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人生:表象“反腐”是柔情愚民,美名“维稳”为暴力专制!

自诩‘马列’号索‘平等’的政党、三十年来为发展经济实施开改开放,也从未放弃等级森严官本位、视人民为草芥的专制统治。于发展经济中其乎是灭绝人性的掠夺,对不公鸣不平的群体实施疯狂的“维稳”。再看它们数十年来信誓旦旦、天天高歌反腐,日日以民为本!却是自身腐败成风,而数度“官员财产申报”立法提案,二十三年无法获得通过!“治腐决不手软”的政治口号成弥天大谎。视十三亿人们为白痴?在信息化时代里,它们对媒体、网络言论执实全面压制!肆无忌惮地搞特权腐败,无心解决矛盾。为压制人民对腐败和社会的两极分化所不公的愤怒情绪,则肆无忌惮动用公权违法悖宪地截访押访、甚至动用武警暴力镇压。号美其名的“维稳”而无所不用其极。“李刚”,“假球”“表叔”“薄王剧”…..,令人瞠目结舌的丑闻,意味六十年靠谎言起家欲建家天下的政党,政治诚信已全面破产!所引起社会全面溃败!

1988年中国人大起草了《国家行政工作人员报告财产和收入的规定草案》。对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呼声从这时候就开始了。至1994年全国人大又将《财产收入申报法》列入立法项目,然而《官员财产申报法》的制定仍是障碍重重。至 1995年5月25日,中央与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了《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县处级领导干部必须申报个人收入。2006年全国两会上,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的韩德云领衔和其他9名人大代表提出《关于制定公务员财产申报法》的议案!然而,却是收到了来自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的答复(内司委办函【2006】63号)复称:1995年《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等有关制度和规范化文件的陆续出台,“目前,制定财产申报条件尚未成熟,许多问题需要作进一步论正和研究”。

2007年8月底,《关于党员领导 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监察部副部长、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屈万祥于2007年9月13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纪委、监察部一直在抓紧研究官员财产公开申报制度,在适当时候将建立官员财产公开申报制度。中纪委和监察部准备在2010年以前制定包括廉政法、国家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和巡视工作条例等29部法律法规,并修订15部法律法规。“这些制度将制约官员滥用权力,大大增加官员腐败的难度”。 而事实呢?陈希同,陈良宇、成克杰、胡长清、肖作新、赵更效,陈同海,王益,陈绍基,刘志军,再至薄熙来……这些腐败分子数百万、数千万、甚至数十亿家当在案发之前,根本就没有因为《规定》的实施而有丝毫暴露;在近年来不断增加的腐败案件中,更没有任何一位贪官是因《规定》的实施而拉下马。

2009年2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首次与网友在线交流,谈及建立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看法时说:“我认为这个建议是正确的,我们说要实行政务公开,也要对官员的财产收入实行公开。当然,这件事情要做得真实而不走过场。”这也是中国最高级别官员对于这一制度的表态。当然,温家宝、包括决心反腐并以一百口官材论的朱镕基,他们虽都是总理,但是在这个六十年来对民族、对国家毫无责任感的政党和土匪出身的利益集团势力面前,而今事实可证总理职位权力是显得多么地渺小!更何况十三亿的屁民。岂不可证:谎言的“革命”家的本质为建专制特权,故使真正利国利民的反腐法案,就必这么难而二十多年都难产….唯以“由于技术手段无法满足要求”“时间不成熟”为理由。十三亿人民再期望王岐山铁腕反腐?岂不失天真而可爱乎?

然而,从新疆阿勒泰发端,浙江慈溪、四川高县、湖南浏阳、湖南湘乡等地自发性、广东如今的“试点”地实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并公示制度》,并由此引起人民的欢迎和媒体的关注。于是,十三亿人民不禁要请问:共产党领导高层口口声声坚决反腐,却无法通过反腐法案,而没立法权的地方却能做到?而且,既然真正反腐,以民为本,真正为十三亿的中国人民着想,真正为中华民族的复兴,真正为中国的崛起!那么,一部利国利民的《官员财产申报公示》的反腐败法案,为何会迟迟二十多年而难产?至今所捉的贪官,其实只是今天中国腐烂官场的冰山一角罢,只不过是中国政府杀鸡警猴的伎俩罢!更无可反驳的事实是:九集体也好七集团也罢,都必被土匪出身的利益集团所绑架!而纵观十八大演示习的做作,就能使本质邪恶组识于改邪归正?岂不是与虎谋皮之奢望?对此不寄任何奢望的笔者,则引用网络数篇文章论点,予印正中国严竣的事实;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刘军宁曾在《南风窗》发表《中华文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痛斥共G毁掉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道德人伦之事实,致道德赤字史无前例。人民网《维稳不能成为遮蔽蜱虫致死真相借口》文章,而毫不留情痛斥中国胡XX的违宪“维稳”恶政。北京自由学者“秋风”在共识网发表《重提转轨并论其可能性》,全面总结“倒‘稳’有理”!为“渭南书案”的百名学者签名抗议和声讨渭南市委书记,千万网帖如万箭齐发!因江西抚州三人“自焚”事件,亿万网民以《钉子户大战拆迁队》为题,游戏抗议官府的浪潮汹涌澎湃!“秋风”于毛逝世34周年之际,依托香港的“共识网”首发《重提转轨并论其可能性》,其文虽不到八千字,大义凛然,将胡政维稳政策及机制的背景、恶果和末日揭示得清晰透彻,淋漓尽致,折射出毛江胡一脉相承的党天下传统与悲剧,堪称大陆文化思想界解读,和呼应温家宝“深圳政改论”素讨“稳”檄文,让国人痛感中国正因恶政“维稳”而频临悬崖之危境!将必导致“国败民亡”之哀呼。

