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匡政:发展的核心是要自由

自由

确定发展战略,对每个国家和都是重大课题。确定新的发展战略,也需要重新认知我们的发展观。何为发展?为何要发展?如何发展?怎么评价发展?是我们调整发展观首先要回答的问题。发展观的不同,会带来不同的发展结果。

中国过去30多年的发展,虽成就了中国中等收入经济体的地位,但各种社会不公、腐败横行、两极分化、环境破坏等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各层面的社会冲突也变得日益激烈。这些问题的出现,与官员们对发展的片面、狭隘的理解有关。

这种狭隘的发展观,只把发展等同于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工业化程度、技术进步等,这些因素固然重要,但发展显然有着更为丰富的内容。就像财富之所以对人们重要,并不是财富本身有多重要,而是因它是我们获得其他事物的一种通用手段,财富能使人们获取更多的自由来享受他们想要的生活。

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在上世纪末就提出:自由是发展的首要目的,自由也是促进发展的不可缺少的重要手段。这种发展观,早成为国际经济学界的主流观点。森认为发展的中心是人,而它的最高价值标准就是自由,发展就是自由在全社会的拓展过程。这种发展观把实现人的全面的实质自由视为发展的本质,认为“发展”就是国家对民众实现自由的各种可能性的承诺。

一种发展模式的成功与否,需要根据它的社会成员所享有的实质自由来评价。这种实质自由既包括人们获得充足食物、医疗保健、公共教育的社会保障自由,也包括人们运用经济资源和在信息透明的条件下工作、消费、交易的经济与信息自由,当然更包括保持异见、批评当局、参与公共事务与决策的政治自由。

在这种发展观中,各种自由通过相互影响、相互补充进而强化,一种自由促进另一种自由,一种自由又能增进其他自由的实现,比如经济的自由可促进政治的民主化,而政治自由又能推动经济自由和社会保障的自由,这些都可以使个人的福利和社会机会得到充分发展,最终扩展了人们自由行动的能力,这才是对全社会真正有益的发展观。

这种发展观所催生的个人自由,实质是一种社会产品,它是一种双向关系,通过社会发展扩展了个人自由,而个人运用这种自由不仅改善自己的生活状态,也使社会发展变得更理性、昜有成效。以人们享有的实质自由来看待发展,对当下国人理解发展过程以及选择促进发展的方式和手段,有很大的意义。这意味着未来的中国,要从消除使社会成员痛苦的各种不自由的角度,来重新规划发展的要求和发展的过程,不仅把发展看作是物质和经济的增长,还应把发展看作整个经济和社会体制的重组和调整的社会多元化的过程。

发展不是对一部分人利益的剥夺,更不是血汗工厂,而需要从物质和精神两个层面提升所有民众的生活质量,让每个个人都拥有自由去做他所珍视的事情。这意味着发展不只是消除贫困,更要首先解决社会规则中那些导致不平等的因素,包括制度性的社会排斥,也就是将某个群体通过制度排斥在社会参与之外,如劳动力市场、社会保障制度等。

政府应当创造条件来保障每个公民能平等地享受各种权利,让全体国民在基本教育、社保、就业及社会管理方面,享有平等的待遇。社会规则的公正与否,决定了每个社会成员获得机会和成功的能力自由度。应当从人的更全面的需求来衡量发展的价值,这其中除了物的需求外,个人的尊严、自由、平等、权利更是发展的重要指标。

按阿马蒂亚•森的观点,看一个社会是否有发展,重要是看这个社会如何体现人的权利、彰显了人的尊严。政府只有调整自身与社会、市场的关系,让更多的治理功能转移到社会和民众手中,充分拓展社会、民间组织和民众个体的自由度,让民通过各尽所能来激发社会活力,才可能铸就一种成功的发展战略。如果像过去那样,仍过多地聚焦财富和经济收入,偏离了对自由的关注,这种发展注定只会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

不能真正地拓展人的自由,有再多的政策变化,也不能视为改革,当然也就更谈不上什么发展了。

转自:六根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