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向良心致敬

1

今天为一个警官筹款治病的故事感动。

他叫郑成月。聂树斌案平反昭雪的关键人物。

想起2005年秋天,第一次见到报道聂树斌案的《河南商报》负责人马云龙。他讲述该案背后的故事,有一个叫郑成月的副局长,坚持保护王书金不被酷刑,抵制和谐真相的势力。

1994年8月5日(大概时间),石家庄市郊外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第二年4月聂树斌被作为杀人凶手处以死刑。十年后,河南荥阳,王书金交代四起杀人案,其中有这起案件。

十年前已经结的案。现在要翻,很多立功受奖的领导、同事怎么办?在正义和世俗关系利益之间,郑成月选择了前者。司法途径努力走不通,无奈告诉了媒体。

我看到过田兰警官的控诉。没做过调查,但推测,身为副局长的郑成月应该参与过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可在为聂树斌翻案的艰难历程中,他忠于自己的良心,站在了正义一边。

一个良心警察,碰到了一个良心媒体人。以后,还碰到了很多良心律师、学者。

聂树斌案我没怎么参与,只是很少几次和大家一起讨论。因为已经有很多优秀的律师、学者在努力。当时没想到,整整十一年后,冤案才得昭雪。

郑成月从此失去了职务。贫病交加。人们没有忘记他。2018年11月10,我的朋友,为众多冤案奔走的伍雷律师,去河北看望他,两人相见泪流满面。下午,腾讯公益为郑警官募款,短短三个多小时,7544名网友捐款47万多元。

良心是有价值的。

2

我注意到网友转发的记者柴会群提出的质疑。他认为王书金可能不是聂案的真凶。理由是最高法院没有认定,王书金记忆的作案时间有误,“不可能记不清自己杀人是在中午还是晚上”。

没有任何客观证据,仅凭嫌疑人多年后的供述,这起广为关注的案件,如果最高法院据此认定王书金就是真凶,那将是法律界的笑话。

至于作案时间。王书金几次供述都说的很清楚,是“午睡”时间。而检方提供的作案时间,并没有直接证据。被害人两位工友的证言,只是证明最后一次看见她的时间。检察官把女工余某某说的一个周五的下午下班后“从此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康某某”,断定为案发时间,不合逻辑。

2013年7月10日王书金案第三次开庭后,法律人大都很清楚:聂树斌是被冤枉的;真凶很可能是王书金;最高法院不可能认定此案是王书金所为。

推定真凶是王书金,很重要的依据是,2005年1月18日,他在河南省荥阳市索河路派出所作的第一份有罪供述中,就包含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的强奸杀人案。河北广平公安接手后,2005年1月24日带王书金指认了作案现场。警方也反复调查核实,排除了王书金的供述有别的信息来源。

聂树斌匆匆被判处死刑,连家人多年都没看到判决书。王书金怎么可能碰巧看见了案发现场,又知道有人为此案被判死刑,十年后为立功,说是自己杀的人?万一案子没破呢,谁愿意往自己身上揽罪责?

郑成月又何苦翻出十年前早已了结的案子,得罪一大堆领导和同事?

3

岁月流逝中,很多人“成熟”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良心和方方面面的关系利益之间,选择了后者。

无数正义被淹没了。

冤案申诉太难了。同样是河北高院。我们代理的承德陈国清等四人的冤案,24年过去了仍没有结果。我们非常清楚四人是无辜的,真凶另有三人。可纠正错误,太难了。

坚守良心,代价太沉重。所以太多人选择了世俗利益,同流合污。

这社会就这样。我也要生活,我也有老婆孩子。所以。

普遍的“平庸之恶”就这样炼成的。

所以那么多中国人愿意帮助郑成月。良心太珍贵了。

中国需要一场良心觉醒运动。尤其警察、法官、检察官,掌握权力的人。

警察,请忠于自己的良心,像郑警官那样做个好人。

法官,请忠于自己的良心,做个好人。

检察官,请忠于自己的良心,做个好人。

中国人,请忠于自己的良心,一起努力,改变我们的国家。

公民  许志永 2018年11月10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许志永.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