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农民工的血酬

血酬这个概念,是吴思先生提出来的。原指土匪冒生命危险打家劫舍得到的报酬,农民工都是安分的良民,靠出卖劳动力挣点血汗钱,怎么会跟血酬扯上关系?然而,有的时候,农民工要想拿到自己的血汗钱,还真得付出血的代价。

陕西周至县有个城市公园的项目,承建这个项目的沙河实业公司,三年来都一直拖欠一个包工头麾下农民工的工资和工程款。包工头为了讨要这笔钱,三年来一直在这家公司和有关权力部门之间奔波。心力交瘁,年关将近,这边讨不来钱,那边又被讨要工钱的民工围堵,于是,他在沙河实业公司办公室服毒自尽,现在还在医院抢救。出人命了,被报道出来之后,在县政府的过问下,县劳动督查大队马上督催这家公司付款,到目前为止,50万的民工工资已经支付。

这样的惨剧,这些年来看得太多了。被拖欠工资的包工头和农民工,为了讨工钱和工程款,有跳楼,有服毒的,也制造恶性案件的。在出人命之前,无论这些包工头和农民工怎么折腾,跑多少冤枉路,都没有人理。欠钱的公司或者政府单位不理,想一切办法搪塞,该管的部门,也是踢皮球,你踢给我,我再踢给他,让拿不到钱的包工头和农民工团团转,时间长的,可以长达十几年。抗战八年改十四年了,但有的十四年都要不回来本该属于自己的钱。
我们不知道周至这个沙河实业公司是个什么性质的企业,也不知道这个城市公园到底是私人盈利项目呢,还是城市公共工程。反正不管怎么回事,人家做完了工程,就该给人家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然而,这样天经地义的事情,中央政府也三令五申,不许拖欠。但是,落实到具体的工程,具体的公司,具体的农民工那里,就是障碍重重。拿不到血汗钱的农民工,呼告无门,以前还可以找媒体,现在媒体也没有人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事给自己添麻烦。求助微博微信,谁知道是真是假呢,反正大V没有敢转的。所以,不闹出人命来,事情就没有转机,而闹出人命,原来的血汗钱,即使拿到了,也变成了血酬。

说到底,在我们这里,农民工还是没有地位,他们是弱势的弱势,卑微中的卑微,不闹出人命,连变成新闻的资格都没有。

出事之后,沙河实业公司如此迅速地开始付款,说明他们原来并不是没有钱,有钱,也不肯痛快的付款,还不是因为对方弱势,不欺负白不欺负。

都十几二十年了,我一直为弱势呼吁,为底层呐喊,尽管众多明显是底层的人一直在骂我美狗,我还是特别想为他们呼吁。但是,网络上的求救,像我们这样的人,无法去核实真伪,万一被人钓鱼,头上的达摩克勒斯之剑没准就掉下来了。所以,希望媒体能做这样的事儿,管媒体的部门,看着弱势群体的份上,放媒体一马。庶几不让农民工流汗再流血,天下幸甚!

转自:微信公众号张鸣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