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20180423)

警察拿出余文生律师解聘辩护律师的声明。余文生律师在自由状态时曾写过声明与录过视频,表示在失去自由时的声明不是他真实意思的表示】:4月18日,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和谢阳律师去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会见余文生律师。一个姓姚的警察(警号030620)和一个姓陈的警察,拿出一个余文生的声明,给辩护律师看。内容大概意思是解除常伯阳律师和谢阳律师,请妻子许艳也不要为他重新请律师。

辩护律师常伯阳和谢阳,当时表示,需要去与余文生律师核实,是否是余文生律师的真实意思表示。警察没有答应辩护律师去会见余文生律师核实。辩护律师也表示,此行为违法,辩护律师会继续去主张辩护律师的权利,继续去维护当事人余文生的权利。

我作为家属,也明确表示,绝对不会解聘我为余文生请的律师。

余文生自己在自由状态下,曾写过一个声明,录过一个视频,表示不会解聘辩护律师,如果在失去自由状态下解聘辩护律师,不是他真实意思。(附,余文生律师自由状态下写的声明、录的视频)。

4月19日上午,让我与余文生律师视频。在铜山区公安局信访接待室。有录像机录像,去的是徐州市公安局警察孙睿(警号036432)、每次铜山区公安局接侍的姚警察、陈大队长和另一个人。

见到的余文生瘦了,头发比较长乱,我们都哭了。

视频过程中,我问余文生,警察有没有告诉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余文生回答:没有。

我问:声明是不是他写的,他说的话,我现在不太明确了。

后来,余文生约2至3次说,他现在失去自由状态,什么事也做不了。

同时,余文生视频中,有说到,北京的警察对他非常不好,不折腾他就算好的了。(我作为家属,会保留去申请调取余文生每天24小时全程经历的视频,看看余文生律师都遭遇了什么?)。

4月20日,我拿到关于余文生的,徐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书,徐州市检察院批捕。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妨害公务罪批捕。现在羁押在徐州市看守所。

4月20日,我到达徐州市看守所给余文生存钱,发现大门一直关闭状态,后得知,周五下午不上班。没有存上钱。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8.4.23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