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斌、徐彩虹:访民祭

半夜12点才做完笔录,警察警告我们现在既然房东撬门把我们东西搬走,就要保持现状,如果我们再回那屋就是非法侵入住宅。对我们说的现在财产被侵占,冬衣被拿走,没有住处、这么冷的天我们怎么办?警察只有一句话“这不是我们管的.”

一直以来维权访民被从住处无理驱赶、流落寒冷街头屡见不鲜,而近年来每到重要节、会 ,总能听到访民的死讯,一如开坛献祭总要有祭品一般。2013年人权日被冻死在南站大平台的双拐老人,两会前死去的沈阳访民刘建军,再往前的陈沈群,十九大前的刘桂枝、廉建国和陶然亭路旁那个临死前还抓着上访材料的女访民。

而被驱赶遣送的不计其数,我们这些被标识身份打上访民标记的维权人,如那被烙上祭物标记的活祭,被监控、驱赶,不知何时会被抓捕,成为祭品、供物。

我们还要在自己的国流落多久,我们的苦难如何才能结束……

何斌、徐彩虹

电话:18613827675、17189865248

2017、11、20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