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伯阳律师被刑拘 公安违法成习惯

@杨兴权律师:【常伯阳律师被刑拘】已确认:今日凌晨零点四十分,常伯阳律师夫人接电话通知,常律师被刑拘。请大家关注!

@律师赵永林:【辩护权被剥夺,周泽律师在江西高院门前举牌抗议】门口挂法院牌子的,不一定都是法院,关键要看里面有没有公平正义。江西高院,你们知道什么叫法院吗?

@李方平律师:【郑州三看刁难律师会见常伯阳、姬来松】今天上午,张俊杰、蔺其磊、马连顺、王磊四律师在郑州三看要求会见常伯阳、姬来松,三看警员以需和办案单位联系为由拒绝,找所长,不在,找政委,找驻所检察室,尚未解决依法行政问题…

@刘士辉: 我被刑拘,刚进派出所的时候,眼镜就被下了”我的近视达500度,没有眼镜,一片模糊。他们知道绑架、密捕、刑拘等做法阴损腌臜下三烂,见不得光,示不得人,所以抢走我眼镜,让我看不清那一张张罪恶的嘴脸。直到出拘留所,特务才把眼镜还给我,期间13天时间,都在馄饨中度过。

@刘士辉:被押解到内蒙老家已经两三天,被软禁在一家小宾馆。现在依然没有开始治疗,右手麻木依旧。我要求去北京等外地治疗,当地国保不允许,称来自魔都的指令不许我出去,最起码要六四后。他们要我在赤峰本地治疗,我觉得我自己花钱治病,有选择在哪里治病的自由。赤峰医院太差,以往曾经白花钱,还治不了病。我给他们承诺:我就是治病,绝不会涉及其他,我也不愿意碰到治病期间被骚扰破坏的情况。就这样僵持了两三天。身份证自从被抓就被上海匪特抢了,美其名曰替我“保管”。但是刑拘释放出浦东一看,他们也不还给我,而是转交给当地国保,加之被暴力绑架到浦东机场,我根本没有讨要的余地。本地国保声称上飞机给我、到内蒙给我,但是缕缕食言,至今回来多日也不给我。我的身份证成了他们手中的牛鼻子,被他们任意牵来牵去,我则动弹不得,寸步难行。

@朱孝顶:上午郑州张俊杰、王磊、张锦宏、马连顺,北京蔺其磊、朱孝顶都到了郑州三看。贾灵敏正被郑州市局提审,我和蔺律正在等候会见。看守所讯问管理室贴出了余世文、石玉、常伯阳、姬来松等9人名单,据说成立了专案组。民警发现我们在看那名单后立刻撕掉了,蔺律和张俊杰都说没看到方言。

@李英之:北京严伯钧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拘押北京第一看守所已数日,今天其妻前往送衣物和存钱。严曾积极参与去年北京街头的官员财产公示举牌。

@徐彩虹:刚才到一看给颜伯钧存钱,警察说没有这个人,又让查曾用名颜克分才说有这人,经过一番身份盘查,何斌以表弟给表哥存钱的名义存入500元,并被告知下次一定要直系亲属亲自来才能存钱物。在门口拍张照也被保安追着叫删掉。现在回家途中,图片手机发不出去。

@刘士辉  律师: 刚接到电话:吴魁明律师和老婆孩子以及岳父岳母等亲人准备去印尼旅游,结果居然在广州白云机场被边检拦截。现在正在交涉机票的退票事宜。航空公司不给退,称让找旅行社解决。这个也拦,那个也截,回到大清国锁上关岂不是更省事?

@贾榀6:广州王爱忠今天被十几个国宝和警察带走做笔录,但现在还没有消息,刚刚打他电话响了十几秒被挂断,请大家关注,王爱忠电话18620095515

@蔺其磊律师:[郑州第三看守所又见荒唐]5月29日上午我和朱孝顶律师到郑州三看会见贾灵敏,办好手续进入监区,见警察提审贾,等到十二点还在提审,和警察约好下午见!下午到所被武警拒绝“所长刚才说不让你们二位进,你们去找所长”但去办公楼找所长和相关人员均推脱!检察室高主任也不解决!郑州公安违法成习惯!

@王江松:【沃尔玛在华劳工政策】先是不准工人成立工会,之后是全力控制和利用工会,打击和清除工人积极分子:王时树2012年征集70多名个员工签名要求集体谈判,被违法解雇;王雅芳争取再次做工会委员,被违法解雇;征集了70多名员工签名支持竞选工会委员的徐小红刚刚被解雇。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