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原因 北京被迫同意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美中贸易战开打逾一年半后,双方终于达成了第一阶段的贸易文本协议,等待双方代表签署。北京被指对此做出巨大让步,那么中共让步的背后原因是什么呢?

美中达成第一阶段协议

12月13日,美国和中共官方相继宣布,双方已经达成第一阶段的贸易文本协议。

根据美方声明及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的公开讲话,协议要求中方在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农产品、金融服务以及汇率领域进行结构性改革;中方承诺在两年内增购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其中包括32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即在协议生效的头两年,每年购入4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

而作为交换条件,美方对今年9月份1,2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5%的关税税率减半(7.5%),关税削减将在双方签署协议30天后生效;原定12月15日起对1,560亿美元中国商品开征的15%关税暂停加征。美国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已经加征的25%关税税率保持不变。

外界普遍认为,在美中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中,美方大胜,中共做出巨大让步。那么中共为何要同意该协议呢?综合媒体消息,中共同意该协议,至少有以下四大原因:

一、贸易战恶化 会造成大面积失业

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12月13日发布《中美贸易摩擦对就业的影响分析》报告,调研了贸易战对广东、福建、浙江三省的影响。

调研发现,2018年上半年美国宣布加征关税的初期,市场预期悲观,但对就业影响并不明显。

但2019年上半年,贸易摩擦的冲击开始凸显,相较于内销企业,外贸企业裁员冲动虽然要高一些,但也仅是略高一点。因为地方政府为了稳定就业,出台雇用激励政策,如企业不裁员可返还部分社保。还有地方政府对雇主提供雇用补贴及放松用工管制、暂停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等,“这等于变相降低了企业用工成本,会抑制企业的裁员冲动。”

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纺织原料和纺织制品业的外贸企业员工,其工资水平比内销企业员工降低约7%,鞋、帽、伞、杖、鞭等行业工资降低则超过10%。

报告说,这是用牺牲就业质量来换取就业数量的暂时稳定,也是用隐蔽性失业来代替显性失业,如果美国继续抬升关税并触及大陆企业停产点,“更多企业可能采取裁员的方式,大面积失业就可能出现”。

时政评论员石实此前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一直把“稳就业”放在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中的首位。因为高失业率会冲击中共政权的稳定,没有了社会保障的失业阶层必然会起来反抗,这就是中共为什么一直把“稳就业”当作头等大事来抓的主要原因。

二、中共还没做好经贸“脱钩”准备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前讲师吴强对美国之音表示,这次达成协议,中共当然没有赢,它只是赢得了缓和的时间。

他说:“过去一周我在北京感受到的气氛是,北京实际上正处于震惊与慌乱之中,处于某种‘土崩瓦解’的状态当中,处在必须做出让步的巨大历史妥协当中。”

吴强认为,美中所有问题都可以破裂,唯有经贸不能“脱钩”。这是北京目前唯一的也是最高的谈判目的。中共或许已经做好了在教育、科技和军事上的中美“脱钩”准备,但是远远没做好在经贸上脱钩的准备。换句话说,中共是把经贸“脱钩”作为最后一道“脱钩”来准备的。

“因为中美之间在安全、政治和其它问题上都处在高压中的情况下,保持经贸上的交流,维持贸易上的协议,这是目前中国(中共)在贸易谈判中能达成协议的主要动因。”

吴强认为,中共正遭遇50年以来第一次在外交上和战略上的挫败,它正在经受这个外交苦果。签署第一阶段协议,对中共而言是一个极其重要,而且是迫不及待的事情。

三、川普步步紧逼

美中签订协议,还与川普(特朗普)总统接连抬高关税、步步紧逼,以及他的谈判策略有关。

12月12日早,美国总统川普发推文说,“非常接近跟中方达成一笔大协议。他们想要,我们也想要!”

当天晚些时候,多家外媒披露,美中原则上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川普总统当天下午已在美方贸易谈判代表提交给他的文本上签字。

总统顾问、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国问题学者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向媒体披露,他与川普交谈过,川普说,该协议要求中国在2020年购买价值500亿美元的农产品,以及能源和其它商品。作为交换,美国将降低一些中国进口产品的关税。

按计划,美中如果达不成协议,美方将于12月15日对另外1,56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5%的关税;同时,川普此前还多次警告,如果达不成协定,美方将再次上调已征商品关税的税率。

但直到12月13日,美中官方才宣布,双方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海外媒体人评论说,川普总统明明12日下午召开了谈判团队的会议,并批准了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提交的基本方案。但之后白宫没有发表声明,川普也没有发推文;而中共媒体一片沉默,包括中共驻美国大使馆、中共商业部、外交部都不置一词。

评论认为,这可能是川普总统下了“一招险棋”,利用签字的方式来逼习近平表态。因为当时川普还不能完全确定习近平的态度,所以他只好通过他的中国问题顾问白邦瑞,通过迂回的方式传递他已经批准了中美贸易协议的信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信息传出以后,北京居然迟迟不作回应,就好像把球踢给习近平,习近平就是不把球踢回来。

评论认为,北京之所以不回应,是因为习近平虽然权力已“定于一尊”,但在中共政治机器人的体制内,注定不能他一个人做出这样的重大决定,还需要与中共政治局常委一起商量,最终做出共同决定。

13日晚11点,中共方面安排商务部副部长兼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发布会上通报,双方达成第一阶段的文本协议。

评论说:“在这种情况之下,川普总统在白宫的战情室发出指令给莱特希泽,说这个贸易协议可以这么定了。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场面,显示出了川普总统的大胆,他的险棋下得惊心动魄的程度。”

四、中共考量香港问题 分析:或再次误判局势

中共签署协议,除因中国经济严重恶化,中方还没有准备好与美国经贸“脱钩”,川普步步紧逼外,还可能与香港局势有关。

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12月15日对“香港01”记者表示,美国国会近期几乎全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面对这样的法案,作为总统的川普“大概很难行使否决权,最符合他本人的利益就是顺势签署”。

王勇认为,中共与美国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因此美国2020年大选时,“美国两党可能会比拼在中国问题上谁的态度更强硬”。

王勇说,在川普面临弹劾压力下,中美达成协议能够帮助他维持经济上的优势,至少减少大选年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冲击,以此稳定美国农民、广大消费者以及中下层民众对他的支持。

王勇认为,现在是中美双方达成第一阶段协议的窗口期,“川普虽然签署了事关香港的法案,但他的态度还留有余地”。

王勇是中美问题专家,他还身兼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共外交部党校教授、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亚洲开发银行顾问等职务。

川普11月27日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禁止向香港出口防暴装备法案》。

川普在一份总统声明中说:“我签署这些法案是出于对习近平主席、中国人民和香港人民的尊重。颁布这些法案是希望中国和香港的领导人和相关代表,能够友好地解决彼此之间的分歧,从而为所有人带来长期的和平与繁荣。”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专家王勇上述言论表明,中共可能再次出现误判局势的情况。因为中共指望川普对“香港问题留有余地”,但是美中这场新冷战不是以个人意愿为转移的,美国两党已经在遏制中共上达成高度一致。

李林一说,未来如果中共加大打压港人的民主自由,作为民主国家“领头羊”的美国,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届时美中关系如果再出点问题,中共是不是又要撕毁协议?”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