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吉田:痛悼李柏光律师

今天上午,正在敦化中医院陪护老人的我,突然收到李柏光律师(以下简称李律师)在南京去世的消息。噩耗传来,我感到无比震惊,怎么也难以相信这样一位在维权路上披星戴月、风雨无阻的同行就这么匆忙地走了!

没进帝都做律师前,我就对李律师有所了解:当年的他可谓中国维权领域锐气十足的人物,真正进入律师行业特别是办了事务所后,他仍不坠青云之志,继续以个案的方式推进法律利民功能的实现,为王工、谢燕益等律师提供较为宽松的工作平台。在法律人中他这样既当先锋又做后援的着实不太多见。

见到他以后才知道他是那种话虽不多但很精炼、深刻的人,而我属于不说则已,开闸了就收不住的主儿。论学识和经历,科班出身的他甩我几条街,但他始终保持谦逊平和,每次交流都非常顺畅。通常他都会直呼我名:吉田,令我倍感亲切。

在中国大陆,做维权律师没有吃苦的准备恐怕很难坚持下去,李律师也曾被官方人员刁难甚至拳脚相加。虽不一定有前几年被同行戏称的“挨打专业户”王全璋、董前勇多,也是比较典型的。面对这些现实困难,有的人选择了退出,但李律师做得似乎比以往更投入了。

我对李律师印象深刻的还有:某次活动结束后,他和我谈起了当年那次和美国总统见面过程中,发生的极个别人排斥郭飞雄的事。他说:如果没有该起风波,或许中国民间力量会更容易壮大,各板块的关系也会更融洽。作为主要亲历者,他能如此坦诚地讨论这一问题,令我对他越发敬佩。

最近几年,中国的法律人尤其是律师好像没有从前那么踌躇满志了,一些曾经批评访民不信法律只信清官明君的人发现:法律能解决的问题似乎越来越少,这些以法律为武器的律师即便不英年早逝,也面临着动辄被骚扰、殴打、停业、注销或吊销执业证甚至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定罪科刑。在一个已经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时代里,能有李律师这样矢志不渝的人在为理想奔忙,何尝不是民族之大幸?

李律师就这么走了,离开了自己的亲人,离开了自己热爱的事业,离开了和他共事的同行,也离开了需要他服务的民众。。。

或许他太累了,需要静静地休息;或许他还有许多工作未结;或许他还想贡献更多力量。。。一切一切都无需多言:相信他会在天国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眷恋的神州大地能逢凶化吉,那时他定将露出特有的微笑。

李柏光律师,你一路走好!

                  

唐吉田

2018年2月26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