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艾滋病感染者上访河南中央巡视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艾滋病感染者,在一通越洋长途电话中,向我讲述了他的见闻。

他跑到外县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给我打来的越洋电话,他说:“我是从X县的公用电话亭给你打的电话,我要告诉你一个惊人的消息:河南艾滋病受害者围堵了中央巡视组在河南郑州市的驻地,要求讨回公道。”

他在电话里说,今年(2014)4月14日,中央巡视组进驻河南省,他们下榻在郑州北郊黄河迎宾馆。河南各地方官员手忙脚乱,在巡视组入住之前就派了很多人围在黄河迎宾馆周围。老百姓说,这些官员不是来保卫中央巡视组的,他们是害怕群众上访,先做好截访的准备。老百姓认为,这些地方官员多是道德败坏,作风腐败,生活糜烂,几乎无官不贪,他们心虚,怕群众来找中央巡视组的官员揭发他们,先下手为强。

果然没有出乎这些官员的意料之外,河南各地的上访群众蜂拥而至,来到郑州市。这些上访的人里男女各半,还有老人小孩。他在电话里说,他于4月21日亲自去黄河迎宾馆看了一下,他看见很多上访群众围在黄河迎宾馆外,看上去有1000多人。其中有300多人是艾滋病感染者和家属。

他通过与这部分上访群众交谈得知,他们都是在河南大搞“血浆经济”时期,因卖血、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受害者。他们要求见巡视组官员,反映艾滋病疫情的具体真实情况。他们拉起横幅,上面 写着“我们要求立案、要求赔偿,我们要生活,我们要求治病,我们要求追究当年大搞‘血浆经济’官员的责任。”如图:

高耀洁

高耀洁2

他还跟一个叫陈娜 (化名) 的上访者做了交谈,陈娜说:“俺来郑州很不容易,各地大力截访,按报名的人数,有三分之二的人都被截住回家了。洛阳开往郑州的长途汽车线路有警方设卡,专门查堵艾滋病人。我们受害者家破人亡,孤儿孤老们哭天嚎地,有的人家甚至灭门绝户。20多年过去了,‘血祸’的危害仍在延续,影响了几辈人。我们坚决来找中央巡视组反映河南艾滋病真实情况,这是冒了很大风险的行动。我们明知道这次来上访,当地官员会对我们秋后算账,但是我们还是铤而走险要求见巡视组官员。”

另一个艾滋病人回忆说:“河南汝州市艾滋病病人向当地政府上访,他们都是输血感染的艾滋病,要求治病,要求救助。不但要求没满足,出面与政府谈判的5名艾滋病上访者代表反而被拘留了。”

郑州市当地警察戒备森严,黄河迎宾馆周围的公路都被封了。那些特警穿着防护服,戴着手套,戴着护脸头盔,口罩,手持警棍,全副武装。

地方截访官员为了哄骗上访群众回家,竟然冒充中央巡视组官员,声称是巡视组的代表,与上访群众交谈。在谈话中,冒充中央巡视组官员的人,他们假装同情这些上访群众的遭遇,骗取他们的信任后,详细记录下了上访者的个人身份信息。上访群众认为,这些冒充者的目的就是让当地政府处理这些上访群众。

在黄河迎宾馆驻扎的前来截访的河南地方官员还对这些上访群众说:“巡视组官员根本不会见你们,你们见到巡视组官员的机会就是零。”果然,这些上访群众在黄河迎宾馆外守了几天几夜,也没有见到中央巡视组的官员。

(据参与201454日讯)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