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隐:对王藏、叶海燕被逼搬家的一点感想

最近,王藏和叶海燕相继被逼搬家,我自己也有多次相同的遭遇。除了有一次,我找到了愿意对此负责的片区民警,把问题解决了。后来我再也找不到愿意对事情负责任的警察,每次都敌不过房东苦苦的哀求,不得不吞下“拔剑四顾心茫然”的耻辱和苦涩独自搬家,不想麻烦朋友,甚至都不想请搬运工。有一次适逢雨天,我把二十几箱书籍扛上六楼,精疲力尽和巨大的沧桑漂泊感,平时极少流泪的我不禁怆然涕下。我深知王藏、叶海燕拖家带口,比起我独自一人又艰难百倍。强权无所不能,正义一无所成,面对朋友遭遇迫害,我常常深感耻辱和无力。

王藏和叶海燕,最近两年麻烦不断。作为曾经的激进的变革派,对立场无限接近的王藏,我经常有义不容辞的焦灼,而对立场相对暧昧的叶海燕,我经常心怀犹豫;作为曾经的预备基督徒,我非常厌恶她的性开放态度;作为曾经不咸不淡的同道,我声援她的行动三番五次吆喝帮她卖鸡蛋,她却假装中立无视我认为最肮脏恶毒李xx的赤裸泼污(当然她最后也认清了李xx的肮脏)。无论于公于私,我都不喜欢叶海燕。最近两年她遭遇轻度迫害(相对监居、坐牢;但按美国标准,已属严重),我一直视若无睹,良心上只是隐隐不安。在泛自由派圈子里,这几年来的声援、送饭,也形成了根据立场、江湖恩怨的封闭圈子,并且不断持续分裂越来越碎片化,越激进后援圈子越来越小,并走向恶性循环。我自知无力改变这个事实,但长期为之焦虑。

当激进派早在多年前把狠话说完,又无力动员和行动,也陷入了焦虑自虐的困境。如果从我自己身上反思的话,激扬不屈的姿态,背后实际上是虚无的悬崖,我早已配不上那个姿态。而那些我们视为暧昧的温和派,像花夫人、无眠、叶海燕等等,却从未停止他们的絮絮叨叨,当然也有像羽淡飞、刘尔目这样的“后起之秀”在接力激进派,可以预测的也将如我们昙花一现。纯激进派似乎就只剩下某网红定期玩世不恭的刷屏娱乐激进派的难以窥探的心灵了。

花夫人、无眠、叶海燕…其实他们这一年多和现在的处境,比我们最活跃激昂的时期更为艰难。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比我们更勇敢。或者说至少更有韧性。比如我自己,要我喊几句赤裸裸的山巅口号,我眉头都不眨。相信激进派有这胆量的也没几个了,都走分析和迂回路线了,这并不是说我比他们勇敢,而是为了说明他们比我聪明,而我身上有着天生的鲁莽。但要我天天去絮絮叨叨,给钱我都不干。在此意义上,效果不论,我对他们的琐碎努力心怀敬意。难道因为立场和路径的不同,就无视他们遭到的迫害吗?我时刻在遭受良心的煎熬。当然,如果要做个关注的姿态,发个帖也不是难事。但我们是否能够放下立场、圈子成见,从一个同样受困于焦虑无力感的普通人,去设身处地体谅他们的处境呢?

这一年多,我最大的转变,是更多从生活、生命出发去思考政治,而不再是从政治转型的宏观图景去思考生命,因为它曾抽干了我的生活,葬送了我的爱情,如果不能两全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爱情。制度转型不能陪伴慰藉我的一生,但爱人、家人可以。无论我还是你们,都会一样。如果要指责我的爱情投降主义,也不要忘记你们都曾贩卖过双早论。如果诚实审视我们的生命光景,我们都是非常无力的,无论姿态如何决绝。或许我们的微末努力,对未来的制度转型,有微末助益。但制度转型,并不必然反哺我们日益枯竭冷酷的心灵,长江后浪死前浪的历史进程,陪伴我们的既有欣慰也有落寞。而人与人之间的友情、温暖、关爱,却足以陪伴慰藉我们一生,不管来自什么人。承认我们的无力,并不是耻辱,因为我们还有关怀和爱,或许能在漫漫寒夜里,给他们一点安慰和温暖,愿叶海燕和王藏平安坚强!

(因为重视和你们的友谊,我才不避说教嫌疑,深夜草成此文与你们分享我的思考。)

爱你们的叶隐 2017.01.18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