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多淑:人为刀俎,我等绝不再做鱼肉

关于捌玖至今仍旧是一个滴着血污的巨大伤口,这难以弥合的创伤所带来的那份痛楚仍然撕裂着整个当今社会,官方和坊间的态度冰火两重天,官方犹抱琵琶半遮面,坊间却不依不饶追寻事件真相,捌玖始终是一块绕不开的绊脚石,阻拦着中锅通向正义转型的道路。这些年,作为当年历史的参与者、见证人以及幸存者,我等从未停止记念和反思那段岁月的人和事,尽管我等渐行衰老,即将飘零远逝,但珍藏在心底的梦想依然在路上,致敬青青的梦想,那份自由民主的信仰永不会被低估和遗忘。

这些年常听人讲,捌玖广场上的学生被青春期的伪激情与理想绑架,缺乏足够的智慧,不知进退妥协,识势审时从广场上及时撤除,非把情势搞得共裆下不了台阶,逼得邓矮哥让军队开枪弹压,造成流血悲剧事件,为此广场上的学生要负很大的责任。在这些理中客眼里,民主往往就是走三步退二步,不是一蹴而就的,三步退二步,毕竟进了一步,妥协才是民主的精神。听到这种高高在上的,残酷冷漠的四平八稳的评估反思,一时半会真不好做出有力的反驳。中锅人惯常做事后诸葛亮谁,站着说话是不嫌腰疼的,内心的冷漠与残忍,非我等能测度。捌玖广场学生领袖王丹同学在狱中写的回忆录似乎也曾有过这种反思,当然王同学不是理中客,他的这种反观及反思更具代表性,不幸却被理中客误读,王同学的大名之下的推波助澜,理中客斥责学生逐渐成为一种共性评判。后来又被共裆里的屠夫及自干五们巧妙轻松的拿到桌面上,用来替自己的屠杀极力辩护,这种诿过学生的反思,不经意间帮着为共裆流人血的罪恶洗地。这是王丹同学始料未及的,尴尬的落入理中客宏大叙述,有意无意为共裆屠城的政客和将军们站台。的确民主需要妥协的智慧,但妥协绝不是一厢情愿的,涉乎双方的意愿,一方不愿妥协,执意用枪杆子说话,若是再寻求妥协,那无疑是屈辱的交械投降了。从始至终,共裆的大当家就执意枪杆子说话,未有一丝寻求妥协的良善意愿。在这种历史背景后面,谈论妥协,无疑是缘木求鱼,自我娱乐自慰,无助于中锅的正义转型进程。刀架在脖子上,罪不在刀,罪在脖子,天底下好像没这种书卖,将脏污的下水泼向无辜受害的学生,有失公允和道义。反观各式各样的理中客,不遗余力地把当年广场流血的悲剧归算在学生的头上,是万不能接受的,这帮貌似公允的帮闲,实则乃助纣为虐的帮凶,是该咒诅和摒弃的。

这27年里,中锅民主自由转型的进程尽管非常缓慢,前行的路上我等经历了许多内心的煎熬,无论遭遇什么劫难都秉持和平、公开和非暴力的理念,这一路走过来,承受了更多的隐忍和流血,许多同道友人那高贵的头胪最终成为自由民主祭坛的祭品。即便如此,中锅的正义转型依然陷入泥淖,看不到丝毫破局的契机。东欧及阿拉伯之春的华丽转型,让我等不得不重新审视捌玖广场事件,以及这些年在转型方式的选项上所面临的新挑战。

当年中锅走向街头广场的人有数千万之巨,学生仅是标志性的群体,整个社会各阶层在经历文革劫数后,内心深处压抑很久的良知得到释放喷发,民众从各个角落走向街头广场,汇成民主自由格命的洪流。现在回头去看当年的士农工商学无不热血涌流,意气风发,旨在建筑一个美好自由的锅度,应该说那是历史给予我等最好的机会。但我等痛失历史这样的机遇,犯了中锅人常犯的致命错误,缺乏道德勇气和担当,让历史的机遇总与我等擦身而过,追悔莫及。广场上的学生在戒严令发布后,几十万党军进抵北平,学生死命坚守广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当年的领袖群伦又在做什么,忙于个人进退考量,利害得失的计算。赵总书记及智囊团队在做什么?方励之先生又在做什么?当时的国防部长秦基伟将军为什么不抗命举枪自杀?赵和方为啥不跳上坦克战车做最后的搏杀?几十万军队不是铁板一块,凡军人都知道向老百姓开枪是要遭历史审判的。从发布戒严令到血洗广场,前后有十五天的时间,那帮广场背后的领袖群伦一再错失格命良机,当时矮哥己离开北平,避祸武汉,准备亡命天涯,姓秦的国防部长在六月三日最后表态支持并支持邓的军令,才勉强消弥了共裆内部的分歧,维系了共裆内部表面的团结。如果国防部长有军人的荣誉感,拒绝向广场上的学生和民众开枪,事件的进程将迅速得到扭转。如果赵氏以及方氏敢于肉身挡坦克,人心向背,士兵及时掉转枪口,反戈一击,砖制毒菜的政权瞬间崩溃,历史的结局将终被改写。赵氏后来抑郁死于幽禁,方氏夫妇不名誉地避祸美国大使馆,被历史无情的嘲弄和抛弃。今天,反思总结捌玖广场格命,应该说那一代领袖群伦缺乏足够的道德勇气和担当,最终酿成百年的捌玖悲情故事。时势造英雄,英雄改变历史进程和方向。在需要英雄的年代,赵氏方氏以及秦氏未能挺身而出,不约而同的做了历史的缩头乌龟。

当下中锅又面临历史的抉择时机,向左向右拷问着每个锅人浮躁不安的灵魂,挺身而立,屹立时代的潮头,绝不回避历史的担当。人为刀俎,我等绝不甘为鱼肉,任人欺凌宰割。砖制毒菜的暴君迷恋暴力,兵在便有恃无恐,不过暴君忘乎流人血的必被人流血,兵无常势,兵者国之凶器,暴政必被兵所诛,古今恒然。反思总结捌玖年代,赵氏乃共裆异数,无法脱离共裆窠臼,方氏虽贵为捌玖精神领袖,实乃一介酸秀才穷书生,不堪历史的担当与领引历史潮涌。如此评估赵氏及方氏等人物,不愿后裔复哀我等,赵氏方氏是我等尊重的民主先行者,苛责也绝不讳过。今日中锅黑云压城,面临天塌地坍的十面埋伏,顶天立地的高个子,不忘初心和担当,只手为未来中锅撑起一片天空,不能再做历史的缩头乌龟,让中锅陷入万劫不复的黑暗深源。即将到来的街头广场格命,除了寻求有尊严的妥协,抗命反抗的方案是否准备好,捌玖之后,和平非暴力己快走到尽头,砖制毒菜决意将暴力强加于我等,我等绝不胆怯屈服,一定展示我等的道义勇气和担当,绝命反击所有强加于我等的暴力。在正义转型的道路上,所有的选项都不应排除,不到和平最后的时到,绝不轻言放弃暴力抗命的誓言。

2016年4月17日侯多淑于达州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