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包龙军:思念李昱函大姐

11月17日,传来李昱函大姐以寻衅滋事罪被沈阳市检察机关批捕的消息,其时她已被沈阳警方悄悄关押了整整37天。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震惊、忧虑、愤怒等交织在一起,难以名状。

寻衅滋事罪是由流氓罪演变而来一种抽象模糊弹性空间极大的恶法条款,通常是指行为人为了满足“耍威风”、“取乐”等不正常的精神刺激或其他不健康的心理需要,进行的流氓滋事行为。以此对照,对于六十多岁的资深律师李昱函大姐来说,这罪名很不可思议。再一想,大姐难道是有幸中了两高2013新创设的那个什么“编造虚假信息”而“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寻衅滋事”?但律师界同仁从未听闻李昱函律师曾有过网上不当言论。而据我们了解,倒是沈阳警方为了十九大维稳,以欺骗方式对李昱函大姐悄悄实施了强制措施,一直拒不依法通知家属。很奇怪的是,沈阳警方竟然使用这样一个下三滥的罪名指控一名有口皆碑的优秀律师,而检察机关竟然还予以批捕了呢?我们深知,这国的司法,已腐烂败坏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了。但还是让我感到震惊和愤怒,震惊于沈阳当局的肆无忌惮,愤怒于沈阳警方的有恃无恐。

李昱函大姐之所以被沈阳当局所嫉恨,起因是李昱函大姐曾举报过沈阳一黑社会头目,遂遭到其保护伞沈阳市和平公安分局的打压、报复。坚韧不屈的李昱函大姐没有被吓倒,竟至走上了上访抗争的道路。也因此,她一直被沈阳当局以“上访户”维稳对待。每到两会、党代会等重大时日,她总会遭到沈阳地方当局的抓捕,看押一段时间再释放,如此似乎已成家常便饭。但这一次,在刑拘37天后被批捕,非常意外!难怪诸多律师、公民揣测这是当局继709后,接力打击维权律师群体的开始。

和李昱函大姐相识,只源于一条信息。大约是2014年,微信朋友圈里出现一条关于北京李昱函律师于两会期间在北京刘家窑附近被沈阳维稳办人员拦截控制的消息。即刻前往探望,希望给予受难同行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就此相识。其后知道我们竟然都在一个办公区域内办公(李昱函大姐所在的敦信律师事务所和我所在的锋锐所在同一间写字楼办公)。

相识不久后的某天,李昱函大姐竟然买了一个大西瓜跑到我家来探望我。一个年长我很多的老大姐大老远拎一个大西瓜来看望,我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不过是在她遭难时看望并表示了一下支持,她却总是念念不忘,“你是帮过我的人”,她总是这样说。2015年的709律师大抓捕,我们一家三口被抓,第一批勇敢的站出来为我们辩护的律师里,就有李昱函大姐。所以,到现在我都在想,“你帮过我”这句话,还是应该我说呢!2016年8月,我们获释后被带至内蒙乌兰浩特居住很长一段时间,仍受严密监控,并无旅行、交游等自由,外界信息更是少的可怜,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2017年5月,李大姐通过不懈努力,终于和我们取得联系,随即和文东海律师率先勇闯内蒙古来看望我们一家。见面后,李大姐又提起“你是帮过我的人”话题,让我汗颜!

李大姐和文律师的到来,让我们恢复了与外界的正常联系、接触,终止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在我们被关押的那段日子里,李昱函大姐一直在安慰我们双方父母,关心我们的孩子,又是探望又是捐款,真情实意,让我一家永生难忘!特别是她在代理我的案件时,数十次到天津要求会见,和文东海律师多次发出法律质询函,控告举报天津警方的违法行径,令当局十分忌恨。这些,经历了709劫难的人怎会忘记?

文弱的李昱函大姐常年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说话慢声细语,做起事来却执着、坚韧,如在武汉越战老兵高汉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中,她不顾年高体弱,多次奔赴武汉,向各个部门反映高汉成案的情况;在贵州胡自由信仰案中,她依旧不顾自己患病在身,坚持在偏远的贵州黔西南调查、取证、会见,我当时给她打电话,劝她休息,她说:“是啊,我真的感觉要垮了,真受不了了,可胡自由还没有自由呢,我怎么能休息啊!”,多么善良的大姐!

李昱函大姐在沈阳警方欺骗下被刑拘后,不但受虐待,还不给患有心律失常、房颤、冠心病等多种疾病的大姐服药,让我真的在感情上受不了。其辩护律师蔺其磊律师的案情通报介绍:“(李昱函律师)被带到北市派出所后,她要求看这些人的证件被拒绝,背铐也不打开,去洗手间几个男的竟要求进去看着她(这简直流氓到了极点),其中的一个人要她手机密码不成就恼怒的让人拽着已经浑身发颤的她来回在房间里拖来拖去,这个人(后来知道其叫魏琦)说,多折腾她几趟,死了也有正当理由,她有病啊。这样大概拖了她近二十分钟。”……“(李昱函)被抓后只给阿司匹林,到后来才给其他药吃。”

这些让人震惊的描述,勾勒出一幅残忍的图画,画面中,一群毫无人性的禽兽在戏耍着一个女人、一个母亲!这让我们深深为大姐的安危担起心来,也让我们对沈阳警方的行径出离愤怒。这是怎样一个世界啊,善良正直的人为何总是命途坎坷多舛?!

这世道还有希望吗?文弱的李昱函大姐被构陷以“寻衅滋事”名义抓捕了,同时,一向意气风发的文东海律师也将被湖南司法行政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施以重罚,昨天又惊闻河北卢廷阁律师在四川会理法院被法警滥权殴打,一件件,一桩桩,让人压抑,让人绝望。

但是,我依稀记起鲁迅先生那句话:在这微茫的希望中,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