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图书馆当街焚书: 从书运看国运

自新疆政府近日开展了自2017年以来第三次大规模收缴哈萨克文书籍的行动后,12月8日,一篇题为《镇原县图书馆组织开展馆藏出版物清查下架和集中销毁活动》的文章,又在网络间流传。据悉,该文是甘肃省镇原县图书馆在10月23日发布于镇原县政府官网的官方通告,通告称,“为充分发挥图书馆在社会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主阵地作用,近期,镇原县图书馆组织对馆藏资源中社会捐赠的非法出版物、宗教类出版物,特别是对含有倾向性的文章书籍、图片书刊和影像资料等内容进行了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销毁。”通告还称,“经组织清查,镇原县图书馆迅速下架清理出的成人阅览室、地方文献室等涉倾向性书籍65册,并于10月22日上午组织人员集中当场销毁。”有图片显示,焚书现场由两名工作人员在镇原县图书馆门口焚烧,通告称,“本次焚烧活动由镇原县文旅局分管领导亲自到馆督查。” 镇原县图书馆还把烧书活动提升到“强化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的政治高度。目前,镇原县图书馆的这一通告,已被删除,官方回应正在调查此事,但由此引发的关注和热议仍在持续。许多人质疑下一步是否就要“坑儒”,并联想到半世纪前的文革。

无独有偶,10月份,中国教育部发布“关于开展全国中小学图书馆图书审查清理专项行动的通知”,要求清理“非法图书”和“不适宜图书”等,与镇原县图书馆烧书事件发生时机相隔不远。根据教育部的这一通知,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图书,戏说党史、国史、军史的图书,存在违反宗教政策的图书等,都在必须清理的范围内。

政府图书馆焚书是权力对文化的干预

众多网民留言感叹当局下令清查所谓违反《宪法》、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或者侵害各民族风俗的图书。认为当局此举与秦始皇时期的“焚书坑儒”及毛泽东的文革“烧书禁书”有相似之处。(资料图)

众多网民留言感叹当局下令清查所谓违反《宪法》、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或者侵害各民族风俗的图书。认为当局此举与秦始皇时期的“焚书坑儒”及毛泽东的文革“烧书禁书”有相似之处。(资料图) Photo: RFA

中国独立评论人士朱欣欣先生说:

“这次当局清理中小学图书馆以及地方图书馆焚书,是权力对文化的干预,也体现了中国政教合一的体制。所以中国最重要的危机,是教育和文化的危机,会影响几代人。另外,政府下达的指示或者文件缺乏严谨性,有关所谓非法和倾向性标准难把握,而下面的人执行时宁左勿右,像历次运动搞扩大化一样伤及无辜。”

朱欣欣先生说,焚烧书籍也会造成图书馆结构和文化生态的破坏:

“人要了解世界、了解历史,离不开正反两方面的资讯。比如你要批判纳粹,但你对纳粹的历史、言论和所作所为不了解的话,你怎么批判呢?如果大家看不到希特勒《我的奋斗》这本书,怎么能知道他思想的形成和其内心世界?怎么能了解希特勒的邪恶呢?”

任何书籍都有存在的合理性,无论在官方看来是正面教材还是反面教材,不能用一个标准全部毁掉,这是反文化反文明的做法。朱欣欣先生接着说:

“包括文革时出版的那些比较左的小说、文章和报刊,其实都可以留下来做反面教材,对后人有重要作用。因此我反对把书籍按照一定的标准和要求。进行选择性销毁。”

民国有大师 文革无文豪

北大一位著名的教授曾经说过,世界五百年以来重要的发明,与中国人无关,这证明中国文化环境的封闭和科技的衰落。朱欣欣先生说:

“民国时期有鲁迅和胡适这样著名的文化大师,文学艺术家脱颖而出,与民国相对自由的环境有关。1949年之后很多作家写不出东西、艺术家生命枯竭,可见凡是文化封闭、用权利来干预文化教育的时期, 文明一定衰落。”

