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作人访谈录:坦诚而无悔的人生

编者:谭作人自90年代初就开始做环保,但马上让大家与这个名字联系起来的一定是5.12公民独立调查,他为此付出了5年自由的生命,刑満出狱后,依然一如既往地坚持,十年过去了,他的生命与5.12紧密相连,直到现在,提起5.12那些死难的学生和依旧在维权的路上苦苦挣扎的学生家长们,他还是忍不住神伤。

通过对谭作人先生的访谈,从中,我们了解到他生命的轨迹,六四事件,改变了谭作人先生的一生,正是经历了六四的那个夜晚,才有了他此后更加坦诚而无悔的人生。以下是对谭作人先生的访谈。

图片来自于本网的视频访谈

问:谭老师您好,我们知道您在追求公义的路上坚持了很多年,曾为5.12大地震中受难的孩子们做了5年的牢,我们想把这些历史点滴的瞬间让更多的人知道,也想把我们的先行者或者我们称之为英雄的这些人记录下来,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历史。我们想知道您最初萌生这样的想法是在什么时候,这些想法是怎么产生的。

谭(谭作人,以下简称谭):对不起,我先纠正一下,我不太认同英雄观念的,我个人可能是个英雄主义者,但是我不太认同英雄,我觉得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做公共的事情,严格来讲是从做环保开始的。90年代在可可西里做保护站,还有由江泽民题词的“长江源环保纪念碑”,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后来一系列的在环境保护方面做的多一点。5.12的事情那是后来的事情,那也是逻辑上的一个必然结果。动机上讲,我曾经也聊到过,就是觉得我们现在的社会发展,前面30年到后来改革开放让人不可接受到不可忍受的东西越来越多,我这个人可能是忍性太差,忍不了了。做为一个人来讲,不能这样过下去,如果这样过下去的话,不管你多成功,有多大名气,但是从我自己的认知,那不是一个人该做的,不是一个人应该走的道路,所以后来所做的事情,顺其自然的就会走到那样的情况去。

问:谢谢。那您是怎么看待制度与人的关系的?

谭:这是一个好问题。制度和人的关系其实说复杂是非常复杂,一万个人会有一万个答案。但我看非常简单,好的制度跟人没什么关系,因为好的制度是为人设计的,坏的制度和人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人活着就是要改变这个坏的制度。

问:如果您想对某个人毫无保留地说出心里话,这个人会是谁?

谭:那应该是我的太太嘛。

问:您的梦想与现状有什么差距?

谭:梦想与现状的差距很大。因为我们现在不是一个文明国家,我们是一个前现代的国家,而且继续在往反现代化的方向去走,那个差距会越来越大。

问: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您现在的生活,您会选择什么样的词?

谭:我的生活还是很满意的,因为我做了自己想做的事。

问:您最遗憾没能实现的愿望是什么?

谭:我个人没有多少太遗憾的东西,但是这个社会应该遗憾的事情太多太多。

问:您最难忘的记忆是什么?

谭:还是我89年参加天安门广场运动,那一个晚上,改变了我的整个一生。(谭先生面色凝重,时光似乎回到了29年前的那个夜晚)

问:您最痛苦的感受是什么?

谭:最痛苦的是看着别人受苦。(此时的谭先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问:您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谭:有啊,后悔的事情太多了。目前来讲,就是没有给5.12受难孩子们的家长伸到冤,10年了,他们还在痛苦中挣扎,而且他们的权利还继续不断地受到剥夺,他们成为二次受害者,他们的个人权利继续被剥夺,是二次伤害的受害者。

问:哪件事对您的生活或者是命运产生过重要的影响?

谭:一个是89年。80年代那时候人们普遍投入社会性的各种推动国家进步的活动,那是一个满怀希望的时代,应该讲80年代的解放思想,这件事还是很重要的。

问:您做出过的最重要的决定是什么?

谭:最重要的或者说最困难的决定就是为5.12死难学生家长搞公民独立调查,我犹豫了有大半年的时间。因为根据经验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做这件事会有严重的后果,但我终于决定还是要做。

问:您对谁最怀感激之情?

谭:要感谢的人太多了,特别是5.12调查后我坐牢期间,为我呼吁的艾晓明老师、肖雪慧老师、冉云飞,等等,太多的朋友,他们都是在无私又无畏地在帮助我。

问:您最敬佩的人是谁?

谭:我很敬佩肖雪慧,她的人品人格在我的心中始终是我学习的标杆。

问:如果您失去了自由无法与外界联系,这时您最担心什么,您希望别人为您做什么?

谭:从个人的角度来讲,这个时候我最担心的就是我的家庭,太太、女儿的安全问题,因为我自己已经在安全的境地了,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如果我失去了自由,我希望不要有人再为着我再进去。

问:如果您说一句话全世界都会知道,您想说什么?

谭:我从来最推崇的最高价值就是良知和勇气。

问:如果所有人都服从您,您会让他们做什么?

谭:我会让他们大家过好自己的日子。

问:如果能实现的话,您愿意从头开始过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吗?

谭:应该不会。

问:如果能重返生命的某一刻,您愿意回到哪个时间点?

谭:回到80年代,那个时代很幸福,80年代我们真的是自由主义者,有追求有希望。

问:如果能改变过去的某件事,您最想改变什么?

