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未:南乐蒙难记

四月二十九号,南乐张少杰牧师案件开庭,晚上八点庭审才散。参加旁听的是张少杰的二姐和他的孩子闪闪,她两个走出来时闪闪认出了我,跑到我跟前喊了声赵叔。从来没见过面,我当时确实没认出是谁。

公民无罪

我第一次去南乐是四月十号,当时也是张牧师开庭,我呆了两天,我的头像在微博上挂着呢,所以第一次见我的人都能认得出来。

 

第二天也就是三十号继续开庭,我在南乐街上逛了逛,九点多去了法院,在路对面邮局门前坐下。也就有十分钟时间,右边便衣左边制服警将我围住,警车将我带到南乐县公安局。进大门前行十米右边是询问处,我被带进第一讯问室。

 

搜身,坐下,开始询问。

 

警察对我昨晚的行踪一清二楚,直接原因估计是闪闪喊我引起警方注意,导致今天被抓。另外,我四月十号在南乐围观开庭,中午吃饭时就有南乐警员闯进来录像,所以他们对本来不陌生。

 

我写了张少杰牧师无罪的牌子,放在我借的电车车筐里,还没来得及举也被警员搜出。实际上如果不出意外,我已经准备下午返回聊城了。

 

询问期间,进来一个近五十岁,偏胖短发的猪脸男,后来朋友告诉我,根据我的描述,此人应该是南乐刑警队长。

 

这个家伙带着三个制服警,借口搜身将我推到别的房间进行殴打,不顾我大声警告连续击打我的头部,还向我吐口水。

 

下午,在笔录已经做完的情况下,没任何事由,众警员再次借口搜身,把我强拉到别的房间,强行扒衣,然后长期检查我的衣服扣子,长时间研究。这些家伙受人指使,故意长时间不让我穿衣,后来扬言,可以再来多次搜身。

 

询问期间,那个胖队长多次狂叫谩骂,百般刁难。他应该也是受人控制,他就是一个木偶。次日五一,上午放我时,胖队长多次打电话请示,隐隐约约那边是个啥书记,胖队长要休假,那边却迟迟不接电话,胖队长也急了。

 

那天我十点进来,整个询问处就我一人,恶警的侮辱殴打是很好查实的。但没人管。他们主要要求我写检讨书、悔过书,以及要我发微博说以前声援张少杰牧师是错的。我因多次参与维权事件,比如几年前参与临沂陈光诚事件,被临沂警局拘留十天;今年春节参与曲阜薛富顺事件,又被曲阜和邹城两地警方扣留驱逐。我与多地警局打过交道,但被责令写这些东西,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胖队长甚至扬言:再发现我在微博上发声支持张少杰牧师,作为南乐刑警认识各色人物,流氓黑社会很快就会找去聊城,直接找上门收拾我。

 

关了二十四小时,5月1号上午10点,警车将我带离南乐,押到山东与河南交界处。警察目送我上了回聊城的大巴车,才慢悠悠地晃回去了。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