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庆:消灭私有制教授有何来头?

姓社姓资争论已有26年没上台面了,以为执政党已经完全解决了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近30年所谓跨越式发展,也显明这个臭名昭著的议题已被历史远远地抛在了后面,但近日,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新城撰写的“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一文,再次唤醒这个锈蚀斑斑的话题。

这篇文章刊发在今年1月14日的《求是》杂志上,党刊发布,全国主流媒体与门户网站纷纷转载,这是代表某种意识形态嬗变的信号吗?纵观周新城文章的理论体系,几乎全篇排斥各家之长,单单引用马列主义基要观点,旗帜鲜明地主张用公有制终结私有制,并郑重提醒权贵利益集团,当下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只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殊现象,不能凝固化、永恒化。

这种观点似曾相见,几年前,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课题组”也关注过社会“凝固化、永恒化”的问题,与周新城不同的是,清华大学课题组经过慎密的调研后,把这种现象称之为“转型陷阱”, 意是指改革和转型过程中造就的既得利益集团,要求把过渡时期的体制定型化,形成能促使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混合型体制”,从而使改革原动力丧失怠尽。

同样的问题,同样的耽忧,一题两解后,左派往往会重回马列经典寻找答案;而倾向于自由主义的清华学者,截然相反,他们希望通过政府深化改革,特别是通过所有权改革,来实现社会的成功转型。

面对中国社会诸多矛盾和扭曲的市场关系,这其实也是一题无解,姓资姓社争论被高层压制后,实际已从台面转为意识形态的暗战,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中国社会。周新成此番发声,并在党刊发文,岂是某种时间巧合或“百家争鸣”似的学术研讨吗?恐怕没这么简单。

我们先来看看周新城何许人也?他为何有如此巨大的政治能量,像深埋海底的可燃冰,重新点燃了当年熄火了的中国社资争论,并成为当下时政关注的焦点!

左派大本营乌有之乡关于周新城的的介绍简明扼要,称周新城是著名经济学家、理论家、教育家,苏联东欧问题研究泰斗。曾任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院长,现任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是: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苏联演变问题等。

这样看来周新城是马列原教旨主义持守者,他一直在自己熟识的意识形态领域著书立说,虽到烈士暮年,仍壮心不已。但诡异的是,他在《求是》发文前,周新城的系列文章和观点,一直被主流媒体所排斥,正如周新城本人所言,有些文章不得不拿到香港去发表,然后再出口转内销。你可以想象,这些年来被主流经济理论边缘化的周新城该有多么的憋屈,以至他不得不把乌有之乡当作发声的战地窗口。

如此,为了维护体制的纯正,他直言不讳,炮口甚至直轰到中央党校,他认为不问姓社姓资的结果,是实用主义泛滥的产物;而长期以来脱离马列主义基本原理,抽象地鼓吹解放思想、理论创新的结果,又使中央党校大批担任领导职务,而且还是教学骨干的学者,成为打着马列主义旗号反对马列主义的人。

像点名批判吴敬链和张五常那样,被他点名并戴上尖尖帽的中央党校学者至少有7位,他们是经济学部主任王东京(后提拔为副校长)、党建部主任王长江、哲学部主任韩庆祥、副主任董德刚、科学部主任王怀超、马列部主任周为民、国际部的教授左凤荣……周新城为他们罗织的罪名光怪陆离,从篡改马列主义理论,鼓吹私有制到否定苏联的社会主义实践,赞扬戈尔巴乔夫改革的野心家等等,不一而足。

周新城认为党校姓党,你的任务就是要给高级干部灌输马列主义原理,帮助学员树立马列主义信念,至于其它的理论,不该也轮不到尔等瞎掰,党校谈市场经济和普世价值就是扯蛋。

周新城对中国社会将走什么道路和对改革开放的前途忧心如焚,以至横刀立马,以老迈之躯,语不惊人誓不休。乃至中央倡导要进一步地解放思想,推进改革开放,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发挥决定性作用,他也颇为疑惑,至于实现这一市场目标的“三化”方式——民营经济主体化、金融市场自由化、土地要素市场化,周新城认为这就是一股扑面而来的新自由主义歪风,无非就是彻底私有化、彻底市场化那一套,听得耳朵都长老茧了,也没闻着马列主义的味儿,不但没有,甚至连马列主义分析经济问题时常用的概念、范畴都不见了,这多要命?简直就是数典忘宗!

显而易见,周新城特别喜欢斗争哲学,他成为阶级斗争理论孤独持守者,必也是命中注定了,他从不避讳自己这一倾向,他曾在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在北京举办的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理论座谈会上,火爆爆地发言,直陈当下社会主义中国为何一提阶级斗争和人民民主专政就会被围攻,这显然是敌对势力想用这个办法来施加压力,封住你的嘴,让你永远不敢讲阶级斗争和人民民主专政,要讲也只能讲普世价值。所以,这个问题很不简单,拔高来看,不仅只关乎意识形态,更是社会主义在中国命运与前途的决战。

不过,笔者在乌有之乡细细查点,周新城发布的文章总计有138篇,但点击量并不大,只有区区的8000多人,而且评论为零,与孔庆东、司马南等“通俗歌手”相比,影响非常之小。考虑互联网时代带来的多元化思想已经扎根于公众社会,而乌有之乡历来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删评习惯,大概是负面评论太多,周新城干脆一不作二不休,我的地盘我作主,评论一关了之。

周新城老当益壮,埋头苦耕自己一亩三分政治塬田,身处桃园,难知有晋汉,固而不知“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羞辱”这样的箴言,也难以明白“惟愿公平似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的话语,他生硬酷毙的消灭私有制,本身就成了政治私有的“理想国”,至于那个“大公无私时代”带给中国社会的残酷桎梏,他似乎刻意遗忘了!

当下中国,经济发展趋缓,腐败无所不在,金融市场危机四伏,社会维稳成本巨大,加之人口快速老龄化,中产阶层焦虑不安……这些都已经构成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短板,给未来中国频添了诸多不利因素。而日渐冷落的周新城彼时被某种力量邀约出山,向社会发出“黄钟大吕”般的呼喊,是不是某些政策即将发生逆转的预示呢?这真不好说,未来一时期,红橙黄绿青蓝紫,中国社会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但除了上帝,谁也猜不出结局。

转自:博客中国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