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经华:怀念佟老师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
3月2日,元宵节,飞来了青藏高原上的一只雄鹰,青海格尔木、中国民主党人,刘本琦先生。在春运期间,买不到卧铺票的情况下,没有座位,站在车厢的链接处,过宝鸡,越秦岭,经重庆,汗流浃背,昨天下午,来到了湖南长沙。我们虽然没有见个面,但是,很熟悉。我们一见如故,东南西北,什么都聊。2个小时过去了,一起便餐,晚上,根据民间文化的习俗:吃元宵。晚上应该少吃东西,象征性的,煮了20个元宵,aa制,每人10个。
没有想到,在闲聊中,刘本琦先生,还知道湖南大学的佟适冬老师、物理老教授。我告诉他,他在去年的3月4日去世。后天,就是一周年了。他终年81岁,他是北京人,毕业于北京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在湖南大学当物理老师,教授。在长沙工作了一辈子,死后在长沙竟然無葬身之地,他死的很凄凉。原来计划,我们想把佟老先生的骨灰,安葬在长沙:“湖南省遗爱人间公益纪念陵”。然而,有关部门处处设阻,缺乏人性化知识,不许埋在长沙的陵园。因为他老人家,曾经参加了“中国民主党”,无奈啊!!!第二天,悄悄地,匆匆忙忙的在株洲安葬了。安葬为了保密,只有2个人在场,佟老师一定很委屈。我也告诉他,以后实现了民主、自由,不是一党独裁的情况下,湖南的公民,会把他的灵柩在长沙的陵园,重新安葬的。在佟适冬老师墓碑的下面写着:“一个民主党人,长眠于斯”,供后人敬仰。说到这里,我们都好伤感,眼睛里都充满了泪花。
刘本琦执意要走,他要离开长沙,我知道,他怕给我带来麻烦,临走时,我送给了他两件礼物:
{一},一枚“公民”徽章,
{二},一个不锈钢公民保温杯,上面刻有:自由 公义 爱  。
     
我祝他一路顺风,一路平安。
后会有期
注:本文写好以后,因为断网,不能发给朋友分享,今天才发,没有想到,今天是3月4日,正是佟老师去世一周年,就作为纪念佟老师的一篇文章吧。
欧阳经华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