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化平:长者朱承志——凤凰涅槃

每次见到朱承志大哥,总是那么喜乐。

淡淡的忧伤也是有的,担心他进去。聊到这个话题,朱大哥会哈哈大笑:“那是他们成全我。”

十年来,行万里路。有幸面对面接触、了解这片苦难土地上那些勇敢抗争的弟兄姐妹,每每心生感动。可以说,真正改变我的不是什么理论学问,而是朱承志这样的师友。

一个时代无论多么昏暗坠落,总有一些人选择高贵地坚守。

李化平:长者朱承志——凤凰涅槃

“老婆讲,我是六十岁的年龄,四十岁的身体,二十岁的心态。”

2011年前饭醉时,朱承志笑呵呵的说。神形有点得意。之前,我们没有见过面。只通过网络联系,算是神交。

长者朱承志,中国公民,湖南双峰人,生于1950年。我记得的是,他与硬汉李同年,邵阳四中校友。走在街上,如你遇到,只当是一个慈祥的长者,大陆中国再普通不过的一位老汉。当然了,如你稍一留神,或会观察到这位长者有点睿智。

朱承志说话时,音速缓缓的。淡淡的言词之间,你能感觉到对方内心信仰的坚定。我们聊到过无处不在的恐惧:大地、空气和水都被一个惟一的主义所控制。我们同意,鼓励更多的人战胜恐惧是一项要紧的工作,尤其需要的是:我们要身体力行的鼓励身边的人战胜恐惧,比方说,谈到硬汉李旺阳妹妹旺玲时,朱承志就明确提出“首先要做的是我们要帮助旺玲战胜恐惧”。

这是相当有见地的,我深表赞同。因为帮哥哥讨要出狱后的生存权利,旺玲竟然被无故劳教三年!统治者对于这样一个没有政治意识的弱女子,将其生命里最美好的年华摧残,并剥夺她先生的工作,剥夺其房子。如果是你,怎能不恐惧?(硬汉李2011年5月5日出狱后,朱承志专程从云南回邵阳接李,和同仁一起安排李先生出狱后的生活,并第一时间告诉我这些信息。)

几年前,准确地说是2008年之前,用朱承志的话,他算是一介标准的顺民。听党的话、跟党走那时节就是潜意识。

变化源自一次纯粹的私人事务

朱承志在云南富宁开了一间锰矿。因为招商引资开发矿山,与合作伙伴之间引发了两起官司。在文明法治的国度,这算不了什么,通过法院审判解决问题就成了。因为,法治是文明国度公民的一种信仰,对法治的信仰渗透到了文明国家民众生活的骨子里,当然,法治也是社会的最后一道防线。

生在赵国真的很不幸。或是源于司法深度腐败,导致了民众对法治普遍的不信任,让这种简简单单的产权纷争变成了一个玩人的残酷游戏。我旁听过这个官司,感觉诉讼三方累年深受司法不公之害。不知道其它两方有没有明白他们都是司法不公的受害者,冤花了多少精力钱财?

这里没有时间介绍这个打了N多年的官司,我也无意对期间是非进行评判。我要说的是,因为对判决结果的不满,当事人双方都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与金钱。时到今日也没有一个结果。朱承志也曾按潜规则到京师找路子通关系,对方当然也不例外:毕竟是一个涉及上千万权益的大事哟。

因为对官司判决的不满,朱承志上访过,在京城被非法关过四十天,更惨绝的抗争发生在云南高院:长者朱承志在法院当庭喝下农药。这一切并不能改变结局。因为对手有更强有力的经济后盾与政商资源。无论刑事民事官司,尤其是民事官司,律师也明说,完全不存在是非。只存在谁的能力大能搞定法院就就能赢。从这里,我们能看到和谐中国百姓活着有多么悲惨。

实际上,中国公民,尤其是走在抗争最前面的普通百姓,就是源于自身权益受到伤害。不难理解,朱承志开始了解他不曾关注的一面:从关注自己的命运开始关注它人的苦难与冤屈。于是我们看到了,福州三网友案,长者朱承志在法院高声告诉法警:我是中国公民朱承志;北京王案,长者朱承志三番五次进京围观;…..在大陆中国,你总到见到这位瘦小老者的身影站在最前面。

谈到与熊猫的交道,朱承志更是令我尊敬。他会用浅白的话,平和地给熊猫讲述常识与真相,告诉熊猫们我们行在阳光下,坚持公开表达的努力正是为了更有效的改变这个社会,这样才能让每一个人包括熊猫们活得有尊严…….

每次见面,我总会关切地问:大哥,官司怎么样了?毕竟是一笔千万级别的财富呀。朱承志总会淡淡地说:“挪威,官司其实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认识了你们。可以说,正是因为这个官司,让我凤凰涅槃,明白了人生还还有另一种活法。”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