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为何放缓

持续放缓的中国经济增速在进入今年第二个季度时,降至近30年来的最低水平。而这期间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僵局,美国对中国进口产品大范围调升关税,贸易战对经济的伤害开始显现。

贸易战并非只会影响中国经济的增长,而是会拖累全球经济增长前景。请同时参阅:

世贸组织称美中贸易战致贸易壁垒激增拖累全球经济

但美中贸易紧张加剧,并不是造成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首要原因。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本周在福克斯商业台节目中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和美国的贸易战,另一方面则应归因于其内部问题。

库德洛说:“我认为中国已经受伤……我们已经谈论过很多有关特朗普总统对中国加重关税所造成的经济负担。”

而美方在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中所坚持的一个要点就是要求北京对经济进行结构性的改革,包括营造对所有公司一视同仁的公平竞争环境,以及改变它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做法。

经济分析机构凯投宏观的资深中国经济分析师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说,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数字反映出的是疲弱的制造业活动、疲软的出口,以及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支出略有下降。

埃文斯-普里查德说:“我认为其中很大程度上是周期性的,很大程度上和全球经济放缓相关。”

埃文斯-普里查德说,除了这些北京无力控制的因素,关税给增长造成进一步的拖累。

埃文斯-普里查德说,中国经济中的结构性拖累持续表现为生产力下降,政府越来越难向正确的产业部门进行资源配置。不过,他说这样的问题是属于逐渐拖累经济的中期性问题,而过去一年中导致增速下降的大多数是周期性的问题。

IHS Markit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拉吉夫·比斯瓦斯(Rajiv Biswas)强调了中国增长转型和结构性问题导致的增长放缓。他说,在对一个国家的增长做预期时,他们会计入劳动力、资本和生产率等要素。

比斯瓦斯说,中国人口在走向老龄化时,劳动力的数量将会面临不足。在生产率方面,他说:“30年前,你投入1百万美元修路建厂,生产率会有很大的提高……而如今你投入1百万美元修路,已经不会有很大改变。”

比斯瓦斯说,现在中国的薪资已经到了中等收入国家水平,和亚洲许多其他国家比较,已经不便宜。他说:“所以,这就是中国在另一方面,也就是在低劳力制造业领域的竞争力已经改变了。”

比斯瓦斯说,在结构性因素之外,关税仍有可能影响经济增速。他说,美国目前还没有计划对其余价值约3,25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关税,因此,“那将会是美国可能采取措施的领域,也会导致减速。所以说,除了结构性因素,还有近期的因素。”

比斯瓦斯说,即便增长减速到今年二季度6.2%的增长速度,也仍是不错的增长数字。

但外界对中国的官方数据存在很多疑问,对其中的水分有多少也看法不一。凯投宏观用自己的一套方法,通过对中国经济活动的统计推算出增涨率。该机构发布的中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长率也在减低,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为5.2%,比官方发布的6.2%的增幅更低。

如果依据非官方发布的数字,中国经济增长就并没有那么乐观了。华尔街日报专栏作者叶伟平(Greg Ip)以日本、台湾和韩国的增长与中国相比,说它们都是经过数十年的经济腾飞,分别于1970年代初、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达到中等收入水平,经济增长才慢了下来。叶伟平认为,中国经济增长趋缓比起其他国家要更早。

叶伟平认为,从数据可以看出,美中贸易战实际上只是更严重的乏力症的一个症状而已。他认为中国以国家推动的增长模式已经熄火了。

过去30年,中共前所未有地将更多的经济部门开放给私人企业、贸易、外国投资和市场力。但中共也从来没有放弃其对社会主义的承诺。叶伟平说,多伦多大学教授白若文(Loren Brandt)曾说中共自从2000年代中期就开始收紧对一些他们所认为具有军事和经济战略意义的产业门类的控制,例如电讯业。叶伟平说,一些中国官员“真的相信一个居于主导地位的国有部门,才是中国具有全球和战略重要作用所必须的。”

近年来,中国的私营企业进入一个艰难时期。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在一篇评论中写道,2013年,即习近平主席掌权后不久,流向私营公司的银行信贷就崩塌了。他说,私人公司得到的部分补偿是转向影子银行,但2017年开始的去杠杆行动削减了这些监管不足的机构的借贷。而私营企业增长因此也慢于国营企业,继而浇灭了中国的增长。当影子银行要求还贷时,许多私营上市公司只有一条路: 走,就是出售公司股权。很多情况下,国营企业成为大股东后,将这些公司国有化。此外,大量非上市公司则退场,或宣布破产。

习近平在2018年11月的讲话中称赞民营企业家对中国的增长所做的贡献,意在安抚私营企业家,并承诺改善他们获得信贷的渠道。但那以后,中国的私营部门的增长相较国有企业仍然步履缓慢。

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学家埃文斯-普里查德说,信贷实力扩大了,但总体上投资者、银行和债权人对私有企业更为担心。他说,政府做出一些改进,却面对来自银行等市场力量的抵触。

埃文斯-普里查德说:“我认为,更为关键的是,他们没有解决潜在的问题,就是国有企业为什么受欢迎的原因,因为他们有国家支持和撑腰。”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中国经济专家拉迪在6月的一篇评论中写道:尽管习近平主席和金融部门的官员们声明说将会增加对私营企业的信贷流,但看不出来有什么改变。他说,这样中国增长将面临进一步放缓的风险。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