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和:李柏光之死

多年以前,李柏光丢下财产,从海南去了北京,

我计算了一下他的损失,包括大学老师的身份,

每月两千多元的工资,还有学校分配给他的大房子。

那是多么大的一间房子啊,据说四室两厅,

将近两百平方米,如果李柏光一直住在这里,

学校会在某一年用很低的价格把房子放在他的名下。

如果这是真的,我是说如果李柏光不逃离海南,

这一切肯定是真的。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

李柏光将会经历讲师、副教授和教授的爬升。

每到春节,会有很多学生恭祝他万事如意,

关系亲近一些的人,会提着好烟好酒去看他,

大伙儿一起去本地最有档次的饭店喝酒划拳,不舍昼夜。

但是我们的李柏光竟然逃走了,这个情商极低的大傻瓜,

丢掉自己的财产,一个人偷偷去了北京。

我很好奇,李柏光少年丧父,连一件像样的衬衣都没有

他这么突然就逃走了,难道他不担心自己被饿死吗。

多年以后,李柏光丢下身体,从南京去了天国,

他的死亡故事记在下面: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一日,

李柏光在白宫参加总统早餐祷告会。照片显示,

他看上去气色不错,还和东正教大主教握手致意,

然后乘坐美联航空的飞机,回到了中国南京。

十五天后,也就是这一年的二月二十五日,

传来李柏光死亡的消息,说的是他死于肝癌晚期,

他的一个多年不见的堂兄,在电话里说,

李柏光死于肝癌晚期,一种最凶恶的绝症,

事情就是这样。这听上去有点蹊跷

一个人身患绝症,却在死亡之前不躺在病床上

而是长途飞行几万公里,见朋友,唱赞美诗。

事情大概也就是这样了。我记忆里的李柏光,

身材低矮,一点都不帅气,他的颧骨,

看上去有点凸起,鼻孔稍显外露,

总是穿着一件比他的身体大很多的廉价西装,

嘴巴有点大,头发在三十岁左右就脱光了。

但这是一张笑起来很好看的中国之脸

在人看来,李柏光似乎有点丑,

但是在上帝看来,他好看得无比。

按照人之常情,整个二月,李柏光应该和妻子孩子在一起,

办年货,贴春联,放鞭炮,欢欢喜喜吃腊肉,

喝绍兴黄酒,给长辈拜年。但这个情商极低的大傻瓜,

却丢下自己的身体,一个人从南京去了天国。

我很好奇,李柏光到底是怎么死的,

他的光秃秃的头,有没有荆棘做成的帽子,

他的身体有没有被鞭子抽过,以至于到处都是血,

到处都是伤痕,他的手心和脚心,有没有被钉上铁钉子。

补记,写了一首诗歌,献给柏光弟兄,啰啰嗦嗦的,堵了一天的悲伤与愤怒,终于消退了一些。保罗说,外面有征战,里面有恐惧。人啊,这为奴为苦难的一生,如果不是等待那至高的带刺的冠冕,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