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晓光:亲历香港旺角事件

十多年前,作为旅游团领队曾多次带团赴港,这次春节去,纯粹为陪同家人,尤其是陪八岁的女儿媛媛玩。在设计行程时,选择旺角的酒店主要因为交通便利,离地铁站只有几十米之遥。事实上,初一晚上我们一家在迪士尼吃完晚饭后,又看了欢快的嘉年华和精彩的烟花表演。在乘地铁回来路上,女儿睡着,于是我一路从旺角站,抱着女儿回到酒店,当时大约晩十点,却未想这个不平静的夜晚才刚开始。

1 640

入睡后,总感觉外面吵声阵阵,我们房间没有向马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猜可能是有游行队伍经过,在喊着口号。在似睡非睡中,我意识到应该下去看看,因为自己是研究公民伦理的,对社会群体问题有种职业的敏感性。

穿衣下楼,约凌晨四点半样子。所住的新兴大厦正门已经被封锁,只能从后门拐出。

街头的情形让我大吃一惊,十字路口的对面是两排严阵以待的警察,而这边却有众多年轻人,有几个在设置路障,搬上各种交通路栏之类,堵在路口。

赶紧拍了几张照片,录了两段小视频。尽管对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清楚,但这必然是一次重大的社会事件,背后有政治力量的参与。问了两个港人,听我是大陆人,都没有理睬我,甚至当我问一个电视台记者,仍然没有答案。正好身边有两位老外,有个挂着专业的摄像机,从他们的英文聊天中,听出来这有点类似阿拉伯之春的味道,他们认为香港人还是太温和,斗争和对抗没有当年那么激烈,他们似乎对于拍摄到照片挺满意。

本来准备沿街一路再拍几张照片,但当时有点寒意,不想影响第二天游玩,在楼下转了十来分钟就回房间了。

妻女两人都在沉睡中,觉得有必要叫醒妻子,给她看视频。我们都开始有点兴奋,这样的事也居然撞上了。但至于事情的前因后果,整个过程仍然不清楚。于是打开电视,有本港台的现场新闻直播,才从中大致看出点端倪,电视看到清晨六点才重新入睡。

醒来已经九点,女儿也醒来,她对昨晚楼下惊心动魄的场面浑然不觉。一家人下楼早餐,街上的行人们都神情自若,对于“骚乱”并不以为然。唯一不便的是旺角地铁站关闭,只能打的前往油麻地坐。向出租车司机问起此事,一位操浓重本地口音的老人,他很不满政府的软弱无能,并对冲击警方表示赞许。

不知国内这几天对此事的评价如何?至少我所看到的这些年轻人都应该是普通的香港市民,谈不上什么“暴徒”,只是他们与警方对抗的方式有些偏激。这些人应该也参加过前年的“占中运动”,可能对于温和的、理性的、非暴力的方式未能取得最终胜利而有所失望,于是采取了较极端的做法。但无论如何,他们完全不同于“恐怖分子”或“革命暴动”,要定性的话,此次旺角事件可以算是一次极端的公民不服从行为。它表达了相当数量市民对政府的不满,而小贩问题则是矛盾的导火线。

对于公民不服从的界限问题,学术界一直有不同的争议,我之前的立场是坚定的非暴力态度。在这个问题上,也许态度与现实是有距离的。一个知识分子总是以善意的、理想的眼光看世界,比如对和平转型的乐观期许,但现实总是残酷政治力量角逐的结果。

无论如何,我可以理解香港普通市民对真民主的渴望,对“一人一票”选特首的执着,我相信他们的这个政治诉求一定能够实现,因为他们始终在争权利的路上行走着!

(许晓光 明途教育创始人之一 斯坦福大学政治学系访问学者 主讲 ACT阅读、托福听力等)

转自:Mentor明途教育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