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庆:“三胡”是三个臭皮匠还是一个诸葛亮?

最近不是厉害了我的国,而是热闹了我的国,鸿茅和中兴交相辉映下,各色人等,纷纷撸起袖子,粉墨登场,要么坐而论道,要么插科打诨,直把我的国玩转成了一个超级大Party!

如果说去年是特朗普反全球化元年,今年则是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年”,中美贸易接触战已然开打,美国这次玩的是篮球,我们玩的却是乒乓球,双方套路、章法、规则和布阵都相去甚远,以小搏大,那“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在哪里呢?

恰如“昨夜上皇新授箓,太真含笑入帘来”。最先盛装出场的是清华大学中国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先生,胡先生完全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作派,他“最新研究成果”表明:中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都已超越美国,居世界第一。这颗卫星放得忒大了,露了学者婢膝的风骨,坠入中国社会“百家争宠”的文化自恋中。

不过结果尽人皆知了,一枚小小的美国芯片,就榨出了胡鞍钢皮袍下藏着的小,中国之于世界真实地位和科技水平,有着天壤之别、日月之差。

你方唱摆我登场,此番颂圣和背书的还是姓胡,你可能也猜到了,这位拉风的二胡不是中国民乐乐器,是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中美贸易战狼烟刚起,老胡就在视频秀中接连胡侃,他断言,中国必首先以大豆惩戒美国,而且一出手就要让山姆大叔痛彻心扉。此轮,美国预备加收中国600亿美元产品关税,而中国低调对应美方,仅仅只对美方30亿美元的产品加税,且大豆并不在首列,信誓旦旦的胡总落下笑柄。

不日,中兴事件爆发,胡总怒发冲冠,爱国热情井喷了得,并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之豪气,怒怂美帝,他在微博力挺中兴,并称“今晚老胡和《环球时报》全体员工都是中兴人!”不过眼尖的读者很快发现,咦,乖乖,胡总微博竟然是用苹果iPhone 7 Plus发出来的,这与几年前抵制日货游行时,挎着尼康、佳能相机高呼爱国口号的2B青年没啥两样。

牛皮吹大了不可怕,胡锡进这些年吹破天的事还少吗?怕只怕所吹的与庙堂衷心错位,这可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关乎胡总的政治生命和美好钱程。果然,胡总不久便在微博里自黑了,他称“前些时间确实有些高调……随着对外摩擦增多,我们能赢则赢,有时赢不了也无需强求,必要的妥协,公众可以理解”云云!

砍第三板“胡”的,是用毛思想武装起来的龙芯负责人胡伟武,此“壶”的确是科技界一朵绚烂的“奇葩”,像朝鲜人那样佩戴像章,而且常常是“语录不离口”……受这种精神胜利法的鼓励,胡伟武在2008年时就乐观预言,再过五年,世界芯片格局就将由他们改写。

穿越时空的语言构筑了浪漫奇绝,只是五年弹指一挥间,十年飞逝如云烟,缺锌少钙的龙芯,仍然只是会啼哭的婴儿,没能如预期那样“茁壮成长”,磕磕绊绊差不多也只能靠特定的行政客户维持基本的温饱。科技不仅需要密集型的智力,更需要与真理的思想和自由的光芒共同光合作用,胡伟武和他领衔的龙芯团队之所以落拓成为今天科技界的南街村,就不奇怪了。

诚如英国科学家李约瑟所言,对科学家来说,不可逾越的原则是为人类文明而工作。这正是胡伟武所缺乏的品质,他受困于民族主义和高涨的爱国主义情节不能自拔,就难有殿堂级作为。近日,胡伟武又放胆豪言,称再有13年,中国芯就将完全改变世界芯。

这可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时代了,缺少谦卑务实的美德和全社会自由、开放的思想,我们也只能是笑笑,以今天中国芯片与世界科技的巨大差距,即使欧美日那些高科企业停步不前,13年后,龙芯能达到今天世界已有的高度,那也是相当喜人的了!

但我们这个正在从温饱进入小康的社会,如今却充满了自大、虚浮的自豪感,我在《民族自豪感正在沦为中国社会浮世绘》一文中说:在一个强调国家至上和集体主义的社会,自豪感的范示因带有深刻的群体意识,而偏向于“歌颂我们伟大的祖国,重新走向繁荣富强”,这使我们看到一个与世界完全不同的情感社会,如果爱国主义是五线谱,民族自豪感就是喧嚷的歌词,唱出来的必然是最炫民族风。

胡鞍钢、胡锡进和胡伟武们,正干劲十足,试图把中国社会朝这样的方向上带。

本质上讲,这是一种转型陷阱,中国社会在过去40年改革开放中形成的利益集团,正试图把过渡时期的体制定型化,形成只能促使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混合型体制”,从而将整个社会完全固化下来,让改革原动力丧失怠尽。

这也是今天中国社会危机的真正根源。

这使我想起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的故事:有次,诸葛亮带兵过江,江水湍急,暗礁重重,普通竹筏和船只很难撞过险滩,诸葛亮对此一筹莫展。入夜,有三个皮匠进前来献策,他们告诉诸葛亮,若把整张牛皮剥下来,封好切口后往里吹气,做成牛皮筏子,就不怕抢滩时触礁了。诸葛亮如法炮制,大军果然顺利过江。

胡鞍钢、胡锡进和胡伟武在当下中国的角色是什么呢?是三个臭皮匠吗?这似乎有点狗眼看人低,楞把阳春白雪当作了下里巴人,但策划的本质是无中生有,三个臭皮匠不明觉厉,毕竟为蜀国谋了大事,而三胡却乐在面子工程上喜大奔普……

那么,问题来了,三胡既然不是臭皮匠,那会是诸葛亮么?互联网时代,人人心里有谱,依鄙人所见,三胡思想冥顽久唉,装睡不醒之人,非但没有诸葛亮未卜先知的智慧,甚至连事后诸葛亮的醒悟,也是没有,既装之,则安之!

然而,倘若CCTV采访三胡,你幸福吗?三胡一定会眼放光芒,异口同声回答:我姓胡,真的姓胡!

脑子这么焦糊的精英,在当下中国社会大有人在啊!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