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立:探访王藏叶海燕小记

一月19日上午我和朋友小程和大陆去探访王藏和叶海燕。王藏是位勇敢的青年诗人,曾因为支持占中而被捉去遭受站立五天不让睡觉的酷刑直到心脏病发作。我跟王藏一直是好友有几年了,但在2016年初笔会换届选举中,我反对前会长贝岭分裂笔会,而王藏则全力支持贝岭,因此还有过文字的交锋。但是私人友谊还保持着。这次王藏被逼迫搬家还是支持占中的后续迫害手段,至今已经被逼搬家八次。

我们到王藏家时,房间由于断电显得比较阴暗。王藏抱着几个月的儿子,女儿懂事的自己玩耍。“我被释放后态度依旧软化很多,做过多次退让,甚至有次连押金都没有退也搬家了。但这次我们不能再退,你看有三个孩子,还有这么多东西,天寒地冻我怎么搬家呢?即便有朋友帮忙,他们还会逼我搬家,所以我不能再退让了。”接着,他提到房东很嚣张的过来赶人,把孩子吓哭了,所以王藏当时很激动,跟房东对立很明显,随后被停水停电。随着网友的声援,官方和房东的态度也有软化。派出所本来要直接赶人走,后来改口说这是房东和租户之间的私人矛盾,自己协商解决。有些朋友找了房东之后,他不再敢上门逼迫。

我问了房东的姓名电话之后和小程找到房东,他姓陈,是专卖经营房屋出租的公司经理。我说是王藏的朋友,他还比较客气。他承认受到了政府压力,这是第三次催促王藏搬家。“我就是做生意的,他又不欠我房租,我怎么会无故赶他呢?”前两次王藏夫人怀孕以及刚生了双胞胎,所以拖延下来,第三次王藏跟他翻脸了。陈经理抱怨王藏要拿刀,可是小程看过的视频却显示是他首先态度粗暴才激怒了王藏。陈经理认为在按合同给了补偿之后就有权让他们搬走,我指出根据合同,在五年租期内,不能无故停止合同,只有在有合理理由的情况下才能中止合同并赔偿。陈经理承认自己打官司会输,但作为公司不听政府的话,后果更严重。陈经理提出让王藏明年五一天气暖和的时候搬走,并赔偿年租金30%,可以现在先通水通电。我把房东的意思转告给王藏,并建议两种选择。一种选择退让接受搬家条件,二是提高谈判筹码,三是坚持到底,准备打官司解决。后来王藏选择房东主动毁约应赔偿更多,否则就不再退让。而房东也不愿更多赔偿,于是仍然处于僵局。

叶海燕是位著名的女权主义者,现在则是受欢迎的网络作家,同时还创作水彩画。她的情况稍有不同。她的房东据说是个老实人,但对政府非常听话。叶海燕明确的说,矛盾是政府造成的,镇长和书记都找她做工作,让她搬走,但她要坚持自己的居住权,这不仅是为自己,也是为了公民权有保障。她要等政府一个说法。朋友送来了大桶水和充电宝等必要物资,支持她的维权行动。

现在已经有搞摄影的朋友入驻两家,随时记录事态发展。由于大家的关注,官方已经不再态度强硬进行逼迫,但是努力想把矛盾演变成房东和住户的私人矛盾。

听说这次宋庄被逼迁的维权艺术家不止他们两家,可能要全面清理,为十九大做准备。在历次的大型官方活动时期,都能看到类似的清理整顿例子,这些所谓的维稳,本质上是对公民权的蔑视和侵犯。他们越是想营造和谐的气氛,却越是制造不和谐的音符。世界上如此给自己扇耳光的政府,也确实少见。

一月22日,2017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