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和英:探望“六四天网”黄琦和黄妈妈

网站先驱“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于2019年7月29日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黄琦被抓捕后我才知道他就是“六四天网”的负责人,自此我就开始关注他和黄妈妈。这源于08年我被当地劳教一年,年仅14岁女儿无人照顾被迫辍学一年,去北京为我喊冤。她曾在最无助最恐惧中得到了“六四天网”的帮助。

为了回报黄琦的“滴水之恩”,这次旅游来到成都,我得去探望黄琦和黄妈妈。

2019年11月29日,知道黄琦羁押在绵阳看守所,但黄妈妈在成都,好不容易打听到黄妈妈的地址和两个手机号。打电话其中一个一直关机,另一个号有时打通后只响一声就转为“漏话提醒”,打几十个都无法正常通话。只好直接登门拜访。传闻黄妈妈有好多“保镖”看护。          我随着小区里人通过几道门后终于来到了位于仁和春天 小区44栋3单元1037号门口时,发现门上只有欠水电费的条子,家中没人。          

后经多方寻找,无果。

12月1日上午到绵阳,下午到了看守所被告知,今天休息,明天再来。我问屋内警察给里面的人存钱需要什么证件或证明吗?答只要知道里面人的出生日期就行,免得弄错。

2日上午九点多再次来到看守所,里面存钱送衣物的人不少,前面存钱的人都很顺利,到了我说给1101监室的黄琦存钱时,里面办公的女辅警马上问我是给内江的黄琦吗?我回答是。她马上说打电话请示,拿起手机边打边往里面去了,回来后告诉我她还得和所长请示。等她再次回来时告诉我说只有直系亲属才能存钱,朋友不行。她又说黄琦的妈妈一直有给黄琦存钱。我赶紧追问一句:“他妈妈最近有存钱吗?”她说是的。         这时我身后的女人自言自语到:“那咋办,我也是来给朋友存钱的?”我让开后就坐到后面的椅子上等看情况。见她很顺利的在办理,她却总担忧的回头看我,见此我就出去了。          

我在外面等了二三十分钟,进去过两次,看清里面那个女辅警的警号是JF011016,也从未听她询问办理人与收钱人是什么关系。我也曾向存钱出来后的两个人询问,一个人确实是家属,但他说只要身份证和里面人的名字报出就行了,其他的没问。另一个人说:“我就是来给朋友存钱的,她什么都不问,你去吧,可以给朋友存钱的。”          

等我确定后再次回到窗口,问她为什么别人可以给朋友存钱?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她有些恼羞成怒的回我,她每个人都问的,他们看守所有规定朋友是不可以存钱的(这规定是她今天请示所长后才知道的?)这时轮到一个男的存钱,辅警女问他和里面的人是什么关系?他艰难的回答说是远亲,辅警女有点无奈的把他的身份证送出窗口说,远亲不行。我赶紧对辅警女说:“行了行了,你给他办吧,别难为他了。”说完我转身毫不停留的离开看守所大门。          

等我转到无人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个不停,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为了一个未曾谋面的人流泪,悲愤之情无语言表。黄琦与我的长兄同龄,判刑12年!据悉他身体不好,他是否还能挨过这剩下九年的牢狱之苦?他妈妈已85高龄。。。

这次来见不到黄妈妈,更见不到黄琦,连存点钱以水分子之情回报他的大恩我都做不到。。。          

回到住处就给黄琦写了一封信和一张明信片,当日寄出。

估计信和明信片他也难收到,我只能祈求上帝保守黄琦赐福与他。期盼他早日能健康平安的出来,到时我定会再来请他喝杯热茶,让他能感到一丝温暖;更祈愿黄妈妈身体朗健,等到黄琦回家与她团聚!

王和英 2019年12月3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黄琦.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