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教授关于“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的思考

中共中央提出“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从理性人出发,依据选择理论,就可以有众多洞见。在照镜子与不照镜子的选择中,显然照镜子能发现是否衣冠不正,蓬头垢面。在私人空间裸体照镜子,还会发现满身污垢和皮肤病等诸多问题。于是通过洗澡、正衣冠确能解决身体不干净和衣冠不整的问题。

如果通过照镜子发现自己有皮肤病,只要自己不是专业的皮肤病专科医生,自己能给自己治病吗?也就是说即使自己发现了自己有皮肤病,在自己治病,由周围的群众帮您治病和由专业造诣深、临床经验丰富的皮肤病专科医生治病的选择中,究竟是自己、群众还是专家更有利于治病?我想明智的人会得出不二的结论。

照镜子能够发现满身污秽和衣冠不整,但是照镜子能够发现脑瘤、脑供血不足、心脏病、肝癌等疾病吗?如果自己照镜子不能发现这些疾病,通过您周围群众对您身体的观察能发现这些疾病吗?如果不能,通过各专科医生的会诊,运用CT机、B超等各类疾病的专业诊断仪器能最终确定您患有各种严重疾病?

在能否发现脑瘤、脑供血不足、心脏病、肝癌等问题上,自己照镜子难以发现疾病,周围群众也难以发现,而借助专家和专业的检查工具是很容易发现和确诊的。也就是说,在自己诊断、群众诊断还是专家诊断隐形、严重疾病的选择中,选择由专家诊断疾病而确诊疾病的可能性比自己或者群众诊断大得多。

由专家通过专业检测仪器确诊您患有脑瘤(良性)后,是通过正衣冠、洗洗澡等“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来治脑瘤,还是通过周围的群众来治脑瘤,抑或通过专业脑外科医生打开脑颅,摘除脑瘤,清除病灶来治病呢?我想理性的人也会有确切的最佳治疗方案的不二选择。

如果专家通过专业检测仪器确诊您患有恶性肿瘤(脑癌),且癌细胞已扩散到全身了,是通过正衣冠、洗洗澡来治,通过周围群众意见来治,或者接受医生不治之症的诊断结论,在有生之年通过治疗缓解病痛,准备后事,顺从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我想理性的人还是会有确切选择方案的。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知,照镜子比不照镜子能发现更多问题,能够发现自己衣冠不整和和浑身污垢,但不能发现自己体内的脑瘤等疾病。正衣冠、洗洗澡能解决衣冠不整和浑身污垢的问题,但不可能治好病。要发现病,并治好可治之病,唯一有效的办法还得依靠医学专家。而依靠自我治疗,群众治疗,只会延误病情。

既然真正的医学专家才能确诊病情和治病,那真正的医学专家在哪里?我的威望高,势力大,那些医学专家还不是由我的同党来领导,他们能不能成为专家,还不是由我的同党这群人说了算。我们说你是专家,你就是专家,说你不是专家你就不是专家。我规定任何人,包括专家只能通过照镜子发现病,通过正衣冠、洗洗澡来治病。其他的任何查病、治病方法,都是反动的,别有用心的,注定是要失败和灭亡的,如果不失败和灭亡,我们就会加速让它们失败和灭亡。通过这样搞了以后,那些响应号召,照镜子的专家,洗洗澡的专家、正衣冠的专家是真正的专家吗?真正的专家不是被我和我的同党淘汰和消灭掉了吗?我淘汰和消灭了真正的专家,留下的那些响应我号召,拍我马屁、在专业上和我这个非专业人士的水准相当的专家比比皆是不就是很正常的现象吗?还有我那些专职领导这些所谓专家的同党,发现是否是专家需要我们的同党来决定,需要不违反我们的禁区,于是很多我的同党也就近水楼台先得鱼,顺便弄成了专家。

那些响应我号召,不闯禁区的人都成了专家,真正坚持专业无禁区,研究无禁区的人被视为敌对分子,被淘汰和消灭掉。我对付这些敌对分子的方法太多了——派人来领导他们,让爪牙秘密监视、跟踪、窃听他们,让他们失踪,绑架他们,抓捕他们,监禁他们,杀掉他们。在这样的恐怖环境中,谁敢坚持无禁区?

淘汰、灭掉真正专家后,那些御用专家就是真正的专家了,因为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如果照镜子查不准病,专家意见是镜子有问题,或者使用镜子的方法有问题。洗洗澡,正衣冠治不了病,专家意见是水温、水质和洗澡的方式有问题,正衣冠的方法有问题,衣冠有问题。于是包括我在内的所有我认定的人民都至死不疑,认为我和我的同党很伟大,我和我的同党认定的专家很伟大,我和我的同党认定的人民很伟大,那些反我,反我的同党,反我及同党认定的专家、反我及同党认定的人民的人都是敌对分子,是要随时被专政的对象,要象严冬一样残酷无情地被对待。

由此看来,一个非专业人士或集团规定思想、研究和言说禁区,限制相关专业人员的自由言说、思考和研究,是一个社会智力矮化,一些人群经常凭借力气大捆绑社会,强奸民意,干祸害社会,祸国殃民蠢事,最终也会危害自己的根本原因。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