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勋:家书

亲爱的父亲:

好久没给家里写信了,您的身体可好?

我在这里最牵挂的就是爸爸的身体了。两年前本计划结束全国的旅行由成都返回家里,陪伴您和奶奶直到终老——这真是我的心愿。可惜不测风云和福祸旦夕非己身所控,我没能
送走奶奶反而让她在牵挂和守候我能回去中离世,成了我最大的憾事。那年11月即2个月后我收到奶奶去世的消息,所有的一切在脑海回映。

我知道,你们终有一天都会离我而去,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我以为自15年前母亲的逝去,我已能看开人世间所有的生离死别了,不会再流泪了。但我没能做到,眼泪还是刷刷往下流,那种亲人离去的痛苦没有言语能言清——我明明早已预感奶奶可能熬不过那个冬天的,我为什么还要执意奔波?那天由惠州至县城看望奶奶是那样的匆忙,我看出奶奶的不舍,
但她亦执意让我去忙,她说年轻人要有自己的事业陪着老人是不会有出息的。。。那次看望5个月后,奶奶就走了,我知道她她最后一刻仍在挂念着她的小孙子。我痛苦好长时间,我决意在满两月那天禁食以寄哀思,第二年奶奶的祭日我亦是以禁食来纪念祖母,我能为奶奶做的仅此而已。

爸,我知道您亦是痛苦的,我失去奶奶之痛亦是您失去母亲之痛。尽管您已古稀有三之
年,尽管以前我们仨以前谈论奶奶的身后事时,您看似看开了,可是,人的泪腺是人类最好
的情感宣泄方式,哭过伤心过我们就会好多了。逝者已矣,我相信奶奶不希望我们过度伤心
的,正好她所给子孙的祝福,好好活着活出精彩和快乐。血脉的传递和延续正是寄托人类的
这种希望吧。再说奶奶九十余了,一生经历那么多的苦难,看着世界变迁风云变幻,她的一
生足矣。奶奶年轻时劳动过度留下的病痛再也无法折磨她了,她唯一的希望是我们都快乐的
好好的活着。所以,父亲,即便您一人在家,远方的儿子心与您在一起,让我们都好好的生
活下去吧。

我听友人说家中漏雨严重,但爸千万别自己上去,我现在写字的右手还有小时候留下的
隐疾,我可不想您冒险,实在不行就订做几个那种工地式有窗门的集装箱房子,再里里外外
全刷上好的乳胶漆防锈。住房加厨房加杂物房大概三个四个就足了,可以先放在前面的田地
,先住几年再建房子,老房子随它去吧!这种箱子加人工运输加工好乳漆一个最多三千多,
我以前在深圳为一些企业需求订做特种器材时见过。现在最主要的是您能舍去您的老屋情,
可以给我那个朋友电话说,也可以致电我的两个律师。最好同时去邮局给我寄封信,我会委
托我的律师和朋友筹款并且让广东的近的朋友办好,这样您就不用操很多心了。我希望父亲
您一定考虑我刚才的意见,我希望您同意这样做,我明白您更希望儿子亲自做这件事才更出
息,但儿子的朋友能如此热心岂不更证明孩子的出息。当然,您也可跟叔叔和堂姐说说此方
案,他们早就希望您能放下老屋了——那个老屋泥砖混合加上很高实在不宜维修。我们一家
子绝对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这在世风日下的现代社会,兄弟和睦相互扶持的实在是不多,
但上苍仍是眷顾了我们家。另外,据报纸说政府试行不动产登记,以便土地、房产的流转租
凭可能为日后的经济政策作准备吧。不知我们那边开始否?家里的山地、林地、田亩,如果
可以登记并发不动产权证,就别登我的名字,您也别操心,让叔他们办理吧。我对这些兴趣
不大,日后您的儿子老了倒是愿意在乡下或山林间搭间屋子退隐安老,这就是我唯一的兴趣
了。呵呵,这种期盼与世无争的态度是从您那给我良多启发的一种了。

7月底的朋友去家中看您,他们的自发是一方面,我也有让律师请他们代我去看您的。

所以老爸您有什么事要告诉我的可以跟他们说他们会通过律师告诉我。您也可以告诉我的律
师:长沙罗立志律师电话13507310503,重庆唐天昊律师电话是18523059152.当然老爸您的号码18814028120我也通过律师知道了。

爸,我这边不用担心,我会律师给我存生活费,这里水果、肉类都能买到,我也能合理安排,衣物四季都有可用几年。倒是我希望您少喝酒,每餐1两还是适宜我们的潮湿气候的,市面酒差,您要是让自己买几个工具自酿酒,既养成兴趣又丰富生活打发时光。

保重父亲!

儿子:黄文勋

2015年10月11日晚

湖北省赤壁市看守所9#

爱嘉:这封信爱嘉邮寄到黄子家又被退回,现公布出来,希望能让关心黄子的朋友了解更多。
信件被退回肯定不是地址问题,因为第一封信黄父已收到,而且黄父拿给前去看望的惠州朋友看到过。这其中的原因你懂的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