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祥勇家人:已逝尘肺病工人王祥勇家人的公开信

社会各界关注尘肺病工人权益的朋友:

 

你们好!

 

我们是尘肺病病亡工人王祥勇的家人,来自湖南张家界。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们湖南老家有数百名工人来到过深圳的建筑工地,从事打风钻、爆破的工作,王祥勇也是其中的一员。

 

我们老家十分贫困,以前都住在木头搭的破房子里。王祥勇2004年开始从事爆破工作,那时,我们只知道这是一个挣钱比较多的工种。

 

当时,打风钻、爆破的工人没有什么防护措施。几毛钱的薄薄的口罩,根本阻隔不了粉尘的侵蚀。但是,王祥勇和老乡们以为,打工就是要吃苦受罪的,为了家人能过上好点的生活,苦点累点也忍了!而他们都不知道,这会引发尘肺病这么严重的后果。

 

我们风钻工、爆破工都是亲朋好友之前相互介绍,不熟悉的还不会带他们做这么“好”的活计。谁能想到,这工作会要了人的命。要早知如此,我们宁肯要饭,也不会打这份工!

2009年左右,耒阳的一些工人病情加剧,大家开始意识到尘肺病的问题。我们桑植的工人经过艰难争取,获得了免费检查的机会,但大多数人没有检查出尘肺病,很多人也觉得自己并没有得病,王祥勇同样如此。这时候我们也没想到,这个病是会有潜伏期的!

 

为了刚出生的孩子,王祥勇在2009年之后依然拼命打工,在深圳从事爆破工作,一直到逐渐发觉自己干不动了,病倒了。2017年1月,王祥勇回家乡治疗。6月份,为了统计尘肺病人状况,湖南省给予了大家进行尘肺病体检的机会,王祥勇不幸被诊断为三期。

但我们被告知,这一诊断不同于“职业病”的诊断,不能用于对爆破公司的索赔;必须由爆破公司提出申请,职防院才能进行职业病的诊断和鉴定!而恨不得与工人撇清关系的公司,哪有这么容易答应为我们递交申请呢?

 

要申请职业病诊断,还需要被认定与爆破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而在打工的时候,工人全听带班的包工头安排,带班会找一个爆破公司挂靠,而这些公司并不会与大多数工人签订劳动合同、缴纳社保,爆破证也只有占少数的爆破工有。

 

所幸,王祥勇有爆破证、社保记录作为证明,不然只能像大多数工友那样,更加找不到人来负责。但是,等王祥勇收到认定劳动关系的仲裁书,已经是2018年3月底了。从2017年6月王祥勇被确诊为尘肺病三期,已经过去了9个月,我们没有足够的积蓄,没有办法给他足够好的治疗。

 

病重的王祥勇

4月上旬,王祥勇不幸去世了,只留下年幼的孩子、年迈的老人、痛苦的妻子,还有治病的十余万外债。

 

现在,王祥勇的安葬费、出院需要缴纳的医疗费还没有着落,不知道爆破公司要拖到何时,才愿意给王祥勇、给我们这个家庭一些赔偿!王祥勇现在还在医院里冰冻着,不知何时他才能入土为安!

 

在风钻工、爆破工打好的基础上,地王大厦等一栋栋高楼、一条条地铁修起来了,爆破公司也赚得盆满钵满,然而代价却是尘肺病工人的痛苦、死亡和他家人的折磨、挣扎!

 

我们这些家庭的男性劳动力往往都从事这类职业,都有尘肺病的危险,这使得他们的妻子不得不承受巨大的压力,以背负起小孩的抚养、老人的赡养。这时候,享受了工人付出青春、生命所换得成果的企业去哪了呢?

 

企业不能推卸,而必须承担自己不提供充分保护而产生的责任!

 

所以我们要求:龙城爆破公司即刻赔偿医药费及安葬费,让王祥勇能够尽早入土为安!我们要求公司按照国家政策赔偿职业病相应费用!我们要求赔偿满足两个孩子抚养到18岁,两位老人赡养到80岁的费用所需!

 

生存的需要、家庭的困难,使我们再也等不起、拖不起、耗不起!请大家关注我们王祥勇家人的呼声,关注所有尘肺病工人及家属的呼声吧!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