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痛悼航亿苇——我的同龄人

从微信上看到航亿苇先生突然去世的消息,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消息让很多人伤感很多人惋惜,当然对于那些嫉恨他的五毛们来说,或许是少了一个攻击的对象。这个勤奋而又执着的时评人,这个温和而又理性的思想者,生前几乎每天一篇时评,前几天还在朋友圈里分享,他的公众号被禁言一个月,谁也没有想到,他苦心经营的公众号尚未解禁,他就已经得享安息。

航亿苇,本名季兵,曾用笔名航忆苇,生于1962年,江苏南通人,大学学的是经济,却爱好文学,写了不少诗歌、小说和散文,而写的最多最有影响的是时评。公开出版有《诗神的极乐鸟》(诗集)、《芳踪漂泊录》(长篇小说)、《电脑思想库》(理论著作)、《男人的圣经》(散文集)等作品。其诗歌作品曾入选年度《中国最佳诗歌》、《中国诗歌选》、《中国诗歌精选》等。小说曾入选《中国幽默小说双年选》。曾是东莞文学院首批签约专业作家。

在博客兴盛的年代,这个愿意说真话,敢于说实话的笔耕人,先后写下了各类时政评论3000余万字,文章散见于早期的凤凰博客、博客中国、新浪博客、网易博客、和讯博客、凯迪论坛、天涯论坛等网络媒体。近些年,在自媒体世界,航亿苇先生独树一帜,吸引了许多关心社会时政的热心读者。

我与航亿苇先生是同龄人,印象中第一次见面是在凤凰网的年会上,他找到我主动介绍自己,并送我几本厚厚的书。近几年我经常在广州,他知道后每年春节前后,都要打电话请我吃饭,去吃饭时往往都是一大围桌甚至两围桌,我不知道他的生意做得怎么样,只知道他很执著于写作,即使在言论环境日趋残酷的日子里,依然委婉地表达自已的立场,坚持说真话。

许多了解航亿苇先生认识航亿苇先生的人都说航亿苇先生乐观、豁达、风趣、超然……朋友们相聚聊闲,航亿苇先生常常不声不响悄然离席把单买了。而当众人争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时,航亿苇先生又总是安然坐在那里,笑咪咪乐呵呵地静心聆听,不参与激烈的辩论,也不喜欢高谈阔论,看上去有点腼腆有点憨厚有点木讷。

一个说真话的时评人在今天这个时代,会有太多的烦恼和忧伤,许多时评人不仅不能自由发声,而且还会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压和恐吓!对于像航亿苇先生这样的时评人来说,每一次在自媒体上发文都是一种折磨,文章无论怎么修改删除,常常达不到有形无形的审查标准,社会热点话题更是审查极严,让时评人无所适从无可奈何。

过去每当发生社会热点事件,还会有媒体去挖掘真相,还会有公知大声疾呼,还会有律师抱团取暖!然而当一个个记者公知律师被定罪被嫖娼被拉出去亮相之后,沉默是许多人特别是时评人的必然选择,即使看着一出出闹剧悲剧惨剧接踵而至,麻木了的人们也不再去拷问不再去追寻,甚至不去关心是你死还是我活。

然而,航亿苇先生没有选择逃离,没有选择沉默,一直在持守,举起理想的薪火,穿越时代的黑暗,持守到生命最后的一刻。许知远曾说:“或许我们改变不了整个社会,但个人的抵抗、内心的抵抗却仍可能。当你抱怨整体的沦丧时,并不意味着你个人一定沦丧。你可以谈论历史与记忆,音乐与诗歌,人生的丰富,理解他人的痛苦,扩展生活的维度。你不必成为斗士,却可以成为一个有教养的人,有思想与情感深度的人。”航亿苇先生就是这样一个有思想与情感深度的人,也是一个值得我们敬仰和记念的人!

转自:作者微博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