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8年11月5日-11月11日)

重庆及福建有关于高考政审的消息热遍网络,让人们有一种“文革重现”的忧虑,其实,文革从未远离过我们身边,只不过现在又充斥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抛开公民本该享有的结社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选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等权利不谈,中国公民最基本的生存权同样都没有保障,下岗教师、尘肺病人、退伍军人、强拆强征受害者等权利受到侵害的群体,中国政府何曾关注过他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而以“生存权”作托辞而拒斥普世价值的人权标准,恰恰说明中国缺乏最基本的人权保障。

一、高考政审幽灵40年后再现中国。自重庆市2019年普通高考报名政审材料须是参加高考录取的必备材料的消息被媒体暴光后,引起社会各界的一片恐慌及声讨,高考政审的幽灵在中国消失40年后重现,大家感觉文革似乎又回到了现实生活中。政审即是对考生的政治思想品德及现实表现进行审核,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普通高校的录取。所谓政审不合格者,即包括反对四项基本原则、道德品质恶劣、有违法犯罪行为。除外之外,报考军警及特殊要求的院校,公安部门及院校会对考生进一步再政审。就在重庆当局百般辩白之时,《福建省高等学校招生委员会福建省教育厅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报名工作的通知》又暴光,福建省高考政审规定与重庆高考政审规定相似,其中“政治态度、思想品德”赫然在列。由此可见,政审并非个别地方当局所为。

政审真正的可怕之处在于,所谓的政审不仅涉及到当事者本人,还牵涉、株连到直系亲属。而“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及“政治态度”这个宽泛的界定,将会令宗教信仰者、上访维权者、政治异见者、公民行动者本人及其子女或亲属受到直接的牵连。倘若一切以“政治”为标尺,那么公民接受教育的权利和公民独立思考的能力就会被公然剥夺。

二、黑龙江、贵州等地下岗教师集体上访维权。11月5日黑龙江万余名下岗教师前往省政府信访中心维权。教师们的主要诉求包括养老问题。集体维权行动虽然没有造成冲突,但警方不停驱赶人群,并对附近的人行道实施管制。同一天,贵州省遵义等市的近200名下岗教师集体到省信访中心维权。维权的主要诉求同样是养老问题。

下岗教师维权艰难,主要是地方当局常常以牵涉到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为借口,采取拖延、搪塞来应付教师们的合理诉求。很多下岗教师都是工作数年甚至十几年突遭解聘,而在工作期间没有任何社会保障,随着年龄的增长,看病、养老问题成了无法回避的现实。

三、尘肺病人深圳索赔遭警方暴力驱赶。本周发生了300余名湖南尘肺病工人及家属在深圳市政府门前静坐时遭到警方殴打及施放催泪瓦斯事件。300余名尘肺病人分别来自湖南汨罗、耒阳及桑植等市,这已经是他们第7次集体从湖南到深圳维权。十多年前在深圳从事气动钻孔工作,由于工作环境恶劣又没有劳动保护,很多工友患病后被诊断为尘肺病。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因为贫困一些人从湖南老家到深圳建筑工地从事孔洞爆破工作,长期吸入大量粉尘导致很多人患上尘肺病。没有劳动合同、无从证明所患病与职业有关,因此尘肺病工友申诉无门。

本周中国政府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的国家人权报告中,以中国走适合自己特色的人权发展道路为由拒斥普世价值,并称生存权是中国当下最重要的人权。虽然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经济有所发展,但中国政府标榜的生存权却远远没有惠及普罗大众,600万尘肺病患者(还是2013年的保守统计)便是实证,这样一个宠大的职业病群体,他们的生存权、健康权、生命权都没有保障,遑谈工作权和发展权?

四、中国律师后俱乐部受打压。一批由维护人权而被吊销律师执业证的律师组成的法律服务社团“中国律师后俱乐部”受到打压。11月6日多名警察及民政部门、社区等组成的一队人马闯入位于广西南宁市的办公室,进行拍照、录像、取证、口头警告,以俱乐部没有向有关部门登记为由欲拆除招牌。

律师以维护人权、坚守正义、捍卫法治为职业操守,何罪之有?仅仅因为不以“党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就被剥夺律师执业权及基本的生存权,甚至被构陷入狱,这与“依法治国,保障人权”的宪法承诺背道而驰。

五、余文生律师涉嫌“妨害公务罪”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再被延期。被控涉嫌“妨害公务罪”和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的余文生律师,在被羁押近10个月后,经家人及律师多方查询得知,案件已经被徐州市检察院延期至11月20日。而由许艳委托的辩护律师仍未获准会见当事人。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在下楼送孩子时被十余名警察带走,随后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监视居住在秘密地点,3个月后被加控一项罪名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近年来余文生律师代理了多起法轮功信仰案及上访人员的维权案,709大抓捕后,余文生直指当局违法拘捕公民,为被抓捕的同行提供法律救助,为此遭到短期羁押,受到酷刑折磨。很显然,抓捕余文生律师的直接原因是因为他于2018年1月18日实名公开发表《修改宪法公民建议书》,同时也是对他多年来参与公民维权活动、为权利受到侵害的个案辩护的总算帐。

六、上海进博会期间各地维权人士被严控或拘禁。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召开期间,各地维权人士遭到不同程度的严控甚至拘禁。北京异见人士何德普、徐永海等人被上岗限制人身自由。上海、无锡、黑龙江、重庆、江西的上访维权人士,或在当地被控制,或在北京及上海被扣押,哪怕走在街上,也可能会被扣上涉嫌“寻衅滋事”的罪名关押。

每逢所谓的敏感期,中共当局便以“维稳”为由肆意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抓捕、打压抗争者尤其是上访维权人士,而大部分的上访者正是在中共治下失去了家园和土地,为了争取基本的生存权和被掠夺走的利益走上了上访维权之路。不管公权力以何借口任意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行为都是违法,值得关注的是,这种违法行为早已经成为常态。

七、深圳佳士工人声援团成员遭绑架失踪。要求组建自己的工会真正维护工人的权益被逮捕的佳士工友还没有获释,声援者沈梦雨、岳昕被强迫失踪近三个月,本周五又传来至少十名声援者遭到绑架抓捕的消息。消息指其中有北大毕业生孙敏、宗扬,上海梁晓刚,广州王贵霞等人在失踪前,警方分别突击搜查了他们的住所。

佳士工人声援团是为声援深圳佳士工人自主组建工会及声援被抓捕未获释的维权工人代表而自发组成的社团,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再次对声援团成员实施绑架抓捕,正如声援团在声明中指出的那样:当局对关心社会冲突的活动分子镇压的范围越来越大。而当局的做法,无疑会激化社会矛盾,阻断人们和平理性的表达和依法争取自身权利的愿望。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