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墨、个人崇拜与学术自由

七月初,发生在上海的”泼墨”事件及其后续的社会反响,引起了德国《世界报》的关注。7月4日,湖南女孩董瑶琼在上海向一幅习近平画像泼洒墨汁,并高喊反对”习近平独裁暴政”等口号。当天下午董瑶琼既被警方逮捕。但泼墨和董瑶琼被捕的视频还是通过社交媒体得以迅速传遍。《世界报》写道:

“公开玷污习近平画像绝不仅仅是对习近平迄今为止至高无上的个人权威的一种蔑视。事件发生的时机也极其敏感: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习近平也正希望给围绕他的个人崇拜热潮降降温。据称同党有密切关系的多维网最先发出了上述消息。有关报道称,围绕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宣布自己是”党的核心”,习思想被收入党章和宪法,而且通过修宪,还赋予了他终身执政的选项。

Screenshot People Daily China (People Daily China)习近平占据党报《人民日报》头版的固定模式七月初曾出现变化。

党的领导层显然也不想让对习的个人崇拜进一步升温。七月初,党的喉舌《人民日报》多年来首次没有在头版发表习的照片,标题中也没有出现习近平的名字。同样的情况随后又发生了两次。一些书店和店铺也向世界报证实,他们接到有关部门通知,摘掉了店里悬挂的习近平画像。”

《世界杯》援引北京历史学家和时政观察家章立凡的分析称,”泼墨”事件更可能是一个出于个人原因的偶发性的抗议事件。该报写道:”

 

“章立凡对世界报表示,这些行动对最高领导层构成了挑战。而零星的事件也能强化普遍的不满。泼墨事件后引发的效仿行动就说明了这一点。在中美贸易战以及民众不满情绪日益普遍的大背景下,更增添了这类事件的敏感性。而北京也早已表明态度,给个人崇拜降温,绝不意味着会增加政治的自由度。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被软禁八年之后,终于得以前往德国,而一天之后的上周三,人权活跃人士秦永敏被判13年重刑,表明对反对派的打压正在加剧。”

美籍教授克里斯托弗·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被任教已九年的北京大学解聘,引起了《法兰克福汇报》的关注。该报写道:”

“大学对某个教职不予延长,这本身并不稀奇。但鲍尔丁被解职之所以引起了数百人的关注,则同鲍尔丁给出的解聘理由有关。他表示,他批评了中国进一步加强对社会和经济的监控,引起了上层的不满。’中国的现状是,我作为教授谈论经济、企业和金融市场时,也没有安全感了。’他甚至担心自己会被逮捕.”

Christopher Balding (Privat)北京大学美籍教授鲍尔丁执教九年之后被解聘

鲍尔丁对中国政府的指控听着很耸人听闻,毕竟外国学者因发表经济或金融论述而在中国被捕的事件确实闻所未闻。该报接着写道:

“这种指控非但没有让很多中国研究者感到可笑,而是让他们沮丧,因为中国的现实就是这样。中纪委对29所著名高校进行’政治审核’后,公开批评这些院校存在’思想教育薄弱’的问题。一些教授宣称,他们近来必须要学习’习思想’,并参加’自我批评’活动。

在中国,对专制体制、台湾问题或者践踏人权问题展开批评,会给批评者带来危险,但现在禁忌话题显然不仅限于此了。即便拥有党员身份的学者,如果在中美贸易战中对党媒中宣传的中国优势提出质疑,也难免受到党的责难。”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