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6年「全民脱贫」失败 各地干部造假中宣部掩饰真相

被中纪委通报的刘乡,在一次贫困户走访中。她的做法,也被指仅仅时官场常态。(莲花县官方发布 / 2017年3月)

被中纪委通报的刘乡,在一次贫困户走访中。她的做法,也被指仅仅时官场常态。(莲花县官方发布 / 2017年3月)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收买民心曾提出「2020年全民脱贫」的「政纲」但现在2020年将至,许多地方干部无法做到要求因为恐惧遭到上级问责大批地方干部纷纷演戏造假,而中宣部则报喜不报忧大量基层民众处境恶化的资讯一律不准报道。

在距中共中央、特别是习近平所宣称的要在2020年「全面脱贫」期限只剩下20多天之际,中央纪委监察官网本月初发布通报,对原江西莲花县委书记刘乡弄虚作假应对扶贫检查一事进行披露。

通报称刘乡公开在会上总结了4条迎检「过关诀窍」,即人为控制抽检比例、提前规划迎检路线、电话查访确保百分百满意率、配齐旧用品避免「穿绷」等。刘乡又耗资153万馀元为贫困户购买旧的生活用品。刘乡因此受到党内严重警告、政务降级处分。

本台记者联络了莲花县扶贫办:但该办官员称,刘乡已经调离莲花县,但具体去向以及莲花县的扶贫状况,她都拒绝回答。

严重的毒品和爱滋病问题,是凉山少数民族地区贫困民众最大的困境。迄今为止官方对此更多的是以资讯封锁来维护官方的形象。(四川疾控性病与爱滋病所发布 / 2017年11月)

严重的毒品和爱滋病问题,是凉山少数民族地区贫困民众最大的困境。迄今为止官方对此更多的是以资讯封锁来维护官方的形象。(四川疾控性病与爱滋病所发布 / 2017年11月)

而来自甘肃马先生明确指出,刘乡的做法,只是所有地方政府共同的做法,中国政府鼓吹和6年的所谓精准扶贫,绝大多地区根本没有带来甚么实质性的变化,相反,大量下乡扶贫的工作人员确实非常辛苦,因为他们必须填写大量的表格上报。

这个说法很快得到了应证。尽管中纪委刚发布了通报,一份来自四川达州体制内的迎检消息就显示,当地官员们将上级检查人员的做法,被快速传给相关人士,比如他们会检查吃(包括:油、盐、米、肉、蛋、菜)穿(过冬的棉衣)盖(床以上的被盖)。要求装米必须用米缸或盒子必须在合适的位置,包括家电,衣柜内外、厨房、厕所等都会被照相。

而官方人员被要求,扶贫人员需要严格对照检查标准,不得马虎。

而来自汕头市区的郎先生指出,由被抽检的对象和官员联手演戏应付检查是常态。即便是汕头这样的东部发达地区,因经济下行,当地更多人陷入困境。像他这样常年有病的城市贫民,得不到低保,更无人关注。一家两人只有未成年的女儿有400元低保生活津贴。

郎先生说:我是在城市里的,我是常年生病的人,去找工作人家都不要。我现在没工作的,但是,我低保也没有,我女儿一个月有400多块钱(低保)。我身边嘛,很多人现在都下岗了,我们这边工业区很多工厂都关掉了,就他们说啊,要甚么达到小康水准啊,然后甚么上级的人来检查,然后他们就会给他们发衣服啊,给他们打扫乾净啊,让他们演这场戏嘛,所以他们的宣传实际上都是演戏的。

除了大批农村和城市贫困人口之外,还有一批因政府拆迁、迫害等而迅速跌落贫穷线之下的基层民众,则一直被官方禁止提及。

山东临沂兰山区七里沟村强拆维权人士王一雯指出,政府大范围强拆开始后,原来村民们有的福利都渐渐消失,失去土地的村民,很多也失去了经济来源。像他们这种拒绝妥协的人,不但得不到扶贫帮助,甚至连基本的生存条件都被剥夺,也不允许媒体报道他们的处境。而且这样的情况很多。

王一雯说:我们拆迁已经接近5年了,这5年我们都是没有工作的,他们不让我们干。你想我弟弟的这个病花了接近80万,全是问我舅舅、我姨凑的。村里、办事处里任何救济都没有的,村里发点油、面,一个月一个人也就几十块钱吧。还有煤气票三年没有给发了。我们村总共是4000多口人,百分之8、90的我觉得都达不到吧。小康水准一个家庭的收入应该是30万左右啊,我们连3万也达不到呀。

同为七里沟村村民的郑女士也证实了这个说法。她表示,自己家族中40多口人,都因为官方强拆而陷入困境。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国务院扶贫办,但该机构的公开电话称已过服务时间。

中国社会因地域差异和缺乏公平的分配及调节机制,至少有两亿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2015年11月习近平在中央扶贫工作会议上公开宣称,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

三年后的2018年春节,尽管全国性的经济下滑已成定局,习近平在新年致辞在此提及2020年消灭绝对贫困人口。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