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斌:翟岩民的父亲

翟老是老翟(翟岩民)的父亲,第一次见翟老是2014年1月26日,那天我因捐款被判刑刑满刚出狱,而妻子在24号又刚被抓捕,在气温零下的北京身上只有秋衣秋裤,举目无亲的情况下,刘四新博士闻讯给我送来衣服,又在网上帮我发布求助信息。是老翟家收留了我,进门是牛领钗大姐热情接待了我,在里屋见到了95岁的翟老,老人精神不错,穿着干净整洁,言语简洁和善。在大家交流中得知老人的儿子老翟叫翟岩民,现在外办事不在家。翟岩民平时对遇到困难和受苦受难的群体很有同情心,乐于在他们困难时伸出援手,家里常备着被褥供前来求助的人们使用,家中沙发、小床常收留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当时家中还有一位借住的朋友,大家都亲切的称老翟为翟大哥。

翟老不爱说话,总是静静的坐着,友善的向给他打招呼的人点头致意。问起他对儿子收留帮助别人使家中有些挤,是否对儿子有看法。他也不说话只是笑,笑容中透出暖暖的光,可以感受到那是对儿子满满的理解与慈爱……。

见到老翟是第三天下午,当时只记得戴着眼镜,声音低沉而清晰,显得比较儒雅的一个人。很关心的问了些情况,让我安心的在这吃住,有什么事尽管开口。

老翟是个孝子,只要在,就会亲手照顾父亲,但老翟很忙,大年初一朋友有事,他又出门了。临行仔细向照顾父亲的人交代各项事宜,言语中满是关怀与牵挂!

与翟老相处了一个星期,他没事会由牛大姐带下楼走走,每次我出门回来他会和我打招呼,后来我搬出去住,几天没去,老人还会问起我。

这次再见到翟老时,是在他们辗转搬家多次的出租屋内,房子小了很多,楼层很高,老人静静的蜷缩在床边,露在外的前臂,皮肤包着臂骨几乎能看到两根骨头的形状。

自从翟岩民被抓后,年过半百的翟夫人带着97岁的老人被骚扰驱赶多次,老人被长期辗转折磨,虽经翟夫人精心照顾,细心调配饮食,但老人历经驱赶骚扰及对儿子的思念,精神备受打击,身体大不如前。听常来帮忙照顾的朋友说,老人经常半夜起来抱着被子站在屋中间半闭着眼念叨着:搬家、搬家……。让惊醒的人看着心疼又气愤,将一个坚强的活了九十多年的老人折腾成这样,这要多强的兽性才能办到啊!

吃饭时翟夫人将翟老扶出来坐下,老人现在已不认人了,低头默默的坐着,当我们想替不在身边的翟大哥尽下孝,喂老人吃点东西时,老人会温和而坚定的把东西推到我们面前,含糊不清的说:“你吃……。”最后还是翟夫人喂他吃了些饺子喝点汤便不再吃了。这点东西显然营养不够。我们建议翟夫人用搅拌器将各种营养食品打成流质让老人吃,以免老人嚼不烂,不好吸收,当然用破壁机更好,现在没条件先用搅拌器试试吧。

交谈中得知老人现在除了睡觉,就是坐那拿着照片想儿子,精神好点就扶着门框张望。虽然不说,但大家都知道他在望儿子……!

我不知道翟岩民这个乐于助人经常助人的人,是否真如他们所说犯了罪,也不知这个罪是否真有罪,但受过他帮助的人常来家中看望帮忙却是真的。

说说话间,回头正看到独坐一旁的翟老手拿和儿子的合影正在抹眼泪,此情此景令人瞬间红了眼眶。

我们不知翟岩民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人被抓了一年多了,还没任何消息正式手续通知家人。还让老人遭受诸多株连、煎熬,而翟夫人更是承受百般艰难困苦。在这个“和谐”社会,“依法治国”的宣传口号满天飞的国度,翟岩民的老父、妻子,何时能不再面对以“和谐”之名的株连迫害,及依法拿到早该“依法”收到的法律手续!

在翟岩民失踪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不知会遭遇些什么,但在外面家人的遭遇已如此艰难,在那不知名的黑暗中会面对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不知道那个在央视除了相貌相似,言谈举止其他任何方面都不像老翟的人是怎么回事,但相信老翟,牵挂父亲、关心妻子、乐于助人的心不会变……

离开时看着门边扶门眺望的老人佝偻的身影,不由得又鼻酸心堵。

慈父望儿归,贤妻盼夫还。

愿这个受尽伤害磨难的家庭早日结束苦难、阖家团圆,在这群魔乱舞的世界里得一分安宁……

何斌
2016、07、29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