生告诉本台,此次官方深度捆绑微信支付用于对民众的监控,其主要原因是在疫情下,微信支付作为唯一被接受的交易方式,而这种绑定个人金融帐户资讯的监控方式,其准确性甚至可以精确到每个人的具体消费行为。比如,他是否去了医院,是否因为生病买药,买了甚么药,都可能被精确的追踪,因此才备受官方的重视。

他指,类似的监控资讯,过往一直被警方所直接控制,而目前疫情期间,一些地方临时将利用微信大数据查验的许可权下放到了社区干部。

李先生:用现金的话他们是不知道的,但是你用微信支付的话,那肯定是知道的。因为商品种类的话,它会标明的,它会根据种类来推断,它是更精确的盯到每个人,误差就更小了。这大资料太厉害了,技术上它已可以做到这一点,不需要有多少人力。到现在的话肯定这种权力都下放了,恐怕就是分局或区分局这一级,社区这一级的话呢,社区是给它用,我个人判断这是一个临时许可权。

本台记者多次试图就此现象联系微信的母公司腾讯,但该公司的媒体办公室电话一直无法接通。国家网信办的多部电话,也一直没有人回音。

据原网易员工曹永昌亦告诉本台记者,目前加入所谓大数据防疫维稳的,并非仅仅只有微信,包括几大移动通讯商,都参与了对民众的全面监控。他还以其朋友前往广东复工的经历指出,在所谓的防疫的名义下当地社区能调取的每个员工的个人活动资讯,甚至长达一个月。

曹永昌说:估计加入这些行动的不仅是微信,还有联通、移动、电信,是根据你的那个信号轨迹,给社区基层人员来查这些人的行动。是甚么时候开始的啊?就前几天嘛,每个地方都不一样。刚好,我有一个朋友啊,他是从湖南到广州去上班,要进社区嘛,就要求他扫一个码,扫了之后就把他最近一个月的行为轨迹都调出来了嘛。调出来之后,然后呢才允许他进入的嘛。

据江西省九江市民众张茂林告诉本台记者,此前,江西官方率先全面复工,同时,政府对民众个体的移动的监控也更为严密。他的侄子近日驾车从九江前往南昌时,就不知不觉中遭到了全面监控和追踪。

张茂林说:他从九江地区开到省会南昌,结果他一进省会以后,马上有人给他打电话,他说他是公安局的,要求他在那里不要动,他们马上过来。时间不长,来了10几个人,把他手机强制性的拿过去了以后,再翻他的行驶轨迹,没有发现甚么问题就让他走了。国产手机它有后门,你不给他密码他无所谓,这个苹果的手机你不给他密码他就弄不开。无论你是哪一款手机,你一定要用它的基站,在移动它还有一个后门,我们的行驶轨迹他全部可以调出来。

此外,张茂林还指出,包括庐山这样的小地方,官方也采取了和微信绑定的做法,对他们的行踪进行跟踪。

张茂林说:我们这个县也是一样的,要求我们输入我们的资讯,在微信里面。然后它自动给我生成电子卡,然后我走到哪里我要刷这个卡。出去也要刷、进来也要刷,我要去超市买东西,它就直接在我这个手机上刷我的二维码,这就是来掌握我们的行程嘛。

近年来,随著官方加大了全民监控,包括腾讯在内的互联网企业,成为官方资讯管控和的组成部分。但中国官方则一直否认其利用互联网企业对民众进行全面的监控,而当事企业对外界的诟病则一直保持沉默。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