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凯律师:一个差生,你凭什么对好学生翻白眼

前一段时间,发生的红蓝事件大家都知道了。

记者招待会上,一个红衣记者发言时,蓝衣记者白了她一眼。

这普通的一眼,却引起网上潮水一样的讨论。

这势头,大大抢过了大会的风头。

不出意外,蓝衣记者会被黑。

网上传闻蓝衣记者迅速被召回,还会被吊销记者执照。

不知真假,但后果大家都懂的。

红与蓝,白加 黑,成了我们社会的的主色调。

我看了多遍这个视频,总觉得红衣少女的发言真的好熟悉。

终于想起来,她与小时候班里女班长的诗朗诵,一样一样的。

拿腔拿调、一脸繁荣,急迫的要掩住自己那张天真的脸。

当时,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因为老师非常喜欢。

他们被称为“好学生”。

对于也想做“好学生”的我,他们一言一行我都很在意。

总想效法。

后来发现,她的声调与每晚七点电视里的声音也是一样一样的。

那时,我就慢慢认识到,这个国家的好,都在晚七点。

后来,长大后,我真的又见到了这位”女班长”,恰巧,也是一个记者。

“好学生”长大了,现在自然成了“好记者”。

但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她给我拿出她写的稿子给我看。

我白了她一眼,不想多说一句话。

后来,同学聚会之类,我刻意不再参加。

虽然曾经也一起骑过竹马,摘过青梅。

但那只是年少时的偶遇。

当然,“好学生”的标准姿势是:把我跳进果园摘“青梅”的这一段黑历史告诉老师。

这才符合好学生的一贯作风。

内蒙没有青梅,却有一种青色的杏。酸酸甜甜,到果园里偷杏是我们这些淘气孩子春天必做的一件大事。

我被告发后,我们从此人各一方,各走各的路。

我们依照自己的轨迹前行,可能再也没有相遇的机会。

偶尔见面,多半也是无话可谈,只有白眼相对,倒不是年幼时候的恩怨,而是我们已然面目全非,彼此陌生。

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梦想,正是红衣记者与蓝衣记者的尴尬。

你终于发现:这个世界有些人总是好的那么标准。

小时候是“好学生”,长大了是“好教师”、“好演员”、“好代表”、“好人民”……。

那位八十岁都可以一以贯之的参加大会的大妈,就一直是我们的“好代表”。

据说:参加几十年的大会,她一直举手赞成;

她的政治总是正确的,

正确的让人有点不安。

虽然网上白眼无数,但依然不能阻止人家的进步。

事实告诉你:只要红,你就魅力无限,你可以一直红。

实际,遇到红衣少女,我也不是开始就白眼相对。

我也曾试图讲讲晚七点之外的东西。

我会遭遇小时候被老师训斥的尴尬。

红衣少女会惊讶状:你怎么不爱国?

小时候,被老师训斥为“不听话”的孩子时,

我心里嘀咕:“你的话就对吗”?

但总不能说出来,只好白眼相对。

而如今,被红衣少女训斥时,

我心里在说:“去你妈的,老子比你爱国多了”。

但毕竟有一段一起骑白马的黑历史,也只好白眼相对。

事实上,如果你真的和红衣少女谈一谈国家、理想、法治、文明等宏大的话题时。

你会发现,她的语言总是在晚七点或日报的句子里绕圈圈。

想起,二十多年前,正是我读高中的时候。

那个时代实际除了课本没什么好书可读。

我又生长在内蒙这样一个文化偏远的地方。

《读者文摘》和《南方周末》已经算是奢侈的文化产品了。

当时,我却和红衣少女们讨论该不该计划生育的问题。

他们都是好学生。

人类的很多知识实际不是基于学习,而是常识。

当我本能的觉得计划生育哪里不对劲的时候。

红衣少女们马上反驳:不计划生育,我们人就太多了,人多了我们国家就穷了。

红衣少女的话,你总是在人民日报里找到原文和出处。

然而,苏格拉底告诉我们:质疑出真知。

伽利略开始质疑两个铁球不是同时落地,爱因斯坦开始质疑牛顿定律。

他们的质疑改变了整个时代。

当这种质疑无法对话时,就只好一个白眼。

我当时傻乎乎的质问:

人多就穷吗?

人难道不是创造的比消费的更多?

北上广的人多,他们比我们大内蒙穷吗?

此时,红衣少女往往会马上打岔,我们是学生,还是以学习为主。

田忌赛马,尚且知道拉出下等马和上等马比试一下,把上等马的比赛指标占用掉,这样可以赢得全场比赛。

但“好学生”拉出学习这匹马,就可以胜过所有的比赛。

同样,如今你向红衣少女提出质疑时。

他们刚开始还义正言辞的和你谈爱国。

之后就会马上把话题转移为:我们是小老百姓,过好自己日子就行了。

爱国和爱自己,如今也是可以秒杀一切的好马。一切道理在他们面前都是浮云。

此时,除了一个白眼,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继续说说计划生育。大概是小时候被红衣少女欺负的阴影。

七八年前,我办理陕西镇平堕胎案,这个案子被称为中国计划生育第一案。

受害人获得巨额赔偿,计生人员受到处分。

此案以前,计划生育案被当做红线,别说赔偿,律师几乎都无法代理。

当时,红衣记者都躲得远远的,却是无数蓝衣记者跑到我北京的家。

BBC、美国之音……反正都很蓝。

我与受害人同吃同住,他们也在旁边陪伴着我。红衣记者对这种事情多半是远远望着。

一年后,中国开放了二胎,村头的标语也变了。

“红衣记者”当然也适时的出现了,大谈特谈放开二胎的各种好。

但,当年轻人喜迎二胎的时候,我的那位红衣班长,想来也人老色衰,

再也不可能有二胎了。

这,恰恰就是“红衣少女”的尴尬。

把自己放在精英的行列,努力的挤进所谓上流社会。他们的想法与做法,却只有一种颜色。

但,红色过重,看起来就像黑了,而且黑的高级。

还记得那位曾经风靡一时,企图代表亚洲的男记者吗?

当时,也是一身红衣,也是一脸正义。虽然可以熟练的讲英文,语调却离不开晚七点的起降。

谁知道,潮水退了,什么脏都可以被看见。

台面上,需要红,也需要蓝,需要白眼,但切记要远离黑。

天黑了,什么色都看不到了。

本文就不放公众号的赞赏标了,因为担心会被黑。留下苹果的打赏标,因为它,会白眼。

2018年3月14日张凯律师记          2018年4月30日 首发

(注:红衣记者不是我同学,文中只是比喻)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