《转轨》警示:虽然胡氏极力“维稳”,中国也将难逃“七十年定律”——依据“专制体制七十年倒台定律”。年过花甲的“新中国”也以社会结构的极化与紧张面临“七十大限”:五年内是中国历史上最为重要的立宪时刻之一。当下中国的各种政治、思想力量必须对“两大敌人”作出重大政治决断:要么透过理性的协商、合作、选择,打败权贵资本主义和极端的政治原教旨主义(“唱红黑打”的毛左派),平稳地完成转轨;要么得过且过,听任伦理、社会秩序溃散,政治秩序崩溃。作者“秋风”雄辩明证:党府在经济上的政治倾向性赤裸裸地表现出:‘国进民退’,私营企业与官府之间的蜜月结盟”,以权贵型房地产开发商为标志的土地利益集团强势出现,开始操纵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这两个权贵联盟肆无忌惮,导致贫富间的对立日趋激化,不满、愤怒、怨恨已经变成社会的基本情绪,社会整体陷入失序状态:新时代的民变“维权运动”的勃然兴起。

《转轨》文章论证,胡政八年来以“维稳体制”为特色的“中国模式”,其本质特征是:党政统治体系用变相革命的手段;违宪的“维稳”——实现经济增长。而“维稳体制”一旦介入日常性商业过程中,就必然变成不公正的制造者。今日中国的极不稳定正是“维稳体制”推动增长的模式所造成的,出现越“维稳”越不稳的怪圈。没完成转型的统治体系就必回归革命——“维稳”,也即是专政体系第二次系统回归。维稳体制主要依靠赤裸裸的暴力和暴力威胁。意味着没有消灭不稳定因素,则恰如温家宝所说“倒退”!明明白白地意味着改革的终结。因此中国迟早得经过大阵痛大变革!维稳体制注定了是一个过渡性政体,它没有任何前途。“秋风”讨“稳”檄文,痛快淋漓,利于民主!而历史证明,中共在野时的有限存在,曾有利于中国民主。再是权贵资本主义对经济高速发展的起着临时润滑作用,这即如何以毒攻毒之废物利用?尚有一点再研究的价值。

刘军宁痛斥“维稳体制”道德亏空,他在《南风窗》发表的时评《中华文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对胡政八年以“维稳体制”制造不稳定的政绩进行了辛辣的讽刺——“中国人在食品中完成了化学扫盲,从大米中认识了石蜡,从火腿中认识了敌敌畏;从咸鸭蛋、辣椒酱里认识了苏丹红,从火锅里认识了福尔马林,从银耳、蜜枣里认识了硫磺,从木耳里认识了硫磺酸。今天,三鹿又让同胞知道了三聚氰胺的化学作用…… 外国人喝牛奶结实了,中国人喝牛奶结石了。日本人一天一杯牛奶,振兴了一个民族,中国人一天一杯牛奶,早熟了一个民族。……”。每件官民冲突、每个建筑物的垮塌、每个环境灾难背后无不暴露出巨大的道德亏空。这种种原因、乃至数十年以来整个社会的道德赤字与坏账还在加速积累。没有道德底线的事件使人目不暇接!信仰的缺失与道德的赤字正在转化成一桩桩人为的灾难。没有信仰的中国、不讲道德的人如鱼得水,有信仰讲道德的人寸步难行。中华文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因为中国到了最为缺失信仰与道德的时候!

刘军宁与“秋风”的两篇抨击“维稳体制”的理论文章,则是反“维稳”檄文,其代表了思想界、文化界所具有良知和责任感的学者,在与工农百姓公开结成反“稳”联盟!也标志思想界、文化界及具有良知和责任感的学者公开向违宪“维稳”宣战!求废“维稳”是新时代的使然,也成为全国人民的共同心声,当为冲击“维稳大堤”的四面楚歌!国家的未来,在于其精神的根基与力量,而不在于政府权力。没有信仰自由、没有精神信仰,人口再多也是小国!没有信仰自由,不论人均GDP多高,国民在精神上和道德上依然是贫困的。而不是百万武装保卫下所谓的“精神”、或不走“老路”、“邪路”之理论!更不是习李新政的新“南巡”,“决心反腐”的几个娇妮做作所以解决、所能希望的!唯有彻底的政治改革,自由选择的信仰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信仰,中国才能走出现在的精神废墟,藉自由信仰、借普世价值才能获得民族的崛起、国家之强大!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1 则回复 风雨人生:表象“反腐”是柔情愚民,美名“维稳”为暴力专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