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磊(程渊妻):恐怖的7月22日

恐怖的7月22日  施明磊

我是程渊的妻子,我们家住在深圳。7月22日早晨8点半,是一个周一,我像往常一样,欢欢喜喜要去公司上班。

万万没想到,我刚一打开门,发现有人藏在我家门口的消防通道,我大叫一声,脑子瞬间闪过被“抢劫”了!

他们冲进来,我被迫后退摔倒在地上。他们把我拉起来,我惊魂未定,说了一句:“吓死我了!!!”

又有一些人冲到里面的屋子找程渊,便衣和穿制服的都有。我的女儿正和程渊躺在床上。

6,7个人押送我去幼儿园,有3个女的紧紧的跟着我,后面还跟着三四个人拍摄。

幼儿园的老师们和孩子们在天台上做操,把孩子交给老师后,我问那个女的,下午接孩子怎么办?这个女国安挎着一个LV包包,长的很漂亮,说她来接。孩子的老师立刻说不可以。那个女的凶狠的说:“等会儿再说!”然后她要了老师号码。老师吓得手抖。

回到家中就给我戴上手铐,程渊也被戴上手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很多人在搜查,搜完以后,他们把程渊带走了,我追问他们要带去哪,说晚一点再告诉我。临走,让程渊带了衣服,我心里一紧,可能是要去外地了。随后给我戴上黑头套,把我带到了街道办事处,在一间屋子里开始审讯。我说我不是犯罪分子,为什么要给我戴手铐和黑头套,我邻居们看到会怎么想。

从7月22日9:43分开始,审讯到7月23日凌晨3点左右。凌晨4点,他们放我出来。

他们给我开了一个宾馆房间,我睡觉到早上9点。

审讯期间,他们对我宣告了程渊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已经被拘捕,凌晨2点多已经抵达长沙国家安全局拘留所。

7月23日下午3点,长沙国家安全局的办案人员再次来我家,下午5点半对我宣布: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监视居住。并要求我把日期回签到凌晨2点多。

我突然变成了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我有自己的工作,我甚至都不关心政治,我下班回家就是带孩子。而且审问我的时候,没有一句话是问我怎样“颠覆”的,都是问程渊的事。程渊的工作内容我也不清楚。现在,竟然我变成“涉嫌颠覆”被监视居住了。

我的手机、工作电脑、身份证、护照、驾照、社保卡、公积金卡,银行卡,全部被扣押。导致我无法顺利出行,也无法正常工作。

在22号夜里审问我时,让我回家写承诺书。让我保证:不能对媒体发声。

7月24日上午11点,深圳国家安全局的人受长沙之托,来我家取承诺书和个人自述。

我的三岁半的女儿受了惊吓,7月22日下午我在接受审讯,不能接她回家,没有亲人可以委托,只好委托我们教会的师母帮我接。师母接到后孩子在他们家睡了一晚上,师母第二天跟我说孩子晚上一直抽搐和讲梦话。第二天我去接她放学,她几乎说不出话来,声音非常微弱。这几天孩子每天出门进门都问我:为什么我早上起来出门被吓了一跳,冲进来的人都谁?

孩子现在每天都吵着要跟爸爸视频,并且同我一起为爸爸祷告,为我祷告。

孩子三岁半,懂事了,也记事了。这次恐怖的经历,伤害了孩子幼小的心灵。我万万没有想到,孩子会成为国家安全局办案时的筹码。

22号夜里,审讯到晚上十二点多,他们认为我不老实交代问题,那个漂亮的女国安就威胁我:如果你不配合,就把你女儿带过来一起审!

我心中一紧,很怕他们去带孩子过来,可是我又的确不知道他们问的问题。我说我该回答的都已经回答完毕,你们不可以拿孩子来要挟我! 我是基督徒,有上帝与我同在,才让我能在这样恐怖的事件中平静安稳。不受辖制。我相信我的先生程渊,他好怜悯,喜爱公义,追求社会公平正义,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至于我,更是莫须有的罪名!

公民推荐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