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自由容忍了人类的无知

自由 人权 政府

在对待知识和真理的态度上,有两种针锋相对的立场。一种是全知论,一种是无知论。

绝对的全知论断定:所有的知识构成一个完整的整体,而且其总和是固定的;所有的知识尽管是分散的,但却是可以集中的,并且最终连同“终极真理”一道被少数(政治)天才所掌握,这意味着一些人凭借着自己的理性禀赋有能力克服无知,最终变成全知全能。知识可以通过人为的手段被合理地配置到社会的各个角落。它有这样一种妄想:确有某(些)人能够掌握所有的相关知识;而且,根据这种巨细无遗的知识,可以通过设计建构一个理想的社会秩序,就像柏拉图设计的理想国那样——这便是极权政治和计划经济所依据的认识论。

源自于柏克、形成于哈耶克的相对无知论则认为:所有的知识并不构成一个整体,事实和信息是不断变化的,所以,知识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总和。对人类来说,未知的领域永远存在;每个人的知识都是有限的,知识可以交流,可以扩展,但却不可能完全被集中于个别人或个别机构手中,更不可能连同“终极真理”被(个别)人所完全掌握;知识是社会中最稀缺的资源,只有通过市场才能得到相对有效的分配,才能使创造知识的人得到最为合理的报酬,否则,势必会造成知识闲置和人才浪费,从而侵蚀和压制知识创造者的积极性——这正是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所依据的认识论。

转自:宁天下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