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元朗再爆示威:警方首发反对通知,迅速释放催泪弹

警方在元朗释放催泪弹
Image caption下午5点20分左右,警方释放催泪弹。

香港民阵早前发起“光复元朗”游行活动,但警方周四以“公共安全”为由,发出反对通知书。意味着警方可以直接拘捕游行人士,并以非法集会的罪名控告。但周六(7月27日)下午,仍有大批市民在元朗主要街道游行。下午五点后,元朗多个地方爆发警民冲突,警方多次释放催泪弹驱散示威者。

这是香港自6月初爆发反《逃犯条例》修订游行示威以来,香港警方首次对游行示威申请发出反对通知。

下午五点左右,警方举起黑旗,警告市民离开。十几分钟后,警方在元朗大马路警署、南边围村和西边围村等地释放多枚催泪弹,同时将防线由西向东一路推进。现场仍有大批市民聚集。有示威者拿木板当盾牌,向警察投掷瓶子、雨伞等物品。五点半左右,现场发现有示威者受伤。

下午六点左右,在元朗大马路,有穿黑衫、戴头盔的示威者用垃圾桶、路牌、巴士站牌筑起防线,警方在几十米外手持盾牌。西边围附近,警方出示橙旗和黑旗警告,释放催泪弹。六点五十左右,警方退入村内,举起红旗警告示威者,随时可能开枪。

多架消防车和救护车陆续进入元朗地区戒备。警方此前呼吁市民向元朗西铁站离开。

香港示威者
Image caption有示威者接受急救。

上周日,一批手持棍棒、身着白衣的人进入元朗西铁站,袭击市民和游行回来的示威者,造成数十人受伤。但警方未能派遣足够警力到场维持秩序。部分暴力袭击者被认为有黑社会背景。事件遭致公众质疑香港警方无能力保护市民。

周六下午,游行队伍中的元朗居民梁先生对BBC中文表示,上周袭击发生前,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家园这么不安全,警察任由白衣人打市民。他认为警方已失去信任,就算禁止游行,大批市民依然会上街。

“这么多人上街,警察抓不了所有人。”梁先生说。

警方释放催泪弹
Image caption下午5点20分左右,警方释放催泪弹。
。
Image caption示威开始前的元朗街道。

周六下午二时开始,元朗一带已有数以千计穿着黑衣的示威者。据BBC中文记者现场观察,带口罩的人比之前游行更多。队伍中也有少数老人和小孩。

下午三点前,在元朗西铁站内,有大批穿黑衫、戴口罩的市民聚集。有市民在站内墙上粘贴纸片,写上诉求,制成临时“连侬墙”。有人在站内高喊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站内拥挤,行走速度缓慢。

西铁站附近的大部分商铺已经关门,有业主在店铺门口用胶水加固路面砖头。下午继续营业的商店业主王女士对BBC中文说,下午四时会关门,加入人群。

“元朗打人导致我们无生意做,问题在于警察和白衣人合作,令这座城市不安全。我之前因开店没有机会到其他地方游行,今次我要上街,要求政府正视问题。”

元朗警署
Image caption周六下午四点左右,元朗警署外架起水马,但被示威者贴上指责警察的标语。
。
Image caption一辆警车被示威者喷漆。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周五在出席香港本地电台时表示,新界西元朗医院已经增加医护人员和床位,以应对可能出现的伤员。

下午三点,人群开始向元朗大马路的方向行进,沿途高喊“香港人加油”、“警察知法犯法”等口号。有人举起印有“免于恐惧”、“元朗自强”、“爱护城乡”等字句的牌子。队伍中也有人携带竹棍和长伞。

香港警察
Image caption下午五点左右,有警察在南边围村附近戒备。
元朗示威者
Image caption元朗示威者的自制盾牌

游行队伍中的陈先生对BBC中文表示,过往多次游行都一家大小出席,但知道元朗随时可能再有冲突,今次不敢带同家人来,但他坚持就算警方不批准也要上街。他说,“警方禁止市民上街是不合理,始终有数以万计的人是和平游行,连这样都不准只会令更多人觉得要违法升级。”

下午三点半左右,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到达朗屏站。他称自己并非参与游行活动,而是以观察员的身份到来。他对记者表示,支持学生和平表达意见,但反对任何暴力。

兼任岭南大学校董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因被质疑与暴力打人的白衣人有关,而被大学学生及校友要求辞职。郑国汉表示,校董会没有权利撤销政府指定的官员,但已将学生、校友、以及学校职员的意见传达给教育局。

转自:BBC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