谭:从我个人来讲,没有什么好遗憾的。国家的层面那遗憾就太多了。中国老是从最好的出发点得到一个最坏的结果。整个国家都是,所以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问:您认为完美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

谭:真正的完美是不存在的,相对遗憾少一点的就是现代国家的所有的人,忙自己的事,国家制度已经建设好了,不需要我们再太多的去操心。

问:您最满意自己的哪一点?您最想改变自己的哪一点?

谭:最满意自己的是坦率,最想改变的也许就是有的时候太坦率,过于坦率。

问:别人评价您时最常用的词语是什么,和您的自我评价一致吗?

谭:应该差不多,成都话叫“耿直”吧。

问:有没有什么事情您一直在努力却毫无效果?

谭:有很多,比如说环保,但是我尽到了自己该做的,而且还小有成就感。

问:有没有您想做但却一直没做的事?

谭:写作。

问:对于我们现在面临的社会问题,您有没有解决的方案?如果有您希望如何去实施?

谭:社会问题分为两层。一个是天花板的问题,一个是政治设计的问题。我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资格,但是守住一个底线也就是说有天花板必须要有地板,我始终做的就是地板这方面的,也就是说不让我们的社会变成沼泽地,我做到自己哪怕是一块垫脚石也行,整个社会应该有底线。

问:您认为最令人心悦诚服的品格是什么?

谭:还是一种坦诚吧,真诚和勇敢。

问:您相信命运吗?

谭:泛泛地讲,80年代流行一本小说《教父》中的主人公柯里昂讲过一句话,一个人只有一种命运。那么我所遭遇的一切也就是我的命运,可以说我相信命运。

问:您与您最重要的人之间有哪些明显的不同点?

谭:也许我更加坦率更加直接。

问:您知道对您非常信任的人希望您为他(她)做什么吗?

谭:可能更多的是别人在为我担心,为我的安全这些比较多,我希望他们不要有太多的这种顾虑。

问:您是如何处理与家人的矛盾或冲突的?

谭:不处理,没有去刻意地怎么样,但是我比较喜欢在家里的情况下回避,回避问题,不去争论。

问:您最近一次哭泣是在什么时候?

谭:为5.12采访的时候有过,就是在今年。

问:您得到的最热烈的掌声是因为什么?

谭:应该说是在哪个范围内,一个是具体的掌声,一个是抽象的掌声。具体的掌声比如在成都读书会上,我经常做主持,有时候讲到精彩处会得到大家一致的掌声。另外从社会层面来讲,也许就是5.12公民调查吧,大家心里都想做而没有做,我做了,所以大家心里在为我鼓掌,这是我感受到的。

问:如果现在就面临死亡,您觉得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或者还有什么重要的话没有说?

谭:想说的基本上都说了,想做的阶段目标目前我希望组织一次国家级的5.12调查,究竟有没有豆腐渣工程,怎么样处理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有没有这个要给出一个科学的国家结论,这是我的一个阶段性目标。

问:您对死亡的态度是什么?

谭:我比较宿命。因为89年在天安门广场好像真的就尝试我会害怕吗?但是我真的没有恐惧感。

问:您最想实现的目标是什么?您想采取什么方式去实现?

谭:从大的来讲,推动中国进入真正的现代化,我自己做自己认知到的或者能够做点具体的事情,而不是提出一种口号或者一种设想。我在常识范围内能够做到然后自己的行为上能够起到一定作用的事,我是会不遗余力地去做。

问:您愿意让大家分享您生活中的哪些内容?

谭:可能还是公共的这部分吧,大家一起来为着共同的目标做点实实在在的事。

问:您生活的动力是什么?

谭:生活动力还是精神方面的,希望自己认定的事能够实现。

问:您会对什么人说谎?

谭:我好像对谁都没有说谎。

问:在上述的问题中,如果选择一个,您认为哪个问题最重要?
谭:个人的品质方面,这是我比较看重的东西。

谢谢谭老师,感谢您接受访谈。

以上文字根据对谭作人先生的访谈视频整理,访谈视频将会酌时发出。

附:谭作人简介:

谭作人于1954年5月15日出生,四川省成都市人,父亲谭英华是四川大学历史系教授,母亲于圴袆是一名医生,谭作人在家中五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四。

谭作人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 1989年因参加六四民主运动被四川省政府通报批判。1998年发起创办环保NGO“绿色江河”,并任副秘书长。1999年前往可可西里、青藏高原等地做义工,同年发起建造“长江源环保纪念碑”。2001年被成都媒体评为“成都市文明市民”。2004年参与创办《文化人》杂志并任主编,同年参与成都读书会活动。2008年因彭州石化项目发起“和平保城”行动,向政府有关部门提交《关于成都彭州石化项目的公民意见建议书》。

2009年2月起草《5.12学生档案》倡议书,呼吁民间进行汶川大地震中遇难学生校舍的工程质量调查,以“确认每一个班级、每一所学校、每一个乡镇、每一个县市、每一个地区遇难学生的数据。”同年3月28日,谭作人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到抓捕,借口是曾经公开发表关于六四事件的文章。在8月12日的庭审中,谭作人案需要传唤的证人悉数被警方控制无法出庭,欲旁听的公民及媒体记者被扣留或阻止,辩护律师浦志强、夏霖进行的无罪辩护被强行打断。2010年2月9日,成都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谭作人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判决当天,谭作人的妻子王庆华及女儿被拒绝进入法庭旁听,法庭外聚焦数百名支持者。

2013年谭作人与艾晓明、朱承志一起荣获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颁发的2012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

2014年3月27日谭作人刑满走出监狱的大门,仍然没有放弃对5.12的公民独立调查并坚持至今。

2018年12月1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谭作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