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勇平:整风运动

毛在江西苏区是一号人物,中共中央迁到江西后,毛就大权旁落,在遵义会议上毛东山再起,先是取代周恩来掌握了军权,后又取代张闻天掌管了党权。王明从苏联回来,又对毛构成威胁,毛最终战胜王明,既要归功于其权术高明,也得益于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支持。毛取得最高领导权后,就发起了整风运动,进一步巩固了其领导地位。

1938年8月,王稼祥从苏联回到延安,转达了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支持毛的口信。9月14日,召开政治局会议,传达了季米特洛夫的口信,撤销王明任书记的长江局,成立周恩来任书记的南方局。9月29日,召开六届六中全会。王明一直主张统一战线、全力抗日,而毛则主张独立自主、保存实力,为了迎合斯大林(斯大林要中共和中国抗日,以免苏联遭到日本入侵),毛也违心地高喊统一战线。毛还写信给蒋,蒋一眼就看穿了毛的表演。

毛还在六届六中全会上提出了”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用以确立自己的导师(教主)地位和打击留苏派。作为留苏派的代表人物王明,一早就看出了毛的用心。1938年斯大林出版了《联共党史》,斯大林任意篡改历史,将自己定为唯一正确路线,将其他人污蔑为叛徒、特务、卖国贼、机会主义者。毛如获至宝,山寨《联共党史》出台了《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污蔑其他政敌是机会主义者、教条主义者、经验主义者。

在1937年的政治局会议上,张闻天失去了党内负总责的地位,六届六中全会上,张闻天又失去了主持中央书记处会议的权力。掌握了军权和党权的毛,又开始掌握意识形态的解释权。当时意识形态领域被留苏派占领,毛为了对付这些靠意识形态起家的留苏派,在陈伯达、胡乔木等秘书的辅助下,把自己也变成了理论家。1940年底,毛又模仿《苏共党史》,编排《六大以来》,任意剪裁党的文献,还篡改文件日期,把自己捧为正确路线的代表,把博古、王明等人划为错误路线的代表。毛推出《六大以来》,也是为七大召开做准备。

1941年6月,德国入侵苏联,苏联自顾不暇,毛利用这个机会清洗政敌,在延安发起了整风运动。毛之所以能发动整风运动,与刘少奇、高岗、康生、任弼时、陈云、李富春等人的配合分不开。毛利用刘少奇打击张闻天、王明、项英等对手,刘少奇也凭借与毛的联盟关系,一跃成为第二号人物。西北中央局书记高岗是西北实力派,刘志丹在东征中阵亡后,高岗就成了西北派的代表人物。康生最早跟随王明,回亚楠不久,便投靠毛。毛让康生负责政保和情报工作,被称为中国贝利亚的康生在整风运动中成为人见人怕的鹰犬,毛让他咬谁就咬谁。毛让任弼时负责中办、陈云负责中组部,让老部下李富春协助任、陈。高岗、任弼时、陈云在审干抢救阶段对整风运动提出过质疑,但毛听不进去,后来陈云被彭真取代。

毛把国际派诬陷为教条主义,把老干部诬陷为经验主义。毛对留苏派(国际派),并不是全面打击,对于王明、博古是打,对于任弼时、王稼祥是拉,对张闻天有打有拉。毛对老干部也一样,对项英、邓发是打,对刘少奇是拉,对周恩来有打有拉。毛还利用国际派内部矛盾,让他们互斗。1941年9月,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毛对王明等人发起进攻,王明、博古、张闻天等人纷纷缴械投降、俯首称臣。

1941年9月的政治局会议召开后,毛成立中央高级学习组,逐渐取代了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1942年6月,成立中央总学习委员会(中央总学委),负责领导整风运动,毛任主任,康生任副主任兼秘书长,李富春任副秘书长。

1942年初,毛提出”整顿三风”(党风、学风、文风),还号召对党进行批评。书呆子王实味就信了,对毛及特权阶层的等级制进行了批评,结果被扣上了反党分子、托匪、国民党特务的帽子,后来连命也丢了。毛的这一招屡试不爽,在十多年的反右运动中又用上了。5月,召开文艺座谈会,毛发表讲话,把文艺视作为政治服务的工具,文艺被纳入为极权统治服务的党文化。

在1942年2月,毛让亲信掌管宣传系统和教育系统。博古等人掌管报纸等媒体是为党服务的,而毛让陆定一接管《解放日报》,是要把报纸等媒体变成为他个人服务的工具。同时,毛让盟友刘少奇的大将彭真替代邓发接管中央党校,彭在中央党校鼓吹毛,对党校干部进行拉拢。极权之下无新闻,只有为党服务的宣传工具。极权之下无教育,只有洗脑。

1942年初,发起整风运动的起始阶段,还只是学习、写反省笔记。到了1942年底,以填写”小广播调查表”(交代问题让自己成为透明人)为标志,转向审干、肃奸,如揪出了”王实味五人反党集团”。斯大林对政敌进行大清洗,直接采取简单粗暴的肉体消灭政策。毛高明得多,采取了灌输教化与威胁镇压相结合的方式,对于犯了”经验主义”错误的老干部以教化为主,对于犯了”教条主义”的国际派以压制为主。

康生说”整风必然转入审干,审干必然转入反奸”,描绘了整风、审干、抢救三个阶段。毛发动整风运动,一是清除以王明为代表的国际派的势力,二是打压以周恩来为首的经验主义者的势力,从而确立自己在党内的绝对领导地位。毛的既定目标在七大得以实现,七大正式确立了毛的领导地位,并决定以毛泽东思想作为指导思想。

在1943年3月20日的政治局会议上,毛正式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央书记处主席,刘少奇也成为第二号人物。会议结束后,审干也进入高潮,光在4月1日的晚上就逮捕了四百六十多人。4月3日,中共中央又发布了扩大审干的《关于继续开展整风运动的决定》。4月28日,政治局会议决定成立中央反内奸斗争委员会,以刘少奇为主任。在延安整风中整人的刘少奇、彭真,在二十多年后的文革中也被别人整,刘还被整死。

毛表面上反对”逼供信”,提出”一个不杀、大部不抓”,但私底下仍旧怂恿康生大干特干。1943年5月,共产国际解散,毛更是放开了手脚。1943年夏,抢救运动进入高潮,直到1943年底苏联出手干预(斯大林通过季米特洛夫致电毛),毛才开始刹车。肃AB团(杀了一万多人)、肃托洛茨基派(毛以肃托之名杀了不少四方面军的干部)、抢救运动,是一脉相承,都是以清洗敌人的名义来清除异己。

在抢救运动中,《解放日报》和新华社挖出了70%的”特务”,抗大也挖出了一半多的”特务”,延安边区挖出了两千多”特务”。在抢救运动中,刑讯逼供很普遍,有些人不堪忍受,选择了自杀。除了在延安,在各根据地也大规模地开展了抢救运动,只有罗荣桓领导下的山东根据地情形好一点。

在1944年春夏,进入甄别阶段。据《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一书披露,1943年到1944年延安挖出了一万五”特务”,而当时延安总人口还不到十万人。其中有一百多人在1947年延安遭到国军进攻时,被康生下令处决,里面就包括王实味。另外,在贺龙领导下的山西晋绥根据地也处决了一批人,包括四个外国人。

1945年4月,七大召开,教条宗派的代表人物王明、博古、张闻天等人,以及经验宗派的代表人物周恩来、彭德怀、刘伯承、叶剑英等人,都在大会上作了检讨。毛通过暴力震慑人心,确立了独尊地位。

转自:沈大拿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