朱欣欣先生说,特别是文革以来,中外文学艺术受到严重摧残:

“文革时破四旧,烧中外古典文学艺术和经济类书籍,但从后来许多人的回忆录中可以了解到,这些所谓禁书后来对一代年轻人的觉醒和反思文革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些人很多成为各行各业的精英,而许多人都是从读禁书开始最初的觉醒。”

目前政府对图书的管控,也让人想起上个世纪80年代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朱欣欣先生说:

“当时很多书店、图书馆甚至把有关人体美术的书籍,都严格控制起来,买这些书需要开证明。所以在中国,如果体制不稳定、再没有法治,在经济、文化和教育领域,隔几年就会有来回摇摆的现象,一会儿放开、一会儿收紧。”

朱欣欣先生认为,中国要闯过现在被历史学家称为“历史的三峡”的改革转型阶段,会遇到很多挫折,甚至会进一步退两步,出现短暂的逆流和倒退:

“但世界历史的大潮决定了中国不可能再倒退到文革时代,现在中共的做法实际上是一种自杀行为,是一个民族在自己伤害自己的文化、民主和精神,将贻害无穷。”

“焚书开始了,坑儒还远吗?” 

许多人认为,甘肃省镇原县图书馆烧书是现代版的“焚书坑儒” 北京学者荣剑就评论说:“焚书开始了,坑儒还远吗?”

著名历史学家余英时先生2017年12月在自由亚洲电台刊载的“习近平焚书坑儒”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这个新的坑儒,新的焚书,毛泽东己经超过它了。毛觉得秦始皇不行,只坑了四百多人,烧书也没有烧光,他比他厉害得多。没想到毛泽东死了以后几十年又来了一个新的焚书坑儒的秦始皇,现代的秦始皇–习近平。习近平现在在焚书与坑儒两方面都比毛泽东厉害得多。自从他上台以后连胡锦涛时代、江泽明时代的那一点点言论自由都没有了,也没有人敢说不同的话了。”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表示,对中国目前的政治现状,我们可以进行多纬度的比较: 

“首先我们可以把它与2000年前的秦始皇相比,当时秦始皇是独尊儒术、罢黜百家,今天习近平有秦始皇的遗风,就是独尊马列、罢黜百家,有历史的相似性。中国走了两千年,最后还是在这种蒙昧主义下,消灭人类文化遗产和人类灵魂积累,确实令人悲哀。”

从烧书到烧人 古今中外都有

其次,夏明教授说,我们还可以与外国历史进行比较:

“欧洲在中世纪时期,对所谓异端邪说,也有烧书甚至烧人的,比如布鲁诺被烧死,这也是一种焚书坑儒;在纳粹德国时期,同样有烧书和烧人。”

而在中共建政后邪恶的70年里,从镇压反革命到镇压一贯道,就已经在焚书和坑儒。夏明教授说,当时有许多人被枪决,一贯道教义书籍等也被焚烧:

“后来的反右和文革,也有很多知识分子被消灭,比如老舍自杀,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小提琴家、留美音乐博士路鸿恩被枪决,中共建国70年来焚书坑儒没有断过。”

习近平延续周永康的维稳和薄熙来的极左路线

1979年底邓小平开始改革开放,到1989年这段时间,是中国能够允许思想存在和出版各种书籍的十年。今天在习近平治下,中国又走到了焚书和坑儒。夏明教授说:

“其实,周永康在台上实施的维稳体系,已经开始焚书坑儒。目前在美国的经济学者何清涟和作家余杰,当时在国内都曾经受到死亡威胁。此外,律师滕彪和知名公共知识分子徐友渔等人后来写了一本书叫遭遇警察,他们在书中也提到受到来自国保的死亡威胁。今天高智晟律师仍然失踪,就因为他为法轮功辩护。而刘晓波被长期监禁,最后病死在监狱。据中国民主党一位早期建党人士说,他曾与刘晓波被关在同一个监狱,刘晓波的肝癌与狱中犯人吃大量含有黄曲霉的发霉食物有关,是被肝癌而死,当然还有更多默默无闻而消失的异议人士。”

夏明教授说,习近平继承了周永康的维稳体制,而且习近平与薄熙来是意识形态上的一对孪生兄弟:

“虽然薄熙来被投入大牢,但习近平继承了薄熙来的极左路线,就是原教旨主义的毛的路线,所以习近平走的是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习近平今天确实把中国历史带到一个非常黑暗的年代,也就是当下21世纪中国的焚书坑儒。”

世人皆知:中共表面一套、暗里一套、对外一套、对内一套

2019年7月24日,美国前国防政策顾问白邦瑞访台出席“2018亚太安全对话”论坛。(夏小华摄)

2019年7月24日,美国前国防政策顾问白邦瑞访台出席“2018亚太安全对话”论坛。(夏小华摄)

美国一位老牌间谍出了一本书,写下了自己间谍生涯中犯错、被忽悠的历史,这本书就是《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作者迈克尔·皮尔斯伯里,中文名字叫白邦瑞。夏明教授说,在这本书里,白邦瑞分析了中国领导人表面上说一套、暗地里做一套、对外讲一套、对老百姓行一套的做法,这种虚伪在全世界逐渐被揭露,尤其是在美国。此外, 还有美国记者詹姆斯-曼写的《中国幻想》一书,以及不久前美国众议院前议长金里奇出版的《特朗普挑战中国》一书,都系统分析和揭露了中共虚伪的两面性和邪恶:

“所以中共为了继续欺骗老百姓,就必须要洗脑,而要洗脑就要控制信息源,而且一定是官方单一性的控制,对任何有利于其统治和愚昧人民的东西就发布出去,否则就清理掉。”

中共对老百姓进行洗脑和圈养

其实,夏明教授说,中国政府现在做的很多事情,就是在对老百姓进行有意识的“圈养”,就像动物一样,饲养的食物全是经过炮制和毒化的食品,从思想上对老百姓进行阉割和驯服:

“中共这样做的目的,一是展示他们以前还能在经济上给老百姓提供好处来赢得老百姓的拥护,至少是容忍;而今天中共手中发糖的能力越来越弱,给老百姓的实惠也越来越少,老百姓钱袋越来越变空,对未来越发恐慌。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就一定要从精神上进行控制,而且通过条件反射对人进行生物上的某种洗脑。而这与社会进化和基因有关,当我们把人放在一个可以控制的社会环境里,人会变得越来越愚昧、偏狭和没有自信,丧失想象力、创造力和批判精神,而这是中共正在做的。”

夏明教授说,法国作家福柯在讨论权力与知识的关系时揭示,当权力通过对人进行政治生物学的控制时,会深入到人的肉体、大脑、甚至细胞:

“比如生物学家通过控制肠道细菌,来调节人的行为模式。而中共把生物学的控制用到邪恶的方向,即去除人的人性。而人性就是创造力,就是不可预期的即兴发挥,就是有追求自由的天性和反叛精神。所以中共今天在无计可施、从物质手段上越来越无法控制人民的时候,就对人民采取蒙昧手段,控制人们的精神、意识和思想。”

而这也证明了为什么海外媒体和中国异议人士的言行受到中共五毛的围攻和诋毁:

“比如中共说我们在海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价值,但他们为什么又要花这么多的力气来攻击我们?因为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一切让他们恐惧,以至于中共还要把80年代的东西进行收集和销毁。 而这正显示了中共政权的脆弱,一个思想都会让他们颤抖。所以我们在海外的异议人士应该认识到,被中共噤声从反面来看是历史给我们的褒奖,我相信在这个历史大变革时期,我们可以发挥更多作用。”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